首頁 / 故事 / 正文

    太平間為什麼沒有鏡子,解讀那些民間禁忌的由來

    太平間為什麼沒有鏡子,解讀那些民間禁忌的由來

    第001章:墨斗鎮邪

    俗話說,越窮的地方越亂,這話一點兒不假。因為我娘,就是被我奶奶給強行綁回來生娃的。

    奶奶是在河邊發現我娘的,也不知道從哪兒衝下來的,精神也不正常,連自己叫啥都不知道。

    想着家裡窮我爹還沒取上媳婦,奶奶當時就起了心眼,強行把我娘給拽了回來,鎖在了屋裡,讓我爹趕緊洞房,好生娃傳宗接代。

    恰巧那晚我爺爺給人葺墳回來,看到我娘脖子上的玉佩後,當即就不同意,說我們李家沒這樣的福分,讓奶奶趕快把人送走。不然的話,全家人都會被害死。

    可我奶奶死活不干,還罵爺爺沒本事,一個破葺墳匠,窮的連自己的兒子都討不着媳婦。要是老李家斷了後,她就一頭撞死在祖宗的墓碑上。

    奶奶的話傷了爺爺的自尊心,爺爺嘆了兩聲沒再說話,但悄悄把我爹喊到了外面,嚴厲的警告他,想活命就不能碰我娘!

    更不可思議的是,打那以後,爺爺也不出去給人葺墳了,就天天守着我娘,不讓我爹進房間去。自己倒是一個人經常進去,一進去就好半天才出來,每次出來都很疲憊,但臉上又是笑眯眯的。

    奶奶那會兒忙着張羅去了,挑好了日子,就請村裡的人來吃酒。那晚爺爺也沒轍,只能眼睜睜看着我爹入洞房。

    可他自己,卻是在婚房門口整整站了一宿!

    而沒過多久,我娘懷孕了,我出生的時候是九月初九,爺爺就給我取了李初九這個名兒。

    原本以為爺爺之前的警告是瞎說的,可誰也沒有想到,在我十歲這年,終於還是出事了……

    因為隨着我慢慢長大後,村裡人就開始傳我們家的流言蜚語了,說我長的一點也不像我爹,還說我其實是我爹的親兄弟!

    背地裡更是對我們家指指點點,罵我們李家不要臉。我爹被罵的抬不起頭,喝醉酒後終於爆發了出來,帶着他的狐朋狗友說要當面教訓我娘,活生生打了我娘一個小時,直到我娘已經哭不出聲了。

    我躲在被窩裡一直哭,也不敢去看我娘,怕我爹揍我。哭累了,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就聽到了爺爺破口大罵的聲音,「李老二,你這個狗/日的混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你想害死我們所有人啊!」

    爺爺的罵聲,嚇的我一哆嗦醒了過來。等我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就看到我爺爺站在我娘的房間門口,氣的渾身發抖。

    而我娘的屍體,就直立立的吊在了門梁下方!雙腳腳尖筆直朝下,屍體還在微微晃動着。

    我那會兒小,不知道生離死別的痛苦。一直都是奶奶帶我,我和我娘的感情不深,但看到我娘臉上和手臂上那些淤青,我鼻子一酸,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爺爺不曉得我就在他背後,回頭看到我,眉毛一擰,繼而蹲下來安慰我,「初九,別哭,你是個男子漢!」

    我不懂啥叫男子漢,嗯了一聲,抹了抹眼淚,抬頭看我娘的屍體,她的眼睛睜的大大的,裡面的血絲都變成了青色的。

    而我爺爺已經找來了凳子,用刀割斷了麻繩,抱着我娘的屍體直接放到了棺材裡。在農村都會事先為老人準備好棺材,我奶奶的棺材比較小,用的是我爺爺的棺材。

    把我娘的屍體裝進棺材後,爺爺點燃了一盞油燈放在棺材下方,最後自己拿着三炷香,跪在了我娘的棺材面前,磕了三個頭後,念道:「初九他娘,是我李家對不起你,我知道你的過去,但我沒有辦法幫你,我盡力了。還請你看在初九的份兒上,放了李老二和我老伴一馬吧。放棄怨念,早日投胎輪迴,回到你該去的地方!」

    話一說完,爺爺就把三炷香插在了棺材的縫隙中。跟着才讓我幫他的忙,我奶奶因為村裡的流言蜚語,氣的回了娘家,我爹也一直沒有回來。

    爺爺去雞窩裡抓了一隻大黑公雞,讓我拿着他的墨斗,用刀在大公雞脖子上抹了一刀後,把雞血就全部滴進了墨斗里。

    直到墨斗里有血液沁了出來,爺爺又讓我站在棺材邊上拉着墨斗線頭,他站在另一邊,夾着墨線開始在棺材上彈了起來。

    每彈一下,棺材上就會留下一條紅色的血線。差不多十來分鐘的時間,棺材上就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血線。

    這些血線縱橫交錯,像一張血紅色的網一樣,把棺材牢牢的包裹了起來。

    我看的有些害怕,就問:「爺爺,是不是我娘出啥事了?」

    「初九,爺爺這樣做是保護你娘。你娘活着的時候我沒有保護好她,死了我不能在讓她受傷害了。」爺爺說話的時候,我竟然看到他眼裡含着濁淚。

    我理解不了爺爺的話,只是嗯了一聲。緊接着,爺爺又打電話通知了我奶奶,讓她趕緊回來。打完電話,讓我跪在我娘的棺材面前,不能起來。

    交代完了後,就出去找人了。爺爺找來的是我們的親戚,是幾個中年男子,讓他們幫忙抬棺材上山。但爺爺說的是我娘因為精神問題,是上吊自殺的,還讓他們不要張揚出去,連法事都不做了,連夜上山下葬。

    這幾個叔伯都很尊重我爺爺,自然聽爺爺的話。爺爺拿出了一條煙還有兩瓶高粱酒,讓他們幫忙守着棺材,晚上等他電話。電話一響,就抬着我娘的棺材上後山。

    隨後,爺爺才拿着鋤頭和鏟子,帶着我先上了後山。爺爺沒有去找風水先生看地,而是用他自己的墳地。

    到了墳地後,爺爺就開始在墳地的四個方位插了三炷香,又在邊上燒了一些紙錢。

    「新墳起土,孝子挖三鋤!初九,跪在墳地中間,向後挖三鋤!」我看的好奇時,爺爺突然重重喊了一聲,驚的我心都顫了。腳下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拿着鋤頭就開始挖。

    我的勁兒小,挖了三鋤,只挖出了一個差不多面碗大小的坑而已。

    緊接着,爺爺就從他的袋子裡拿出了一個碗,碗裡裝滿了生肉還有白米飯。只見爺爺把碗放到了我挖的圓坑裡,一會兒看看香,一會兒又看看這坑裡的碗。

    我看的好奇,一直沒有說話。但不一會兒,我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就是那四個方位的三炷香,竟然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就是邊上的兩支香燒的特別快,中間那支香卻燒的很慢。

    而且,我挖開的地方,裡面更是爬出了密密麻麻的白蟻,但好像全都受了驚嚇一樣,四處逃竄。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看的爺爺的臉色變的很蒼白,眉頭也皺了起來,自言自語:「鬼燒香,忌兩短一長;倒頭飯,忌蟲蟻不食。娃兒他娘……你這是要讓我們李家斷後啊!哎!自作孽不可活,顧不上這麼多了!」

    爺爺咬了咬牙,直接拿着鋤頭開始挖了。我看到爺爺挖的很辛苦,也拿起鏟子在邊上幫忙。

    期間,爺爺一言不發。

    等我們把墳挖好之後,已經是下午了,爺爺短暫的休息了片刻,又跳進了墳坑裡,用硃砂泡的紅米開始在墳底擺了起來。

    爺爺是專程幫人葺墳的,這是他的手藝活兒,速度自然很快,不一會兒就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圖案。我認不得,只是看到村裡那些先生做法事畫過。

    等弄完這一切的時候,爺爺直接累的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氣。我坐在他的邊上,也不敢說話。

    一直等到了晚上八點鐘,爺爺才給大伯打了電話,讓他們抬棺材上山下葬。

    可剛掛斷電話沒幾分鐘,那邊又打了回來。爺爺用的是老人機,聲音很大,一接下電話,就聽到了大伯恐慌的聲音:「三爺,這棺材抬不起來啊!都已經十個人了,棺材還是抬不起來。是不是老二這媳婦,她不想走啊?!」

    第002章:屍氣吸棺

    「啥?棺材抬不起來?」爺爺聽到大伯的話,猛的一驚,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平靜的問:「大牛,不要慌,慢慢說,到底咋回事?」

    「三爺,您最好回來看看,他們心裡開始犯嘀咕了,得您回來,不然怕嚇走他們。」大伯這時的聲音很小,應該是壓着聲音說的,是怕被其他抬棺材的人給聽到。

    爺爺的臉有些發白,表情愈發嚴肅,說:「大牛,你先穩住他們,我馬上趕回來。」

    「好的!三爺,您快點。」大伯匆匆說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

    只聽到我爺爺嘆了一生氣,拉着我就往山下走。我心裡也好奇,憋不住問了出來:「爺爺,我娘到底咋了?」

    「哎!」我一問,爺爺又開始嘆氣了,看了我一眼,有些猶豫,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說了出來,「初九,你娘是被你那個畜生爹害死的,平日裡你奶奶對你娘也不好,常常打罵她。而弔死的人怨氣最重,咱李家對不起你娘,我擔心她回來索命,才用這樣的方式來送她上路!可爺爺確實沒有想到,你娘的怨氣會這麼深,竟然不願意離開!」

    之前我還不覺得害怕,被爺爺這麼一說,心裡也開始害怕了。我也沒有繼續問爺爺,只是緊緊的跟在他身後。

    不一會兒,我們就到了村子。村裡人都睡得早,這段時間是農忙季節,所以躥門的很少。

    爺爺敲了敲門,大伯聽是我爺爺的聲音,就把門給開了。

    門一開,我就看到那幾個抬棺材的叔伯全跑到了院子裡。看到爺爺來了,全部圍了上來。

    而我則是看向了我娘的棺材,棺材上面還有五條麻繩和抬扛,剛好是十個人抬棺材用的。

    「三爺,這到底咋回事啊?」大伯先開口,爺爺擺了擺手,徑直朝棺材走了過去,拿着三炷香對着棺材拜了拜,說:「初九他娘,你就看在孩子的面上入土為安吧。他還小,你非得讓他跟你一起走嗎?我老李頭尊重你,如果你非要橫着來,那我也不是吃素的!」

    爺爺說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看他,一個個的臉上都寫着害怕,但又不好意思開口說走,就這麼擠着。

    爺爺好言說完後,又把手中的三炷香插進了棺材頭的縫隙中。可說來也邪門,那三炷香一插進棺材的縫隙後,竟然猛的往裡面縮了半截。

    這詭異的一幕,嚇的所有人臉都變青了。可我爺爺卻是如負釋重的笑了起來,揮手喊道:「沒事了,起棺吧!」

    這節骨眼兒上,他們早就是嚇的沒主見了。聽到我爺爺說起棺,幾個叔伯這才回過神來,害怕的看着彼此卻沒人敢上前。

    「怕個球啊,咱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敲門,老子先來。」大伯膽兒大,吼了一嗓子,徑直走到了棺材邊上。

    見大伯都動手了,其他幾個叔伯這才湊到了棺材邊上。整齊的站在了棺材的兩側,整好十個人抬棺。

    他們把抬槓放到了肩膀上,馬步扎了下去,一隻手撐着膝蓋,齊刷刷的看着我爺爺,等他下命令。

    爺爺咬牙點了點頭,扯着嗓子喊了一聲:「陰人上路,小鬼迴避;入土為安,福澤子孫。起!」

    爺爺一喊,就看到他們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不曉得使了多大的勁兒,連屁都給蹦了出來。

    可這次好像勁兒使大了,棺材被猛的抬起來在空中顛了一下。之前他們十個人都抬不起來的棺材,就這麼輕輕鬆鬆的被抬了起來,毫不費力。

    大伯他們幾個人面面相覷,疑惑的同時又很害怕,誰也不敢開口說話。

    而爺爺則是自顧的在前面帶路,還不忘提醒道:「記住了,棺材一起,千萬不能落地!不然的話,抬棺的人這輩子都會晦氣!」

    爺爺提醒完就讓我去開門,可我還沒走到門邊,大門就砰的一聲被人踹開了。

    是我爹,還有他的狐朋狗友!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突然就聽到咔嚓一聲,那抬着棺材的五條麻繩竟然齊刷刷的斷了。

    全都是成年人大拇指粗的麻繩,就這麼全部斷了!

    我娘的棺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把地上的灰塵都震了起來。我大伯他們更是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往後退。

    「棺材落地,全家喪命!」爺爺的臉刷一下白了,驚呼了一聲,繼而瞪着我爹,衝過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甩手就是兩個大耳光,罵道:「你這畜生,你要害死我們啊!初九他娘本來就恨你,你現在還敢回來?現在好了,她看到你更不走了!老子、老子真想一巴掌打死你狗/日的!」

    爺爺氣的暴跳,我爹更是被扇蒙了,臉上還有兩道紅腫的巴掌印。看着那落在地上的棺材,又看了看我爹,突然冷笑了起來,譏諷道:「是啊,你睡了你兒媳婦,給我戴了綠帽子,你還要打死我。你打啊,打了就沒有人阻止你們亂搞了。哈哈……」

    我爹像瘋了一樣,我爺爺更是氣的吹鬍子瞪眼。抓着我爹的衣領,暴怒道:「好啊,老子今天就打死你這個王八蛋。」

    爺爺的巴掌已經掄到了半空中,但最後還是沒有落下去,而是一把推開了我爹,吼道:「滾去你娘的後家,頭七之前,不要回來,否則別怪老子不認人。你作的孽,老子來幫你還,滾!」

    我爹還是怕我爺爺的,被這麼一吼,爬起來就和他的朋友走了。

    我爹跑了,我爺爺深呼吸了一口,強行壓下了怒火,看着叔伯說:「今天謝謝你們幫忙,還希望看在我老李頭的面兒上,這事兒就不要說出去了,別嚇着村裡人了。」

    這些叔伯都被嚇壞了,爺爺讓他們走,當即一窩蜂的跑了出去,就剩下大伯還有一個四叔沒走。

    我爺爺看到他們沒走,也是楞了一下,但立馬笑了起來,感激的說道:「我代初九謝謝你們,請受我一拜!」

    爺爺說着就要往下跪,卻是被大伯和四叔扶住了,說使不得,會折他們的壽。

    隨即,大伯才問:「三爺,我曉得你是幹這一行的,多少也懂些。初九他娘怕是遺願未了不想走,你準備咋整?」

    「沒辦法了!」爺爺無奈的搖了搖頭,但還是沒把我爹害死我娘的實情說了出來,只是看着棺材說:「初九他娘一定要入土,她怨氣太深,現在連棺材都落了地。要是不入土為安,她一定會害人。她實在不想走,那我這個老頭子只有親自背着她去下葬了。」

    爺爺話一說完,就用雙手去推棺材蓋,想去被我娘的屍體。可他這一推,那棺材蓋竟然紋絲不動,就好像那棺材蓋被吸住了一樣。

    大伯見狀,和四叔趕緊去幫忙抬棺材蓋。三個人同時使勁兒,臉都憋紅了,那棺材蓋就是打不開。

    「屍氣吸棺,大凶之兆!」爺爺的臉都變鐵青了,往後踉蹌了幾步,突然跑到了堂屋,端着那長明燈還有香爐放在了棺材面前,看着我叮囑道:「初九,你守着你娘的棺材。看着那長明燈,千萬不要讓它熄了。不要怕,你是男子漢!」

    說完也沒有等我說話,就看着大伯和四叔,說:「老四,去把你的拖拉機開出來!還有大牛,你跟我一起,我們連夜去找鎮上找扎紙匠,一定得送初九她娘走!」

    好。

    他們一走,我就找了一根小凳子守着我娘的棺材。堂屋裡開着燈,我不敢看我娘的棺材,就背對着棺材坐,等着爺爺他們回來。

    可等了好半天,爺爺他們還沒有回來。我困的不行,看着長明燈沒有熄,抱着膝蓋就睡着了。

    也不曉得睡了好久,只感覺背後一冷,凍的我一個哆嗦醒了過來。

    我剛一睜開眼,啊的一聲就嚇的叫了出來,更是從小凳子上滑倒了地上,連疼都喊不出來,呆滯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因為我娘,此時就站在我的面前。她的頭髮長長的垂着,臉色白的像張紙,還能看到我爹給她打的淤青。她的眼睛大大的睜着,裡面全是血絲,就這樣直勾勾的看着我,一眨不眨。

    而她好像在抹眼淚,但我卻是一點哭聲都聽不到,只感覺我娘很傷心。

    「初九,快跟娘走,跟娘走你才能活下來……」就在我嚇的話都說不出來時,我娘忽然開口了,那聲音陰森森的,像有回音一樣,聽的我冷汗都冒出來了。

    我娘還朝我伸出了手,想要來拉我。我害怕,搖着腦袋往後縮,哭道:「娘,你不要害我,我不走……」

    砰!

    幾乎是同時,我話音剛落,院子的大門突然就被風給吹開了。還沒有看到人,一陣陰風就猛的灌了進來,夾着霧氣和枯葉,根本就看不清楚。

    我揉了揉眼睛,這才看到門口站着一個人,正是我四叔。他好像站不穩,身體左右搖擺着,頭埋的很低,我還聽到了一陣滴答滴答的水滴聲。

    我仔細一看,這才注意到他手裡提着一把砍柴的斧頭!我猛然一驚,等我回過頭的時候,我娘不見了,而棺材面前的長明燈早就已經熄了!!!

    第003章:大紅棺材

    在看清門口的人是四叔時,我先是一愣,但很快就高興了起來。四叔回來了,那說明爺爺也回來了。

    我沒有先喊四叔,而是朝門口看了一眼,可沒有看到我爺爺還有大伯的身影,這才問:「四叔,爺爺他們呢?」

    可四叔好像聽不到我喊他一樣,就埋着頭不說話,身體左右搖擺着,神神秘秘的。

    我看的模模糊糊的,等門口那些吹進來的霧散開了,我才完全看清楚了四叔的情況。

    這一看,我腦門上的冷汗就下來了。

    因為此時的四叔並不是在左右搖擺着,而是一直在小幅度的往上跳,想要跳過大門的門檻進來。

    農村的老房子都有門檻,說是攔鬼怪的。不算高,連我也能輕鬆跳過去。

    可奇怪的是,身強力壯的四叔好像跳不過那門檻。反而跳的很低,好像有啥東西壓在了他背上,讓他跳不起來。

    不管他使多大的勁兒,就是跳不過門檻。他那動作像機器一樣重複着,雙腳的腳尖突突的踢在了門檻上。

    那聲音,聽的人心裡瘮得慌!

    我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兒,就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問:「四叔,你咋了?」

    在我靠過去的時候,我又一次聽到了那滴滴答答的聲音,好像是雨滴落到地上的聲音。

    「初九,扶我進來!」誰知,四叔突然抬起了頭,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他的手像冰塊一樣,凍的我直哆嗦。

    我正要甩開他的手,四叔又開口了:「你去村口等你爺爺,他應該快到了……你先扶我進來!」

    四叔顯得很急躁,最後那句幾乎是陰沉沉的吼出來的。

    我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稀里糊塗的就伸手去扶他。說來也怪,我站在門檻上一扶他,他就輕鬆的跳了進來。

    進來之後,四叔就直勾勾的看着我娘的棺材,臉上似笑非笑的走了過去,還背對着我說:「初九,快去幫你爺爺。」

    「好。」我也沒想其他的,跳下門檻就朝村口跑。可門檻下好像有一灘水,我沒注意滑了一下,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我以為是屋檐漏水了也沒在意,揉着屁股屁顛兒的就跑去找爺爺他們。

    我在的村子叫麻溝村,只有十來戶人家,很窮,就靠着村口前的大河繁衍生息。

    我跑出來的時候公雞開始打鳴了,而我剛跑出村子,就看到那石橋上面站了好幾個人,他們好像在看啥東西。

    我還沒湊過去,拿着鋤頭幹活的一個嬸兒就看到了我,連忙攔着我,說:「娃,你來湊啥熱鬧?下面摔死人了,快回去,莫嚇着你。」

    嬸兒的話剛說完,我就看到幾個人抬着一具屍體上來了,還聽到他們惋惜的說:「哎,這李老四是個好人啊,咋就在村口翻拖拉機給摔死求了,屍體上的血都還沒幹呢。」

    李老四?不就我四叔嗎?那我爺爺還有大伯他們呢?難道也翻車摔死了?

    一想到這兒我就慌了,連忙朝他們跑了過去,更是傷心的哭了起來:「爺爺,你在哪兒?你不要死啊!」

    我的哭聲讓他們幾個都愣住了,看我要跳下去找爺爺,一把拉住了我,苦笑着安慰我:「初九,你是不是夢遊了啊?你爺爺沒在這兒啊。下面就李老四的屍體,哪還有其他人。」

    聽到這個答案,我心裡才好受了一點,但還是問了一次:「叔,我爺爺真的沒有在下面嗎?」

    「叔騙你幹啥?我們都找了,就李老四一個。」拉着我的叔笑了起來,開玩笑的說:「快回去吧,莫嚇着了,乖!」

    我嗯了一聲,看着四叔蓋着衣服的屍體,猛然想到了不對勁的地方。我眼前這具屍體是四叔的,那剛才我扶進我家的,又是誰?

    這一回想,我就渾身發冷。叔看着我害怕的樣子,還打笑了起來,說:「讓你娃莫看,現在曉得怕了吧?」

    我不敢說出來,就一個勁兒往家裡跑。還在跑,就聽到我嬸兒在後面大聲喊我:「娃兒,你屁股上還有後背上有東西,快回來嬸兒給你弄乾凈……」

    我顧不上這麼多,直接跑回家一把推開了門。

    在推開門的剎那,我就看到我四叔正站在我娘的棺材面前,雙手高高的舉着斧頭,狠狠劈我娘的棺材,嘴裡還陰森森的詭笑着:「想躲起來,沒門兒。你是我的,跑不了。呵呵……」

    四叔那笑聲太恐怖了,冷陰陰的。而此時的棺材蓋已經被他劈出了一條大口子。要不了多久,那棺材蓋就會被劈成兩半的。

    「不要,四叔!」我看到這一幕,顧不上他是不是人了,大聲吼了起來:「四叔,你不能劈我娘的棺材,你滾啊。」

    我害怕我四叔,不敢上前,只能哭着大聲喊。可我四叔根本不理我,就這樣不停的劈着棺材。

    我快急瘋了,慌亂之下撿起了邊上的小凳子,想要去砸他。而就在這時,我爹的聲音突然從外面傳了進來,「李老四,你敢砸我媳婦的棺材,老子弄死你。你這個老光棍、死變態,是不是連我媳婦的屍體也不放過?」

    我爹衝進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他手裡提了一根木棒,怒沖沖的就沖了上去。

    而四叔聽到我爹的罵聲也是停了下來,回頭看了我爹一眼,嗖的一下就朝後院跑了過去。

    等我爹後腳追上去的時候,早就沒看到人影兒了,嘴裡還罵道:「要不是你跑的快,老子非弄死你。」

    「老二,算了,先把嫂子下葬了再說,讓嫂子風風光光的走,回頭我給你收拾他。」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王小龍走了進來。

    這王小龍是我爹的狐朋狗友,經常一起喝酒,平日裡啥事兒也不做,是個混子。

    我爹打我娘那晚,他就是吼的最激動的那個,還罵我娘偷男人不要臉,讓我爹使勁兒打,好好給她一個教訓。

    所以,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他那尖嘴猴腮的樣子。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這才注意到,外面竟然還站着幾個人,這些人我一個都不認識。

    但他們肩膀上抬着一口大紅棺材,鮮紅似血,很精緻也很漂亮,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好,我聽小龍的,先把媳婦安葬了再說。只是辛苦你的兄弟了,等忙完了,我好好請這些兄弟吃酒。」我爹客氣的招呼着,王小龍擺了擺手,豪氣的說:「咱倆兄弟不用客氣,嫂子走了,我沒啥表示的,就給她挑了這口紅棺材,喜慶,也順道給你沖沖喜。」

    我爹感動的拍了拍王小龍的肩膀,以示感謝,跟着就把我娘的屍體從四叔劈壞的棺材裡抱了起來,放到了大紅棺材裡。

    弄好之後,就讓我帶路,我爹負責在前面灑紙錢,王小龍的兄弟就幫忙抬着棺材去後山下葬。

    說來也怪,我娘裝進這口大紅棺材後,也不鬧騰了,棺材輕鬆的抬了起來,更是平平安安的到了後山挖好的墳地。

    直到填好了土,也是一點兒邪門的事情也沒發生。

    唯一邪門的地方,就是下山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脖子出奇的冰冷,好像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我脖子上撫摸了一下。

    但我一回頭,又連個鬼影都沒有,我怕我娘捨不得我,就匆匆的跑在了前面下了後山。

    順利的把我娘埋了,回到家後我爺爺還沒有回來,我爹也沒問,就開始殺雞燒臘肉請王小龍他們吃酒了。

    我一晚上沒睡困的不行,也不想和他們呆在一起,就自己回房間去睡覺了。

    這一覺睡的很踏實,睡到後半夜的時候,我突然就聽到我娘在我耳邊陰森森的哭:「初九,快跟娘走,他們要害你……」

    第004章:刨墳的人

    聽到是我娘的哭聲,我猛的就嚇醒了過來。眼睛睜開的剎那,我只差的嚇暈了過去,連叫救命都叫不出來!

    我娘就躺在我的床上,側着屍體和我面對面。屋裡很黑,但她那張臉實在是太白了,好像是一張白紙一樣,所以我看的很清楚。

    特別是她那雙眼睛,已經變成了血蒙蒙的一片,連眼珠子都看不到了。她那枯黃的頭髮上,還沾着不少的黃泥土。

    而我娘就這樣睜着她那雙血蒙蒙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看着我,但臉上的表情又好像在哭,而且哭的很傷心。

    在我完全被嚇蒙的時候,我娘竟然慢慢抬起了她的手臂想要來抱我。她的屍體都已經僵硬了,隨着僵硬的手臂往上一抬,我立馬就聽到了一陣咔咔的骨頭聲音。

    啊!我當即嚇的驚叫了一聲,隨即清醒了過來,張開嘴巴就大喊:「娘,不要。爹,救我……」

    我已經嚇的語無倫次了,甚至不敢睜開眼睛。直到門被我爹踹開了,我才睜開了眼睛。

    而我爹看到眼這一幕,也是酒都給嚇醒了,雙腿抖個不停,嘴裡直喊着:「我不是故意要打死你的,是你給我戴了綠帽子,我是男人,我忍不下這口氣……我……」

    我爹說着說着,突然看到了那開着的窗戶,還有窗戶上面的泥巴,頓時就變了張臉,當即憤怒的大罵了起來:「是哪個狗/日的要嚇老子?把我媳婦的屍體都給刨了出來,我日/你仙人板板的!嚇老子一跳,我還以為這瘋婆娘詐屍了,媽的!」

    我爹以為是別人把我娘的屍體挖了出來,放到我床上,就是想要嚇唬他。

    我爹看到我還在哭,立馬吼了起來:「你哭個球啊,瞧你那慫樣,真不知道是誰的種?快滾起來,給我照亮,我去把你這瘋娘給埋了!不然,村裡人又要背後說我們了。」

    我爹從小對我就不好,好像真的沒有把我當成他兒子,只要爺爺沒在家,他對我不是打就是罵的。

    我怕他揍我,就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這時天還沒亮,我和爹出門的時候,村裡人都還在睡覺。

    等我們一到後山,果然就看到我娘的墳被人刨了。那大紅棺材裸/露了出來,棺材蓋也側翻在邊上。淡淡的月光照在大紅棺材上,那棺材就好像是被人潑了血水一樣。

    多看幾眼,心裡就瘮得慌。

    我爹也沒說話,一邊各種咒罵刨墳的人,一邊把我娘的屍體重新埋了。這是新墳,泥土很鬆軟,不一會兒就重新埋好了。

    重新埋好了我娘,我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凶神惡煞的罵道:「明天我就讓我兄弟小龍去給我查查,是誰刨了我這瘋婆娘的墳。要是被我逮到了,我非得弄死他不可!」

    我爹變了,因為村裡的流言蜚語,已經變的不像自己了!

    回到家後,我爹就去睡回籠覺了。可我怎麼也睡不着,也不敢回房間睡覺,就開着燈在堂屋裡坐着。

    我知道我娘的事情很邪門兒,她已經出現兩次了。第一次是四叔來劈棺材,她突然就出現了。第二次就是今晚,也不知道她怎麼從墳里爬出來的?

    這兩次她都是想帶我走,可就算我娘要回來索命,也不應該找我啊!

    還有我四叔,我看到的他,肯定不是活人了。

    我越想越害怕,又不敢跟我爹說,只想着爺爺快點回來。有他在,我就不會害怕了。

    不知不覺,我就坐到了天亮。我爹還在呼呼大睡,我心裡悶得慌,就去村口等我爺爺。

    村裡的人都在忙四叔的喪事,四叔家裡窮,沒錢請先生,擺了一晚上,今天早上就要下葬。

    村子裡很冷清,就在我失魂落魄走到村口的時候,隔壁鄰居的一個大嬸突然喊住了我,悄悄把我拉到了邊上,四下望了一眼沒人後,這才小聲的給我說:「初九,大嬸兒告訴你一個事兒,但是你莫要怕哈?」

    大嬸兒的話把我弄糊塗了,但我還是點了點頭,拍着胸口說:「嬸兒,你儘管說,我不怕!」

    「好!」大嬸兒壓低了聲音,這才開始說了起來:「昨晚上嬸兒鬧肚子起來上茅廁,正好看到你朝後山跑,跑的賊快,嬸兒喊了你好幾聲,你都沒答應。初九,你娃怕不是中邪了吧?」

    額……

    她的話更是讓我雲裡霧裡了,但我看她的樣子又不像開玩笑,難不成是我夢遊了?

    我還在詫異,大嬸兒又繼續說了起來:「嬸兒第二次上茅廁的時候,就模模糊糊看到你窗戶邊上站着一個人,東倒西歪的,好像吃醉了酒一樣。我看了好一陣兒,就覺着那背影有點像……有點像死了的李老四!李老四剛才已經上山埋了,你可得小心點,別讓他找上了你。要是欠他啥的,最好讓你爹去燒給他。」

    嬸兒這番話徹底把我給嚇住了,但我腦瓜子還是清醒的。就覺得想不通,如果站在我窗戶的影子真是我四叔,那這事就邪門了。

    為啥我四叔一出現在我身邊,我娘也會出現?還兩次都是。

    就在我驚恐之時,大嬸兒卻溫和的拉住了我的手,心疼的說:「你看你奶奶,人都死了,還賴在娘家不回來。人死如燈滅,她跟一個死人叫啥勁兒。只是苦了你這娃子,你看看你身上髒兮兮的,指甲蓋也全是泥巴,還手都破皮了,快回去洗洗。」

    大嬸兒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了這一點,我的指甲蓋里竟然有好多黃泥巴,手指頭的地方,更是破皮了。

    我記得我手昨天還好好的,咋一晚上就變成這樣了?我這手,肯定是去玩泥巴弄的。

    可這黃泥巴,只有後山才有啊!難不成,我昨晚真的去了後山?

    我疑惑的告辭了嬸兒,不願意面對我爹,就一個人跑到村口去等爺爺回來。可等到太陽落下去,爺爺和大伯還是沒有回來。

    我心裡擔心他們,想讓我爹給爺爺打個電話,問問爺爺的情況,這才往家走。一回到家,我爹就坐在堂屋等我。

    我正要喊他,我爹就站了起來,說:「走,跟我去祭拜你娘,讓她不要來纏你了。」

    我爹的表情很古怪,陰沉着一張臉,臉色也是鐵青鐵青的,我看着就害怕,怕他發怒。我不敢說不去,嗯了一聲就跟我爹一起出門了。

    我爹讓我走在前面,他在後面照亮,等我們到後山腳下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

    正巧遇到了一個幹活的老爺爺下山回家,在看到我爹之後,就笑着開了一句玩笑:「李老二,你小子腳後跟被扎了啊,走路還墊着腳走,真他娘彆扭哦。」

    「滾!」誰知,我爹冷冷的吼了他一句,徑直催促着我走快點。

    我當時也好奇,就悄悄回頭看了我爹一眼的雙腳,果然是墊着腳尖走的,而且走的很穩,看起來絲毫不費勁兒。

    更奇怪的是,我爹走路竟然甩的是同邊手,左腳跟左手,右腳跟右手,動作還很整齊。

    我起初看着想笑,可多看一會兒,我的頭皮就開始發麻了。

    因為我爹越看越不像一個人在走路,而是像一個機器木偶一樣的在走路!

    第005章:三道影子

    每個人的走路姿勢都不一樣,我爹的走路姿勢我自然曉得。可他現在走路的樣子,哪裡像他,簡直就像是一個木偶機器一樣。

    那甩手的節奏,比我還要慢一拍,但卻是和腳上的步伐一致,標準的同邊手。

    我心中生疑,無意間就停了下來。可我爹就好像沒看見我一樣,直接撞在了我的身上,撞得我往前趔趄了幾步,而我爹更是凶神惡煞的朝我吼道:「走啊,磨蹭啥!」

    我看到我爹臉一黑,趕緊往前躥了幾步和他保持開了距離,但我心裡犯嘀咕,還是問了出來:「爹,你沒事吧?」

    「老子能有啥事?用不着你管。快走,去祭拜了你那瘋娘,我們一家人好平安。」我爹這話聽起來就正常多了,我心裡雖然害怕,也不敢繼續我問。

    就這麼憋着一路恐慌的朝我娘的墳地走,一路上都是心驚膽戰的。夜已經完全黑了,這後山上連個鬼影兒都沒有。

    月色有很暗,一陣山風吹來,把山路兩邊的小樹吹的嘩啦啦響,那些投射在地上的樹影,隨風搖擺,像張牙舞爪的惡鬼一樣。

    我越走越害怕,偶爾悄悄回過頭去偷看我爹。但他的手電筒是照在我身上的,我回過頭只能看到光圈,啥也看不清楚。

    好不容易才到了我娘的墳地,我爹就讓我跪在我娘的墳前,說:「去給你娘磕頭,說老子以後會好好對你的。」

    我爹那語氣,就像是一個惡人一樣,根本不是我親爹。我心裡恨他,又怕他,只得乖乖的給我娘磕頭。

    我磕的很誠懇,頭都磕到了地上,嘴裡喊着:「娘,初九來看你了,你安心的走吧。爺爺和我爹會好好照顧我的,我……」

    可我的話還沒說完,周圍突然起了一陣陰風。這風颳的很突然,把地上的紙錢還有灰燼全都給卷了起來,直接從我頭頂上飛了過去。

    我趕緊把頭埋了下去,這一埋下去,正好就看到我邊上的地上有兩道影子,拉的斜長斜長的。加上我那跪着的一團影子,正好是三道影子。

    看到這三道影子,我心裡猛的揪了一下。這兒只有我和我爹兩個人,哪裡來的三道影子?

    特別是那兩道斜長的影子,好像是重疊在一起的,像是一個人從後面抱住了另一個人投射出來的影子。

    墳地周圍的陰風還在呼呼的吹,紙錢和灰燼到處都是。我心裡發毛,就試探性的喊我爹。可我爹一點兒反應都沒有,更是不吭聲。

    我爹不對勁兒!意識到這一點,我就不敢再喊了,心臟狂跳個不停,硬着頭皮往後一看。這一看,正好看到地上重合的兩道影子突然把手舉了起來,手中還有一把明晃晃的斧頭,直接朝我腦袋劈了下來。

    看到那劈下來的斧子,我嚇的臉都白了,完全給嚇蒙了。連喊救命都喊不出來,完全是憑着身體的本能反應躲,下意識往邊上一撲,連滾帶爬的就開逃。

    我也沒看清楚我是怎麼躲過我爹劈下來的斧頭的,只聽到哐當一聲刺耳響,我爹的斧頭就重重的劈在了墓碑上。

    砍的石屑橫飛,火花四濺,那些石屑濺到了我臉上,砸的我臉火辣辣的疼。

    「你這個野種,老子今天就送你去見你娘。」我爹一斧頭劈空了,惡狠狠的瞪着我,面目猙獰的咆哮了一聲,又提着斧頭朝我砍了過來。

    我已經嚇癱了,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根本沒辦法躲,只是用手來擋住眼睛,不敢面對,眼睜睜等着被我爹劈死。

    就是那麼一瞬間,我的身體和意識完全沒有了知覺,連小便都失禁了。

    可就在我以為要被劈死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後背的衣領被抓住了,猛的被人給拎了起來。

    「啊!!!李老二,你這個狗/日的畜生,是不是要把我們爺孫倆一起砍死?」我先是聽到一聲慘叫的痛呼,下一秒就回過神來了,是爺爺,是爺爺來了!

    我趕緊睜開了眼睛,就看到我爺爺用一隻手護着我。而我爹的斧頭,已經劈在了我爺爺的手臂上,鮮血橫流,連骨頭都看到了。

    「李老二,你這個畜生,三爺是你親爹,李初九是你親兒子啊!」大伯也衝上來了,死死的抱着我爹,拖着他往後拽。

    「老雜毛,李初九不是我兒子,他是你的野種。我小時候掏鳥窩子摔下來,戳破了卵子蛋不能生育,是你給我戴了綠帽子!我要砍死你們,我要把你們弄死在這瘋婆娘的墳前!」可我爹像瘋了一樣,眼睛都赤紅了。

    他那力氣更是大的驚人,好幾次差點給掙脫了。

    「他被鬼墊腳了,把心中的怨恨給激發了出來。大牛,你堅持一會兒!」我爺爺放開了我,趕緊抓起墓碑前的香灰,一把一把的灑在傷口上,疼的臉都已經抽搐了起來。

    但我爺爺忍着沒啃聲兒,用腰帶纏住了傷口。一口咬破了食指,就在手掌心畫了一個圓圈兒。

    一隻腳不停的在地上用力踩,嘴裡更是神神叨叨的念了一些乾坤、陰陽之類的話。

    我還沒聽清楚,爺爺就沖了上去,一巴掌拍在了我爹的腦門上,留下了一道血紅的紅圈兒。這紅圈兒我認得,是太極陰陽圖案。

    說來也邪門,這血紅的太極陰陽圖案拍在我爹的腦門上後。他那原本瘋狂掙扎的身體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好像被人點了穴道一樣。只有身體搖來晃去的,好像站不穩,但又沒倒下去。

    而緊接着,我爹的背後就慢慢出現了一道影子。那影子就貼在他的背後,我一眼就認了出來,正是我四叔的鬼魂!

    四叔的兩隻手臂抬着我爹的胳膊,腳尖鑽到了我爹的腳下,把我爹的腳後跟給墊了起來。怪不得我爹走路是墊着腳的,原來是被四叔的鬼魂墊了腳。

    「老四,我知道你的死我脫不了干係。但你不去選擇投胎轉世,反倒是來害我孫子,害我兒子。要是我遲來一步,他們就被你害死了。我給你一次機會,馬上滾出來,否則我讓你連鬼都做不成!」爺爺那氣勢,完全像變了一個人,更像是一個江湖大俠的語氣一樣,我都看的怔住了。

    想不到,爺爺還有這一手。

    「呵呵,不光他們兩父子要死,你們一家人都會死,你躲不了的!投胎?誰說我要去投胎?我可想要借屍還魂呢,我還沒活夠!」誰知,我爹卻是冷冷的說了起來。不對,已經不是我爹的聲音了,就是我四叔的聲音。

    四叔說話的時候,我就看到我爹臉上的表情很痛苦,時不時的在抽搐。那臉也是越來越蒼白,額頭上全是汗水,很快把爺爺留下的那道紅圈兒給沖淡了。

    大伯看到這一幕,連忙提醒我爺爺,「三爺,老四要是還不離開老二的身體,我怕老二的身體熬不住啊。被鬼上身的人,時間長了,醒來容易變傻子啊!」

    「莫着急,他死不了。」可爺爺卻毫不緊張的擺了擺手,反倒是盯着四叔的鬼魂,笑眯眯的問道:「借屍還魂?這是邪術。老四,我是看着你長大的,你不懂道法,更不會邪術。說吧!是誰告訴你這些的?」

    「一個愛你又恨你的人!很快,你們一家就會在陰曹地府團聚了!」四叔詭異的笑着,就在這時,我爹額頭上的太極陰陽紅圈兒也徹底被他的汗水給沖沒了。

    只看到我爹的身體劇烈的抽搐了一下,猛的就栽倒在了地上,大伯眼尖手快,一把抱住了我爹。

    而四叔也消失了,爺爺說不用追,他還會再來的,先把我爹弄回去再說。

    臨走之時,爺爺又祭拜了我娘的墳。可就在他往地上插香的時候,好像在土裡發現了啥東西,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瘋狂的用手去刨我娘的墳!!!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