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故事:香水兇殺案

     雷克斯·馬斯特斯憎惡蜜蜂。儘管蜜蜂有可能使他成為一個富有的鰥夫,但是他仍然憎恨它們。

    他拿出一個小藥瓶,把藥水倒進妻子的香水霧化器里。當他把藥瓶放進襯衣口袋裡時,他自言自語道:「時間不會長了。」他把領帶拉直,對着鏡子整了整頭髮,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這些天有許多事情令他高興。

    當他在健身俱樂部第一次見到年輕美貌而又性感的特拉茜時,他的生活很美滿。他妻子的蜂蜜公司經營得很好,飯店、餐館和酒席承辦商的訂單像雪花一樣飛來。

    兩個月前,他和特拉茜一塊兒偷偷地進行了一次旅遊,回來後,他發現妻子瑪姬是多麼的富有啊!瑪姬的父親去世了,瑪姬繼承了一大筆財富。

    上星期,瑪姬認為他外出去推銷蜂蜜了,而實際上他卻和特拉茜在她的公寓里談了整個下午他們的未來計劃。他們在重要的一點上達成了一致意見——瑪姬一定得死。

    可憐的瑪姬,她是多麼的溫柔可愛,多麼的值得信賴啊。年復一年的勞累使她的外表顯得蒼老,這不是她的過錯。但最主要的是,他們想要她的錢財。

    他們很快就會擁有這筆錢財了,多虧了瑪姬的蜜蜂。雷克斯憎恨這些蜜蜂,他一走過蜂箱,所有蜜蜂都必須躲開,哪一隻膽敢飛向他,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打死它。他是個聰明人,知道這些蜜蜂會使他成為富翁,雖然如此,他仍然憎恨它們。

    這個計劃非常簡單……難以置信的簡單。有一位酒場老人具有化學天賦,並且嗜賭如命。這位老人給了他一個妙法。

    「這點東西,」化學工程師手拿一個裝有深色液體的小藥瓶,對他說,「會使蜜蜂發狂。它散發出的一種香味會使蜜蜂瘋狂地亂蜇,攻擊接近它們的任何東西或任何人,持續不斷地攻擊,直到整個蜂箱裡的蜜蜂死光為止。只需一兩滴,並且在十分鐘內氣味就會全部揮發,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這個工程師欠有一大筆賭債,雷克斯為那瓶藥水付了一筆可觀的費用。不過,藥水確實物有所值。由於雷克斯婚前曾愚蠢地與瑪姬簽了一個協議,如果他與瑪姬離婚,就將一無所有。如果用這種辦法,他就將很快地與特拉茜相互擁有,包括那令人垂涎的大筆錢財。

    他已經把蜂箱周圍的柵欄大門上的門閂做了手腳,使大門不能輕易打開,雷克斯不想讓瑪姬從她自己的小殺手中逃走。他目前的任務是讓他妻子噴上他沒有特殊理由而為她購買的禮物香水後走近蜂箱。

    他笑了笑,想着妻子如何擁抱他,如何按捺不住地、激情地為見到她親愛的魅力無窮的丈夫而興奮不已。這個蠢豬般的白痴,一點兒也不會發現真正等待她的是什麼。

    雷克斯搓着雙手,又看了一眼手錶。瑪姬馬上就回來了,他要告訴她,自己已穿好了衣服,今晚要到城裡去。

    「噢,對了,親愛的瑪姬,」雷克斯對着鏡子自言自語地說,「為了我,請用你的新香水。」他排練着自己的虛情假意。也許,還應該吻她一下。一想到這一吻,他趕緊驚恐地搖搖頭。

    還有一件應做的事。在妻子回來之前,應再去檢查一下門閂,核實一下這些令人厭惡的昆蟲是否已經歸巢。

    不讓這些該死的蜜蜂好好地玩一玩是不公平的,應該讓它們玩玩了,難道不是嗎?他咯咯地笑着向蜂箱走去。

    小殺手們已經到位,做好了迎接瑪姬的準備。它們馬上就要死去,但這絲毫影響不到雷克斯的情緒。等妻子一完蛋,他就賣掉全部的蜂箱。

    當他認為一切計劃得天衣無縫而準備轉身離去時,他又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了陰險狡詐的笑容。也許該讓這些沒用的小傢伙為瑪姬做些準備工作了。

    他搖晃並拍打着身邊的蜂箱,失聲大笑起來。不能搖得太劇烈,不能讓它們斗得太兇,只讓它們稍微有些騷亂就行了。

    落暮的夜空中有幾隻蜜蜂懶洋洋地扇動着翅膀,發出嗡嗡的聲響。他聽到了蜂箱中蜜蜂急劇騷動時發出的沉悶的嗡嗡聲。真是太妙了!

    突然,雷克斯發現,在他潔凈的帶有條紋的襯衣前襟上落有一隻蜜蜂,他轉身回到柵欄內。

    雷克斯毫不猶豫地使勁拍打自己的前胸,拍死了這個可憐的小生靈。「我憎恨蜜蜂!」他憤怒地咕噥着。

    這時他聽到了嘎吱聲,小藥瓶仍然還在上衣口袋中,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小小的污漬在前胸的襯衣上擴散,雷克斯驚恐萬分,目瞪口呆。

    幾秒鐘內,沉寂的夜空剎那間響起了憤怒的嘈雜聲,成千上萬隻瘋狂的蜜蜂漩渦似的從蜂箱中呼嘯而出,狂飛亂蜇。它們湧向雷克斯,爬滿他的全身,層層覆蓋在手上、臉上、胳膊上。

    雷克斯摔倒在地,臨死前大腦中出現的最後一點思維是:我憎恨蜜蜂!

    部分內容來源於網絡,謹作為試讀鑑賞之用,五天內將自行刪除。

    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立即刪除,謝謝!

    歡迎關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