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嫂子的藥方(民間故事)

    嫂子的藥方(民間故事)

    開店遭遇

    桃桃職校畢業後進城創業,在市里一條老街上開了個包子店。

    這天早上,有兩個後生仔推門進來,這兩人進來不看包子,鼓着兩雙蛤蟆眼,只是盯着桃桃。他們是誰?你聽他們名字就怪:一個叫「三叉」,一個叫「四叉」,兩人來幹啥的?收「保護費」的。

    原來,老街上做小生意的越來越多,當地有個叫「大叉」的惡霸,糾集了十幾個街頭混混,每人配一柄小鋼叉,人稱「十八夜叉」,專干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的事。這兩個人,就是這個團伙中的。

    叫「三叉」的開口了:「交月費,600塊。」桃桃詫異地問:「什麼月費?」三叉惡狠狠地吼道:「什麼費?保護費!」叫「四叉」的不懷好意地說:「老三,溫柔點,別嚇着她。你看,這妹子好嫩哪,來,給哥們親幾口,把哥們哄開心。」

    桃桃哪裡遇到過這樣的事,被嚇蒙了,眼一酸,眼淚就要出來了。就在這時候,一個老顧客走到店門口,看到店裡的情形,提高嗓門自言自語:「哇,今天是什麼事呀,咋來了這麼多警察?」

    三叉四叉聽到了這顧客的話,心裡一驚,慌忙轉身出門,一溜煙走了。老顧客走進店裡,桃桃還像一個木頭人呆立着,過了好一會兒,才「哇」的一下哭出聲來。

    第二天,桃桃剛剛心驚膽戰地打開店門,三叉和四叉就掛着一副狗臉進了店。三叉扯着怪腔說:「小妞,我們幫你掛牌子來了。」

    桃桃害怕地說:「掛……什麼牌子?」

    三叉亮出一個紙殼做的「招牌」,上面寫着「人肉包子店」,這是砸店的慣用伎倆。四叉把招牌掛在桃桃店門口,說:「小妞,你膽不小呢,敢串通別人使詐嚇唬我們!」說着伸手就要揪桃桃的衣領。

    桃桃嚇得面無人色,幸好這時,店門被推開了,進來了七八個農民工顧客。四叉悻悻地鬆了手,虎着臉,一把抓過收銀機抽屜里的幾張大鈔,說了句「回頭再找你」,和三叉走了。

    嫂子來了

    桃桃不敢開店了,她回到老家,成天瞪着一雙恐懼的眼睛,家裡再也聽不到她歡樂的笑聲。

    就在桃桃的父母束手無策的時候,桃桃的哥哥和嫂嫂來了。

    桃桃的哥哥是個小學老師,一年前,帶了個女朋友回家,名字叫黃鳳。家裡人一看就搖頭,從外形上看,兩人根本不般配,桃桃的哥哥瘦弱得像根燈草,女朋友卻虎背熊腰。聽說女朋友還開過肉檔,操刀賣肉,父母心中更不樂意,但哥哥卻表態「非她不娶」,父母也拗不過,只是婚後嫂子很少來。

    一進門,嫂子就開口:「把妹妹交給我吧,我能治好她的病!」父母想了想,覺得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就同意了。

    嫂子沒有帶桃桃回家,哥哥送她們來到火車站,登上了火車。

    幾天以後,還是桃桃開過店的那條老街,三叉獨自在街上晃蕩,他走過桃桃先前開的包子店時,「喲呵」一聲站住了,這個關了好多天的小店,今天又開門了。三叉探頭一看,還是以前那個桃桃,一個人痴痴地坐着。

    三叉咧嘴笑了,一把推開門進去,說:「哇,妹子又回來啦?哥好想你呢,來,先親一口。」三叉噘着嘴,把頭伸過去。

    這時候,在三叉的腦後,一個人伸出手,一把擰住三叉的頭髮,把他臉面朝天地按在桌上,接着,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塞進三叉的嘴裡,啊,這是一隻狗頭。狗嘴塞進三叉的嘴裡,接着一個人說:「親呀,好好親,讓你親個夠!」

    三叉死命掙扎,那隻手卻像鐵鉗似的,三叉掙扎一會兒,頭暈了,動彈不了了。

    這個人就是嫂子黃鳳,黃鳳鬆了手:「怎麼樣,親夠了沒有?」三叉瞪着眼,一時喘不上氣來。黃鳳笑着說:「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桃桃的嫂子,有時間,賞光到小店,我請你吃竹筍鮮肉包。」三叉捂着發疼發燙的頭,眼前金星亂飛,一聲不吭地往外就走。

    黃鳳放他走出去。這時候,一直呆滯的桃桃忽然開了口,清晰地叫了一聲「嫂」。黃鳳驚喜地回過頭,她看見,桃桃呆滯的眼中,第一次露出了生氣。

    一網打盡

    三叉鼻青臉腫地回到住處,四叉一見他那副狼狽相,說:「怎麼,在哪裡玩栽了?」三叉照實講了,四叉說:「明天我們找那個女人算賬去!」

    第二天早上,兩人帶上鋼叉,來到桃桃的包子店,黃鳳正在店裡忙碌着。四叉手一揮,和三叉走過去。黃鳳笑着說:「你們來了。」四叉說:「你知道我們來幹什麼?」黃鳳說:「知道知道,你們是來幫我掛牌子的。」

    「掛牌子?」四叉倒是愣住了。黃鳳說:「我是做人肉包子的,當然要掛『人肉包子店』的招牌呀!」

    這一說,兩個混混不由得滿腹狐疑,四叉強作威風地說:「你知道我們是誰?」黃鳳說:「知道知道,你們是十八夜叉嘛,我就是聽說有你們這夥人,才來這裡開店的,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哇!」

    四叉聽得雲裡霧裡,瞪着眼說:「你找我們?」黃鳳說:「你們沒聽說呀?人肉包子要用壞人的肉做餡子,包子才有滋味。我好不容易打聽到這裡有你們一伙人,我就趕緊來了。」

    四叉一聽,拿出鋼叉,就向黃鳳揮去,黃鳳笑着說:「別動氣嘛!」她突然一伸手,四叉只覺得手臂一麻,小鋼叉被奪過去,「砰」的一聲,被黃鳳在桌沿上拍成兩截,丟在地上。

    四叉瞠目結舌,三叉兩條腿已經在打哆嗦,黃鳳笑着說:「實話對你們說,我有個客戶要一籠包子,指名道姓,要你們老大的肉做餡子,你們馬上把大叉給我找來,我要剔他的肉。」

    兩個混混對視一眼,轉身跑出門去。這時,桃桃從裡屋走了出來,黃鳳看見,桃桃的眼中一掃多日的陰霾,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晚上,黃鳳和桃桃回住處去,走到巷子深處,突然看見三個人凶神惡煞地站在前面,正是三叉、四叉和他們的老大「大叉」。黃鳳拉住桃桃的手,輕聲說:「別怕!」

    四叉對老大說:「大哥,要吃你肉的,就是那個女人!」大叉牙齒咬得嘎嘣響,一手拿鋼叉,一手掏手機,他給手下撥了電話。

    大叉很狡猾,平時不輕易把手下聚在一起,今天聽了三叉四叉的報告,聽說這女人不好惹,就作了布置,讓手下都在附近「待命」。

    手下接到電話,都舉着小鋼叉,亂喊亂叫,從四面八方趕過來,一齊衝進巷子。沖了一截路,忽然發覺巷子前面出現了一群警察,混混們驚慌地回頭就跑,又看見有一撥警察,堵住了巷子的退路。

    原來,自從黃鳳來了以後,小販們才明白:這伙混混不是三頭六臂,都是欺軟怕硬的東西,於是紛紛報案。派出所正考慮如何將這些人「一鍋端」,沒想到機會來了,黃鳳用了個激將法引蛇出洞,讓大叉一伙人自投羅網,束手就擒。

    很快,桃桃的包子店重新走上正軌。這天晚上,桃桃好奇地問:「嫂子,你和我哥是怎樣走到一起的?」嫂子羞澀地說:「那天,我正在攤檔上賣肉,你哥進菜場買菜,一個攤主故意短斤少兩,你哥說了幾句,那個攤主仗着自己五大三粗,舉起拳頭要揍你哥,我站出來一聲吼:『不許欺負人!』從此,你哥就黏上了我……」

    喜歡看故事的朋友點點關注,每天都會有精彩故事分享給大家!你們的關注就是最大的支持,謝謝大家!

    對於故事有什麼想法或感悟,歡迎評論區留言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