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故事:來者不善

     1、靈堂鬧鬼

    路城市藥品採購公司牛科長失蹤十多天了,公司為他在會議室里設了靈堂。靈堂牆上高掛着他加黑框的照片,花圈放了好幾排,堂里哀樂低回,顯得莊重肅穆,牛夫人阿雪披麻戴孝立在遺像前,接受一撥又一撥人的弔唁;來的人都知道骨灰盒盛的不是牛科長的骨灰,而是他的一雙鞋子。

    正在人們繞骨灰三圈時,從外面走來一個西裝革履的人,把前來弔唁的人都嚇得一大跳:啊!大白天鬧鬼了,這不是牛昌太科長嗎?

    最最氣憤的要數阿雪了,她摘掉頭上的白孝巾、撕爛了胳膊上的黑紗,衝到他面前問:「牛昌太,這十多天你去哪裡了?」

    「我、我我……」牛科長對着自己的靈堂目瞪口呆,千言萬語如鯁在喉,卻不知從哪裡說起,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阿雪抬手甩了他幾個耳光,頭也不回地走了……同事們也很不解地離開了會議室。

    原來,十多天前,牛科長私下裡收到一位藥代,送來一張免費去香港三日游的票,因為以前常常收到這樣的大禮,都悄悄地去悄悄地回,玩得蠻開心。這次也就跟團去了,到住地酒吧里,喝了一杯酒下肚,就鬼使神差地跟一靚妹走了,經不起靚妹的誘惑,正干着苟合之事時,闖進了幾位壯漢,把他的衣服和錢包、手機、證件全都搜走了……還把他關了十天,最後,他好不容易才逃出來。這十多天的事,他又怎麼能當眾說出口?想編個故事,一時性急又不知從何說起。

    十多天前,採購公司通知開會,牛科長手機打不通,問他在市委辦公室當秘書長的老婆阿雪,也說沒看見他。他失蹤後前三天,有人舉報在海邊的垂釣中心,發現了他常穿的一雙牛津鞋,有關部門在海里打撈了三天,仍沒有找到屍體。這時全市的BBS網上各種帖子滿天飛,有人推斷:牛科長平常愛好釣魚,可能失足落水,被海潮沖走了;還有人推斷:牛科長常跟藥商打交道,求他辦事的藥商多,他拿的回扣也多,紀委找他談過話後,他心理壓力太大,就自殺了。

    路城市藥品採購中心為了挽回影響,立即為他在公司會議室里設了靈堂。

    牛昌太一趕回來,就想先跟單位打個招呼的,解釋一下,不曾想,這裡竟設起了他的靈堂!

    在這牆倒眾人推的尷尬時刻,使他深深地眷戀一個人,她就是止咳藥女推銷員郭靜嫻。與他相愛並過了五年地下情人的生活。如今她在哪裡?

    2、惡夢不斷

    事情還沒有完,第二天,牛昌太回原單位上班剛坐下來,就有位奧迪車四S店的吳女士,帶着一堆材料找到辦公室里來,對牛昌太說:「牛經理,我們受人委託把一輛車子交給你用,請您辦個交接手續。」

    牛昌太感到很奇怪,就跟吳女士下樓,來到車子跟前一看,原來就是郭靜嫻用來接他去她家約會的,說是借她朋友的那輛原版奧迪車,價值上百萬。牛昌太連忙打她手機,不通,說是已停機。就驚奇地問吳女士:「郭靜嫻她人現在在哪裡?幹嘛要送車給我?」

    吳女士無奈地說:「我們也不知道她去哪裡了,我們也不便多問,只是受她委託把車交給你,並且說:只要你在三個月內,天天開着這輛奧迪車上下班,車子就贈給你。請在這裡簽字,我們的事就辦完了!」說完遞送一份合同書,讓牛昌太簽字。

    公司許總見牛昌太失蹤回來後,玩起上百萬的車子,明顯的超過他收入的消費能力,這會使對他們醫藥招標行業早有微詞的人士抓到話題不斷炒作的,嚇得許總立即找牛昌太談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牛昌太只好撒謊說:「一個朋友出差了,把車子暫放在我這裡!」並把郭靜嫻的駕駛本,亮給許總看了看。「那也不行!不要把我們推到風口浪尖上!」

    下班後,牛昌太趕緊開車來到郭靜嫻家,只見關門上鎖。鄰居說出一個驚人的消息:郭靜嫻因胃癌住院手術後,已兩年多了,就再也沒有回家。

    老總不讓牛昌太把奧迪車子停到單位,牛昌太又沒有膽子把車開回自己的小區,害怕母老虎問起自己無法回答。沒有法子,只好到郊區找個停車場,每月花三百多塊錢,租個停車位停放。

    第二天,剛回到家,吳女士又找上門來,從包里掏出一本房產證,對牛昌太和阿雪說:「這是郭靜嫻女士的房產證,她讓我們把這房子過戶到你們夫妻倆名下。」

    阿雪接過房產證看一下,感到很奇怪:「郭靜嫻是誰?為什麼要把二百萬的房產送給我們?」

    「郭靜嫻說她是牛老闆的女朋友,兩年前,她來到我們奧迪中介公司,特意要我們在今天把她這200萬的房子送給你們!」

    吳女士剛出門,阿雪把房產證摔到牛昌太的臉上:「你跟郭靜嫻到底是什麼關係?」

    牛昌太說:「你別聽吳女士亂說,郭靜嫻只是一位女藥代,我幫過她許多忙,她也許是出於感激,才把房子送給我們的吧!」

    阿雪近來對牛昌太越來越不相信了,如果他們的關係不好到一定程度,誰會送200萬的房子?

    阿雪生氣摔門出來,就悄悄展開了跟蹤調查,她很快查實了,郭靜嫻曾是牛昌太的情婦,而那套房子的確值200萬。

    中午,回到家,盛怒之下,罵了牛昌太一頓,但過後一想,感到自己也是受害者,理應得到一筆補償。

    她下午,就拿着房產證來到房地產交易所,然後給吳女士打電話,等到快要下班時,吳女士才過來,進入交易大廳,阿雪剛剛說出,想把過戶手續辦了,吳女士說:「先把那本房產證給我!」

    然後轉身,嘩嘩兩下,就把它撕毀,轉身扔進垃圾桶。

    阿雪急了,「你怎麼把房產證給撕了?」

    吳女士拿出一份委託書給阿雪看,並說:「這是郭靜嫻早已交待好的,要我這麼做的!老實告訴你們吧,那房產證是假的,真的房產證,郭靜嫻已抵押給我們中介公司了。」

    阿雪把委託書甩在地上問:「你們這不是耍我們嗎?」

    「這事你是不清楚,而你老公心裡很清楚!不明白的你問他!」吳女士說完,哈哈大笑着轉身走了。事後,阿雪覺得,牛昌太跟郭靜嫻肯定還有許多不可告人的事,於是天天吵嘴。家無寧日。

     3、罪有應得

    三個月後,牛昌太的經濟被阿雪控制得死死的,他再沒錢付租車位的錢了,就想把奧迪車給賣掉,打電話找來吳女士,要車子的相關證件。

    吳女士指着合同說:「送你奧迪車的條件是:你每天必須開着車子上下班,而車子的GBS顯示,你把車子停在郊區至今,一直就沒開過,所以車子被收回了。」

    折騰了這麼久,牛昌太什麼也沒有得到,他恨得牙痒痒的。

    回到辦公室剛坐下,樓下門衛喊他帶身份證下來拿快遞。

    幾個快遞員在樓下大聲喧譁,問門衛:「誰是牛副經理?」

    他們正從車上往下搬高檔商品的,那嚴嚴實實包裝箱上面都貼着:路城市醫藥招標公司牛昌太副經理收。牛經理下樓問:「是哪位快遞來的?是些什麼物品?」

    快遞員一指外包裝大聲嚷嚷說:「這都是一個郭靜嫻,肯定是個女客戶寄來的,值錢的家電,包裝都嚴嚴實實:有超大屏幕的液晶電視機、有上萬元的跑步機、還有全自動馬桶……還有進口洗衣機……」不一會兒,樓下大廳就放不下了,牛昌太一看頭都大了,這些包裝得嚴嚴實實的東西,他想看看到底是誰寄給他的,看快遞單子上,收件人名字和單位是牛經理,而寄件人為女藥代郭靜嫻。牛昌太拒絕簽收,與快遞員吵起來了,這奇怪的事情引起路人的圍觀,有人就用手機拍攝下來,發在網上,題名為:「女藥代為男經理寄來禮物,男官員被豪禮嚇破膽——不敢簽收!」

    牛昌太要求打開包裝看看,快遞員拿出快遞單子給他看,上面明確的聲明:高檔家電,不得在簽收前打開包裝。牛昌太拗不過快遞員,只好籤字,並立即叫來一輛出租車,把這些東西拉回自己家的車庫裡。

    很快,這事在單位和網上瘋傳。不久,有人「人肉搜索」出,「牛昌太包養情人郭靜嫻,接受不良藥代的賄賂香港游。」有關部門立馬撤了他的職、下了他的崗。

    他一回到家,就被母老虎喊上樓簽字離婚。

    4、自掘墳墓

    那是五年前,在一次全國規模的止咳藥推介峰會的酒席上,酒拼得很兇,結果是路城市藥品採購中心來的三個人都喝多了,正副處長都被藥代老總們駕走了,只有牛科長被冷落在酒桌旁。這時,一個俏麗的女子,把喝暈的牛科長扶到沙發上,先把他吐的污物清理乾淨,再絞兩個熱手巾敷在他的頭上,最後找來醒酒湯,扶着他的頭,一勺一勺地餵他喝下去後,他終於醒了過來。經過長談,他才知道她是一位止咳藥水推銷員,名叫郭靜嫻。在她身上他得到了女性的溫柔,這是他老婆阿雪——背後他稱為母老虎的——所不具備的品質,一時讓他十分着迷。

    因此,回到路城市後,他一有工夫就跟郭靜嫻煲電話粥,並幫她在路城發展了幾個大客戶,不久,她就在路城市中心樓盤買了房。為了感謝牛科長的幫忙,她開着一輛奧迪車來接他到她家吃飯。牛科長問:「這車是原版奧迪,上百萬,你自己買的?」

    「不是,借朋友的開來接你這個貴人的,我一個小藥代那裡買得起這豪車?!」郭靜嫻低下頭臉紅紅地說。

    她家住在高檔小區森林公園別墅區,裝修也十分豪華,說起她家裡人,除了一位鐘點工保姆外,沒有其它的人。後來才知道她父母都在台灣,她在台灣省找不到更好的機會,選擇台商多的路城市發展,前兩年一直不順,自從認識牛科長後,終於在路城市站穩了腳跟,這使她對牛科長很感激。一邊喝一邊談,不知不覺兩瓶老酒喝完了,鐘點工也走了,牛科長對天發誓說:「我一定要跟母老虎離婚,娶你幸福地過一輩子。」

    郭靜嫻也喝多了,聽信他的話,緊緊護在胸前的雙手放開了,結果兩個人控制不住感情的閘門,好好地放縱了一回。

    牛科長跟老婆結婚七年了,沒有懷上孕;而跟郭靜嫻只親熱這麼一回,月經不來了,到醫院一查就懷上了,郭靜嫻宋問牛科長:「怎麼辦,我們快結婚吧!」

    「母老虎在忙升副市長,暫時她不會答應離的,等下半年她坐上副市長的位置,肯定跟我離,不然她一聲令下,我和你的飯碗都保不住,現在當官的有幾個不瘋狂的?」牛科長裝着一副可憐,哀求郭靜嫻說。

    郭靜嫻回到家流了一夜的淚水,第二天,心一軟到醫院做掉了肚裡的孩子。發誓再也不理無情無義的牛科長了。然而,就在郭靜嫻受傷的心剛要復元時,一個求救電話打到郭靜嫻的手機上,一個掉進窨井裡快要凍死的人,只記得她的電話號碼,請她趕快過去看看。

    郭靜嫻冒着嚴寒過去一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牛昌太,原來他跟母老虎吵了一架,被掃地出門。他一個人到飯店喝得大醉而歸,沒走多遠就掉到窨井裡,差點淹死,是好心的清潔工把他拉上來,問他家在哪裡,牛昌太只想起了郭靜嫻的號碼。

    郭靜嫻用出租車把他送到醫院,醫生說再遲一會兒就有生命危險,是她救了他一命。此後,牛昌太更加猛烈地追求起郭靜嫻來,郭靜嫻考慮到他還沒有離婚,就把他當一般朋友相處。

    一晃兩年光陰過去了,母老虎還是沒有坐上副市長的寶座,婚還是離不掉。這期間想與郭靜嫻談對象的人有好幾個,都被她推掉了,牛科長還讓她再等等,信誓旦旦地說:「此生非她不娶,白頭偕老。」郭靜嫻信以為真。

    不久,牛昌太升為公司副經理。而已墜了好幾胎的郭靜嫻,突然又嘔吐不止,到醫院一查,不是懷孕反應,本該高興的;進一步一查,是胃癌,這猶如晴天劈靂,把兩個人都打蒙了。

    牛昌太趕緊把郭靜嫻送進醫院後,以後就以工作忙,再也沒有去看過她一眼。

    分手二年後,吳女士找上門來,她是郭靜嫻最好的閨密,兩人的父母當年一起在台灣生活,開了一家服裝公司,但全球金融危機時,廠子倒閉了。兩個人回到內地發展,郭靜嫻的雙親不幸死於車禍,臨死時交待執行人,給她在路城買房買車,用來結婚,這些,郭靜嫻都沒有跟牛昌太說。與牛昌太相遇後,她就陷入情網之中,最令她心寒的是,在她為他打了好幾胎後,得了胃癌時,他卻拋棄了他。於是,她在術後出國療養前,找來吳女士實施了報復他的計劃。

    先把車子和房子抵押給中介公司,拿到一筆錢後,再請人以藥代的名義,送給牛昌太一張香港免費游的票,並設計在他嫖娼時,抓他現行,接着把他的錢和身份證拿走,逼迫他十多天後才能返迴路城;然後假裝送他車子、房子和家電。引起他家矛盾加劇、社會關注壟斷行業……還請來網絡高手炒作。終於使牛昌太狐狸的尾巴暴露無遺,下台走人。

    母老虎等他一回家,就讓在他離婚協議上簽字,他只得凈身出戶。

    母老虎派人收拾車庫,準備把裡面的家電全賣掉。她打電話叫來二手家電公司老闆,當面打開嚴嚴實實的包裝一看:全是碎石頭,爛報紙……。據說牛昌太聽了這事傻笑不止,估計有點瘋了。

    部分內容來源於網絡,謹作為試讀鑑賞之用,五天內將自行刪除。

    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立即刪除,謝謝!

    歡迎關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