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卡說」之死:激進擴張後疑遭上市公司「斷供」

    「2016年是發展元年」,卡說曾在網絡廣告中高調宣傳:就像智能手機取代諾基亞一樣,卡說智能pos機會取代傳統pos機,迎來全面更新換代的一年,市場規模是萬億級的。

    如今,上市公司百富環球旗下的這家號稱國內最早從事支付增值業務領域的互聯網O2O平台已經倒下。

    8月20日,新京報獨家報道,上海鐵路運輸法院裁定,受理上海新卡說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卡說」)的破產清算申請。報道發出後,多位卡說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卡說在獲得融資後激進擴張,其倒下較為突然,他們將原因之一指向百富環球的「斷供」;有卡說員工稱,在卡說快不行的時候,百富收回了財務權限。內部人士還透露,卡說去年困難期曾尋求新一輪融資,但未獲成功。

    新京報記者就卡說相關問題郵件採訪百富環球,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另據早前媒體報道,百富環球曾承認過其管理問題。

    新京報首席記者 趙毅波

    百富四年前牽手卡說

    謀求轉型智能pos業務

    8月20日,新京報獨家報道,上海鐵路運輸法院裁定,由於上海新卡說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卡說」)提供的申請材料顯示其已資不抵債,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已具備破產原因,故受理卡說的破產清算申請。裁定即日起生效。

    在報道發出後,有自稱為百富代理律師的人士向新京報記者發郵件稱,獨立法人卡說依據企業破產法有關規定,正常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屬於普通公司破產案件,並無特別之處。如繼續關注卡說破產清算事宜,請留意有關法院公告。百富環球則未回復新京報記者的採訪提綱。

    那麼,卡說究竟為何倒下?在獲得融資的幾年間,卡說發生了什麼?

    回溯到2014年底,百富環球宣布戰略投資南昌卡說,現金代價3060萬元,間接收購51%股本權益。

    百富環球當時稱,南昌卡說是中國第一家致力於銀行卡消費增值業務領域研究的互聯網資訊技術運營商,目標是5年成為全國最值得信賴的銀行卡增值業務供應商。

    9月13日,卡說內部人士王欽(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卡說之所以和百富走到一起,因為傳統pos只是單純的鍵盤支付,百富打算轉型為智能pos,增加支付增值服務,這和卡說正好契合。融資後,卡說的目標定得也很遠大,只是後來沒有達到預期」。

    公開信息顯示,百富是全球領先的電子支付終端解決方案提供商,是全球第三大POS機供應商。截至目前,百富產品累計出貨量達兩千六百萬台,銷售網絡遍布全球100個國家及地區。

    雖然早在2014年底就已宣布投資事項,但工商資料顯示,直到2016年3月,百富對卡說的投資才完成。

    工商資料顯示,以南昌卡說為經營主體,卡說的股東包括萬達百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上海卡涌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和百富科技有限公司。萬達百匯隸屬於百富科技旗下。

    百富環球2016年報也確認,2016年3月完成對軟件供應商卡說的收購。

    融資後急劇擴張

    被指「虛胖」

    獲得百富融資後,卡說的研發隊伍急劇擴張。

    王欽是2016年初入職的員工,彼時,百富環球的融資剛剛到位,卡說就在蘇州成立研發中心,他成為其中一員。

    「蘇州研發中心原本規劃二三十人,後來人越來越多,增長到150人,於是規劃又做到兩三百人。但還沒擴張兩三百人的時候,卡說就突然倒下了」,他說。

    據某招聘網站介紹,截至2016年7月,卡說已在全國設立20家分公司,總部位於上海,業務遍及全國。作為銀行卡營銷專家,卡說先後與20家銀行、金融機構展開合作,已完成15億的刷卡活動交易額。

    「除了總部和蘇州研發中心,各分公司都是市場人員」,王欽稱,最多的時候,卡說全國範圍有700多個員工,公司幾乎是盲目擴大。當時有一個月,僅工資就發了七八百萬元。而百富環球給卡說的融資不過3060萬元。

    在這一過程中,卡說的業務模式也發生着變化。

    王欽表示,「融資前,我們是和pos廠商合作,不賣pos機。融資後,卡說開始賣POS機,比如我們計劃一年在線下賣10萬台終端」。另一位卡說前員工表示,到了年底,實際銷售非常少。

    卡說的一位原管理層人士表示,銷售的產品就是百富推出的新品「百富A920」。當時為加快銷售,卡說也在試圖建立代理商體系。

    新京報記者自一位卡說前代理商處獲得的材料顯示,卡說pos終端的統一零售價為1680元,融合了十餘項智能功能,包括收款、智能核銷、財務對賬、會員功能、微信公眾號、門店管理營銷等。一位代理商表示,「之前做的時候拿貨價是幾百塊錢」。

    卡說的擴張一度成效斐然。王欽透露,卡說從代理商方面獲得的資金也有五六千萬。

    百富環球2016年年報中稱,卡說的商戶量由2015年底的約兩千家迅速提升至2016年底的約一萬三千家,並預期商戶量在未來數年會持續迅速提升。

    百富環球透露,2016年卡說的解決方案增值服務總收入為約1.25億港元,令集團的服務收入占集團的整體收入占比大幅提升至5.4%,並錄得約400%的按年增長。

    公司突然倒下

    員工稱百富「斷供」

    就在卡說急劇擴張的時候,王欽注意到,(2017年)4月份公司開會說,中層研發人員先發一半工資,另一半下個月發,「所有人都很奇怪,卡說沒錢了?」

    五個月後,卡說創始人發表了一份頗為激昂的公開信。

    新京報記者自員工處獲得了卡說創始人鄧志華發表於2017年9月的公開信。鄧志華稱,過往幾個月,不管是公司戰略和業務調整及心路歷程經歷,想必大家和我一樣都得到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困惑、迷茫、孤獨、無奈、寂寞、彷徨、堅守、堅韌、堅持、堅信這些狀態的反覆。鄧志華承認,現階段謠言、誘惑都很多,信息不對稱很容易影響我們的心態。

    談及卡說在急劇擴張中突然倒下,王欽表示,「百富每月都會給卡說一定運營資金,支持卡說一定數量終端,但後來銷量沒達到預期,2017年3月份百富實際上開始斷供,卡說出現了無東西可賣的現象。卡說在把代理商的錢燒完後,4月份資金就斷了。」

    9月16日,一位卡說管理層人士確認,去年三四月份,百富對卡說實施了斷供,原因一方面是銷售情況不理想,另一方面是百富內部對此也有意見。

    據上海鐵路運輸法院所查明,卡說編制的資產負債表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該公司賬面資產總額為937.44萬元,負債總額為8575.28萬元,所有者權益為-7637.84萬元。

    一位卡說的管理層告訴新京報記者,卡說盲目擴張導致人才斷層,公司吸收了一些所謂的中層人才,但這些人對卡說的業務並不清楚,用傳統思維去管理,水土不服,決策不接地氣。

    王欽認為,「公司創始人之間的想法也不統一,導致公司產品線沒有重點,比如這個產品線是某某總要求做的,另一個是某某總要求做的,很多項目沒有側重點,都重要,都要做,但人員就這麼多,導致開發周期、質量不如預想中的好,這也是我們研發中心頭疼的事情。」

    公開信息顯示,百福的創始人最早有三個,分別是鄧志華、胡卓磊和陳家榮,其在卡說均有持股,其中鄧志華持股比例最高。就卡說衰落一事,9月16日,新京報記者多次致電鄧志華,對方均未接聽。陳家榮則表示已經離職,隨即掛斷了電話。

    卡說融資自救

    為何未獲成功?

    卡說也曾試圖自救。

    王欽表示,卡說在發現百富可能不願再投錢的情況下,開始尋找其他方面的融資,2017年八九月份聯通創投幾乎要簽協議投資了。

    卡說管理層人士表示,當時融資方是聯通創投,已經實施盡調。員工看到公司創始人確實在努力,很多人才繼續留下。

    創始人鄧志華也在上述公開信中表示,「你不怕死,別人就敢投,視死如歸、破釜沉舟的勇氣和公司商業模式及方向終於得到了資本市場的認同,明後天主協議就下來了,接下來雙A進入,卡說的困境將得到極大的緩解。」

    但鄧志華的願望沒有實現。

    對於融資一事,上述管理層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百富拒絕簽字。

    王欽表示,據其了解,聯通創投要投資的話,必須首先由卡說回購百富所持的股份,讓百富作為小股東而不是控股股東,「要求很難達到」。

    9月16日,新京報記者致電聯通創投,電話無人接聽。

    「卡說的創始團隊和百富有過很長的溝通,有很多博弈,時間拖了很久,後來就撐不下去了」,王欽說,而在卡說快不行的時候,百富收回了財務權限。

    據報道,在2017年業績說明會上,百富環球曾反思,「卡說」在收購不到兩年時間內,因市場變化而導致經營不善,最終不得不忍痛割愛,結束了其運營。現在回想起來,或多或少與公司管理有關。

    「到(2017年)10月的時候,(蘇州研發中心人員)基本都離職了」,王欽表示。

    隨着卡說倒下,無論是投資方百富還是卡說的員工,沒有贏家。

    百富環球2017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溢利3.37億港元,較2016年下降44.2%。下降主要由於年內確認集團非全資附屬公司卡說連同其附屬公司及蘇州知行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運營的一次性資產減值分別為1.59億港元及0.175億港元。

    有自稱卡說蘇州分公司的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蘇州分公司欠薪員工共約110人,欠薪總額在400萬元左右,至今沒有收到任何款項。

    往期精彩內容回顧

    「卡說」之死:激進擴張後疑遭上市公司「斷供」

    關注財富與人,挖掘公司「不能說的秘密」

    本文為公司進化論原創內容

    歡迎各位讀者朋友圈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