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職場 / 正文

    公務員為什麼成為沉默的大多數?

    各類媒體特別是新媒體高度發達的當下,「人人都有麥克風」已經成為現實。但唯獨公務員、醫生、教師等有編制的群體,基本沒有話筒,或者拒絕話筒,成為令人費解的怪現象。

    是什麼原因,讓公職人員公開表達、表現成為奢侈,讓他們視輿論如洪水猛獸?

    原因顯然不是「不會說」。每年國考、省考,都會出現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盛況,甚至出現幾千人競爭一個崗位的殘酷競爭。經過筆試、面試、體檢、考核,打敗學歷相當的同齡人,過五關斬六將、口若懸河、舌戰群儒的公務員們,怎麼可能「不會說」。但是他們不只不敢、不願在微博、博客、豆瓣、貼吧等開放式媒體上說,有時候連微信、QQ這種相對封閉的熟人式媒體上也不敢、不願說。


    公務員為什麼成為沉默的大多數?


    真實的情況是:

    首先是領導不鼓勵說。領導不鼓勵公職人員在不好控制的大眾輿論場發聲,也沒有保護我們說話權力的氛圍和機制。萬一你發表不當言論,造成不良影響,直至形成輿情,領導要承擔主體責任,有陪你受處分的風險。

    第二,媒體不讓你說,不讓你奪回話語權。本身公職人員就是被炒作的對象,如果我們出來說話了,那麼媒體怎麼有炒作空間呢?只要被曝光事件涉及公職人員,媒體貼標籤很快、很順手,外加一點捕風捉影和行外猜測,馬上就能炒成一份熱乎乎的輿情,記者既出名又得利,媒體的流量也很可觀。

    有時候,我們明知個別報道很不專業,有違法理和生活常識,比如「大米是塑料做的」、「肉鬆是棉花做的」等等。但是我們不敢第一時間發聲,或者要等領導開會走完程序再統一發布。

    媒體就希望部門和幹部發聲慢,希望評論留言區清一色的「圍觀群眾」盲目點評、譴責和怒罵,這樣事件才能進一步發酵,造成影響,才有暴增的點擊率。

    畢竟,以目前的經驗來看,媒體工作者基於有限事實稍微發揮並且偏離客觀中立的職業操守,是不用承擔太大責任的。

    第三,群眾不聽你說。經過媒體特別是網絡媒體多年的「辛勤耕耘」(持續抹黑),群眾不信任公職人員。不只不信任,連聽我們講的耐心都沒有了,輕而易舉就能「不明真相」地掀起「聲浪」。即便事情反轉,圍觀群眾也可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假裝沒有被蒙蔽過。

    在幾乎所有輿情事件中,幾乎沒有公職人員敢於以個人和職業身份發出聲音,我們的聲音是這麼輕易的就被群眾嚇退和掩蓋了。

    群眾的不信任,一方面是由於個別基層在政策方面朝令夕改,侵害群眾利益,逐步累積起來的;另一方面習慣性保護弱勢群體及其他敏感群體,沒有依法行政,讓他們在鬥智鬥勇中熟練掌握了我們的痛點,輕微的衝突就能釀成很嚴重的負面輿情。


    公務員為什麼成為沉默的大多數?


    第四,公職幹部自己不敢說。原先看起來很穩的「鐵飯碗」,隨時可能被輿情輕易地摔碎。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事件、同樣的話,一個社會人說出來可能沒有任何問題,一個公務員說出來,那麼風險就要大得多。即便只是一個普通的社會公德等方面的選擇題,暴露身份的公職人員如果站錯隊或者表錯態,也就可能招致很可怕、很瘋狂的輿論圍攻和打擊。

    暴露身份的風險,幾乎如影隨形。這種高風險,無疑會讓公職人員裹足不前,不敢在公眾面前表明態度、闡發觀點。

    撇開開放的輿論場,回到親友、熟人等相對封閉的的社交圈,同樣也在限制公職人員說話。以往人肉公職人員的事件,身邊的熟人親友都起了「出賣隱私」「推波助瀾」的作用。我們永遠不知道朋友圈裡的哪個人,某一天突然會截圖我們的日常動態,稍事加工發到網上;或者在我們深受輿情攻擊的時候,落井下石。比如私下場合的歡宴,又有誰能夠始終自持不出錯呢?只是一些偶然的失態言論,就可能授人以柄。

    正因為我們不敢說、不願說,體制人和普通群眾信息不對稱日益嚴重,政府和部門作為不能贏得群眾的廣泛理解。而且輿情陣營日益分化且實力懸殊,理性、客觀的聲音微小到經常被躁動、盲從的聲浪蓋過,社會戾氣過重。

    當然,我們也幸運地看到各級政府和部門,正在建立新聞發布制度,爭取讓官方的聲音能在第一時間,發揮正視聽、明真相的作用。

    但是我們仍然不能忽略公職人員作為個人的話語權。

    作為國家公民,每一份微小的聲音都值得被尊重。

    作為公職人員,他們的公開表達應該得到平等保護。

    希望公職人員勇敢拿出「麥克風」,發出更多客觀、理智、專業的聲音,發揮減輕社會戾氣、和融官民關係等正向作用。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