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自稱遭碰瓷執法」律師堅稱受辱 不滿警方通報將起訴

    2018-10-14 09:02 | 新聞縱橫微信公眾號

    過去一周,因為廣州律師陳世華自稱在當地派出所辦理業務期間受到警察肘擊鎖喉、強力施暴、脫衣羞辱……各方表態持續受到社會關注。

    除了當事律師外,該事件涉及「廣州市律師協會」、「廣州市公安局」、「廣州市荔灣區華林街派出所」,律協、公安局、律師三方先後多次發出通報和聲明對事件作出回應。昨天夜間,廣州公安官方微博發出最新通報,再次回應。

    通報稱,「警方邀請廣州市律師協會代表調看了從當事人進入到離開派出所的全部視頻。」通報雖然首次承認當事民警在工作中存在態度生硬、行為和語言有失文明的問題,但同時強調,視頻顯示不存在孫世華被毆打和羞辱的情況。在廣州公安發出通報後,中國之聲聯繫到孫世華律師的丈夫隋牧青,他明確表示,他和妻子堅決不認同這則通報,並強烈要求廣州警方向其妻子以及社會公開現場監控視頻。

    兩方各執一詞,事件陷入僵局。那麼事情的經過到底是怎樣的?視頻內容又能否向公眾公開?

    律協、公安局、律師三方多次發布通報和聲明

    10月9日,廣州市律師協會在其微信公眾號「廣州律協」上發表了一篇名為《關於孫世華律師事件的情況通報》,其中提到,2018年9月21日,孫世華律師及其所在律師事務所向本會提交維權,稱其在廣州市荔灣區華林街派出所辦理業務過程中,執業權益受到侵害,申請本會予以維權。

    文章一經發出,第二天,也就是10月10日。凌晨一點鐘,廣州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廣州公安」上發表了一則名為《廣州警方通報一宗涉嫌擾亂單位秩序案》的通報,其中提到,「孫世華以查看民警身份為由,伸手拉扯民警掛在胸前的警察證。」涉嫌擾亂單位秩序。督察部門展開認真調查,通過調取翻查視頻錄像、走訪詢問相關人員等,不存在孫世華等3人被民警毆打和羞辱的情況。

    「自稱遭碰瓷執法」律師堅稱受辱 不滿警方通報將起訴

    緊接着,10月11日下午,廣州市公安局安排了廣州市律師協會的人員調看了事發經過現場的視頻。

    在廣州公安發了第一則通報的兩天後,10月13日凌晨,「廣州律協」發表了一篇名為《關於孫世華律師事件的情況通報(二)》的微信文章,稱「根據現場視頻,華林街派出所民警在孫世華律師辦理業務期間存在行為失范、態度不當、語言有失文明等情況。現暫未發現存在毆打羞辱孫世華律師的行為。」同時還提到,廣州市公安局表示對該事件將進一步調查核實處理。

    「自稱遭碰瓷執法」律師堅稱受辱 不滿警方通報將起訴

    在律協最新通報發出的當天,孫世華律師在其丈夫隋牧青的微信公眾號「隋牧青」上發表一篇名為《對廣州市律師協會2018年10月13日通報的聲明》的文章,稱自己在派出所受到了「強力施暴、脫衣羞辱」以至於短暫窒息和持續失憶。並作出聲明:對廣州律協為其維權表示感謝,同時對律協的午夜通報表示遺憾,認為「通報所述,雖然否定了廣州警方通報的結論,但與事實真相的距離仍太過遙遠!」

    孫世華律師的丈夫隋牧青昨晚接受採訪時表示:「通報實際上否定了廣州警方(之前)的結論。廣州警方說孫世華律師還是有一些行為上的不當,但是律協這邊的說法就沒有提到她的行為有什麼不當,但是卻講到了警察的行為和言語有不當之處。但是它的用詞非常有彈性,就是說『暫未發現』。就像我們發的通告說的那樣,我們很理解也很感謝律協,知道他們很難。」

    孫世華丈夫:和看完視頻的律協人員有過溝通

    孫世華律師的丈夫還表示,他和妻子孫世華私下與看過事發經過現場視頻的律師協會人員進行過一定的溝通:「其實是有一定溝通的,看過的人說對整個過程孫世華律師行為的評價是『一直保持理性克制,毫無瑕疵』。因為在那種情況下被人家公然的污衊、誣陷,任何一個人都很難忍得住,可能都會跟對方對打起來。但是她沒有做任何的反抗,而且始終都是非常克制。」

    但記者試圖向其索要這四位看過視頻的律師協會人員的聯繫方式時,隋牧青表示目前無法提供。記者昨晚也致電廣州市律協會長邢益強,但多次致電後也均未取得聯繫。

    在孫世華律師發出聲明大約8個小時後,也就是昨晚8點左右,廣州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廣州公安」針對該事件又一次發表了通報。

    警方最新通報:承認民警有不當行為,但仍然否認有毆打和羞辱

    通報稱「日前,警方邀請該協會代表調看了從當事人進入到離開派出所的全部視頻。視頻顯示不存在孫世華被毆打和羞辱的情況。警方相關負責人表示,當事民警在工作中存在態度生硬、行為和語言有失文明的問題。目前,警方已責成當事民警深刻反省,並對其進行批評教育。警方將繼續與律協等相關部門保持密切溝通。」

    「自稱遭碰瓷執法」律師堅稱受辱 不滿警方通報將起訴

    相比上一次通報,此次通報承認民警有不當行為,但仍然否認有毆打和羞辱,而且強調已經查看了全部視頻。記者再次和孫世華律師的丈夫取得了聯繫,他對新的通報仍然表示強烈的不認同:「很顯然這個是廣州律協和公安經過商量,發的這樣的一個。措辭基本一樣但是有一點不同,律協通報稱暫未發現有侮辱毆打的情況存在,而廣州公安斬釘截鐵地說沒有毆打和侮辱。」

    孫世華律師的丈夫還向記者提供了一份孫世華女士的最新聲明,擬向全國徵集勇敢律師代理此案。在其中還提出了訴求,一、在向我本人及社會公開案發現場錄音錄像證據之前,請廣州警方全體迴避本案,不再自任裁判。二、呼籲省級紀檢監察、檢察、人大等第三方部門依法主動介入本案,徹查荔灣區華林派出所所有涉案警察及其幕後保護傘的犯罪問題。

    專家討論:視頻全程應否向社會公開?

    那麼,事情發酵至今,律師的維權舉動是否合規?輿論聚焦的監控視頻,又是否應該向公眾公開呢?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瑞華認為,到目前為止,陳世華的所進行的步驟都是符合規定的:「她這個目前進行的步驟呢應該說是都是符合規定的。因為律師協會是一個維護律師的權益的一個組織。律師認為自己的權益受到侵害了,他向律師協會提出來,律師協會向公安局去交涉,這個程序是對的,是符合律師法的規定。至於視頻,我個人認為律師自己講她到派出所去受到了侮辱,因為本人表述有脫衣檢查的這樣一些情節,如果是這樣一個情況,那麼視頻是不能向社會公開,因為涉及到她的隱私。她要求公開的依據是有一個《信息公開條例》,國務院制定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根據這個條例她要求公開,但是條例也規定涉及個人隱私的不能向社會公開的。」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教授洪道德則認為,向社會公布視頻沒有法律依據,他建議通過訴訟程序解決問題:「現在這種方式顯然不太能夠解決問題。公安機關那邊已經把視頻給了律協組織,我認為已經到這了,讓公安機關往社會公布沒有法律依據。將來你說呼聲再高,會不會公安機關扛不住,最後向社會公布呢?我認為這種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正是因為這種要求並沒有依據。你說公安機關應該自證清白,那麼問題是在他們看來沒有什麼清白需要自證,清白就是客觀存在不需要證明。受害人這一方的說法又僅僅是說法而已沒有拿出根據來,那麼這個很明顯就會陷入隔空喊話,打口水仗。那麼我覺得既然受害者一方是律師,那麼就應該拿起法律的武器,把這個事情徹底查清楚。所以我個人建議走訴訟程序,這是最簡單也最有效的一個辦法。」

    如前文所述,當事律師一方已經開始徵集代理律師。在採訪中,陳世華的丈夫也向中國之聲明確表示,會儘快起訴廣州市荔灣區公安分局:「孫世華在這之前已經向荔灣區分局提出了信息公開的申請,要求公開視頻,要求公開所有的現場監控視頻,要求公開所有涉案警察的姓名、身份等等,都已經採取了行動。而且我們會儘快起訴荔灣區公安分局。」

    (原標題《「自稱遭碰瓷執法」律師不滿警方最新通報:堅稱受羞辱 將儘快起訴》。編輯徐婷)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