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人為扶持的牛市通常會怎樣?

    10月19日高層講話,當天上證上漲超過2個百分點。周末一行兩會聯合各部委紛紛出台了針對股權質押的解決辦法,周一大盤動力十足,漲幅一度超過4%。很快,一個段子在朋友圈傳開:「剛出ICU,就進夜總會」。

    中午與幾家機構聊了下體會,今天這波行情應該是大機構相應號召帶起來的,其間不免有些小機構趁機跑路。股指期貨也沒起來,作為中小機構,難免有些顧慮。這波行情能持續幾天?即便假設有牛必有熊,將來回落速度又如何?

    擔心總是有的,我翻出了兩年前一位老師講解的幾次股災,歷史的教訓是,人為扶持的牛市往往存在較大風險。當然,這兩天雖然漲的凶,但也稱不上牛市。還是希望能順順利利搭個順風車,年前火一把。

    人為扶持的牛市通常會怎樣?

    講稿如下:

    第一次519行情的來龍去脈

    東南亞金融危機,中國面臨國有企業困境,大量員工下崗。而美國一片欣欣向榮,和中國形成了強烈對比。當時有人認為美國的繁榮有華爾街的支持,所以提出中國也應該提振股市,用股市來振興中國經濟。

    方法很簡單,就是讓各種資金入市(三類企業:國有企業、國有控股企業和上市公司),同時發展公募基金,擴大證券投資基金試點,解決證券公司合法融資渠道問題。

    所以從1999年5月19日一直到2001年結束,中國股市上漲幅度超過100%。為什麼會在2001年結束呢?

    2001年,財經雜誌刊登了很多披露股市黑幕的文章。別的媒體不敢做,而財經雜誌的原班人馬是以80年代末「聯辦」構成,先有聯辦,後有證監會。當時媒體頻繁揭露股市弊端,成了風向標。

    另一方面,2001年要加入WTO,在加入之前要先把自己的市場規範好,而當時的市場估值超過了60倍市盈率。在各因素作用下,牛市終結於2001年末,這次結束屬於「人造流失」,既然是人造流失,就意味着要以危險方式收尾,很多公司破產清算。

    第二輪519行情:

    2009年以後,中國的影子銀行快速增長,信貸迅速攀升,槓桿高企。

    非金融企業的債務率居高不下,當時有專家建議提振股市,可以提高企業資本金。2014年5月9日發布《新國九條》,幾乎成了牛市的動員令。

    大家應該記得,2005年到2007年中國股市迎來了最大的一輪牛市,就是老國九條帶動的,所以面對2014年的新國九條,很可能意味着新一輪牛市的開啟。

    2014年以後,修改了融資融券的入市門檻,以前是不足50萬不能申請融資融券,後來「造市心切」,取消了50萬門檻的限制。門檻一放低,老百姓進來了,越沒錢的人越敢加槓桿。與融資融券相配套的是「場外配資」的發展,場外配資的比例槓桿,一般是1:5至1:10。

    2014年8月31日至9月2日,新華社連發8篇系列述評聚焦股市。2015年清明節之後,再發8篇評論。這個原來的國九條非常像,都是牛市要啟動的先兆。

    2015年市場被沖昏了頭腦,「4000點是牛市的起點」,市場普遍認為牛市會繼續。

    經驗表明,在人為操縱下,股市會在短時間內瘋長,但崩盤的時候也非常悲慘。台灣當年有一次崩盤,既有場內融資,也有場外配資,和大陸的當時的心態完全一樣。

    2015年7-9月份,個人投資者總數增加了500萬,但50萬以上的投資者數量被腰斬,減少了164萬戶,與機構投資和情況有較大差異,估計與兩融爆倉有關。

    為什麼人為扶持的牛市一般會導致系統性風險呢?

    維繫股市正常運行的一般規則是風險與收益對稱,高風險對應着高收益。

    如果人為給股市背書,就破壞了這個最基本的原則,風險與收益不在對稱。投資者可以享受高收益而不需要承擔高風險,結果必將是全社會資金瘋狂入市。

    「瘋狂對於個人來說是例外,對群體來說是常態」——尼采

    好就好在,今日的大漲,與過往人為創造的牛市不同,是對前期過於悲觀的修復。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如今金融市場的監管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控制風險的能力,歷史經驗固然重要,但不能用老眼光看待新發展。

    正如筆者前面所說,希望能安安穩穩地搭上這班順風車,年前搏一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