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東陽光藥(1558.HK),因為擁有一款抗流感「神藥」市值一度突破200億港元,被視作港股醫藥板塊的「現金奶牛」。但利潤翻倍增長和入選港股通的重大利好,在最近幾個月都沒有能阻止股價的大幅下挫、跑輸恆指。

    8月份,公司披露了業績翻倍增長的中期業績公告並獲選為恒生指數系列多個成分股。9月份,公司發布了完整的中期報告同時獲得納入深港通的港股通股票名單。

    然而,今年下半年至今,股價下跌了超過20%,跑輸恆指接近10個百分點。當前,公司PE僅13倍,在醫藥板塊中的估值水平並不算高。

    東陽光藥怎麼了?是被錯殺,還是強勁的增長真的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抗流感神藥成就百億市值

    東陽光藥2015年底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最近幾年公司的營收與凈利潤持續增長。

    以半年度業績觀察:營收從2015上半年的3.83億上升到今年的14.82億,複合增速達到56.99%。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實現這一高增長的核心因素就是公司抗流感藥物「可威」的銷售在最近兩年出現爆髮式的增長。

    從某種意義上說,可威的成長史就是大半個東陽光藥的發展史。根據公司年報數據,可威的銷售額從2015年的4.54億上升到2017年的14.01億,年複合增速達到了75.67%,銷售占比更是從65.51%上升到了最新的91.36%。以下是根據公司財報數據整理的可威銷售額占比情況: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可威成為「爆款」經歷了漫長甚至曲折的過程。

    時間回到1999年,由國際醫藥巨頭羅氏研發的抗流感藥物奧司他韋(商品名「達菲」)獲FDA批准上市,2002年進入中國市場。

    2005年全球爆發H5N1禽流感,達菲供不應求,於是很多國家便要求行使強制許可權,施壓羅氏授權本土企業生產來滿足市場需求。在這一背景下,上海中西三維和東陽光藥兩家公司獲得生產授權,產品分別命名為「奧爾菲」和「可威」。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在獲得了奧司他韋的生產許可後,公司沒有停止研發的腳步。2008年,公司推出了市場唯一的磷酸奧司他韋的顆粒劑型,從而使公司能夠進入兒科用藥的廣闊市場。

    但故事並沒有一路往好的方向發展,由於受到價格、市場認知等因素影響,奧司他韋在中國始終不能放量,除了2009年受H1NI影響大爆發以外,公司該產品每年的銷售額只有幾百萬。

    於是,東陽光藥便於2013年開始進行銷售變革,把原來的代理模式變更為自營模式,希望通過學術營銷來進行推廣。這一變革的效果立竿見影,當年公司就占據了中國磷酸奧司他韋的最大份額。

    自此以後,市場開始爆發。公司憑藉銷售改革、劑型以及價格優勢,可威的年銷售額從2012年的900萬上升到2017年上半年的14.01億。2018年初流感爆發,可威更是在上半年就銷售了13.54億。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除了抗病毒領域,公司還布局了內分泌及代謝、心腦血管等領域,主要產品包括爾同舒、歐美寧、欣海寧等,但是目前這幾大產品的銷售額都只有千萬級別,與可威相差較大。

    2018年一季度,東陽光藥股價一度突破50港元,比2015年底15港元的IPO發行價,飆漲超過200%,總市值也一度突破200億港元。

    壓力:可威面臨更激烈的競爭

    雖然銷售一片大好,但隨着達菲的核心專利已於2017年到期,可威在未來幾年可能會面臨其他仿製藥更為激烈的競爭。

    與此同時,新型作用機制的流感藥物也在大力研發中,未來也可能會對奧司他韋形成很大的衝擊。這些藥物包括美國福泰製藥研發的Pimodivir(目前處於三期臨床)、日本有鹽野義製藥公司研發的Xofluza(已經獲批)以及國內眾生藥業研發的ZSP1273。其中,眾生藥業的創新藥ZSP1273臨床前研究表明具有很強的體外廣譜抗甲流病毒活性,對多種甲流病毒的抑制能力明顯優於同靶點化合物以及神經氨酸酶抑制劑奧司他韋。而且,ZSP1273對奧司他韋耐藥的病毒株及高致病性禽流感均具有很強的抑制作用。目前,該藥已經進入一期臨床。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數據來源: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信息公示平台

    變數:新管線能否產生新爆款

    醫藥公司的價值不僅取決於老的爆款藥,更取決於新管線能否產生新的爆款。

    面對未來仿製藥以及新靶點藥物的衝擊,雖然公司的顆粒劑型專利要到2026年才會到期,但公司提前開始了新增長點的布局。歸納來說,公司採取了兩個策略,即對外收購及自主研發並舉。

    2015年,公司與控股股東達成戰略合作,獲得控股股東旗下醫藥研究院研發成果的優先購買權。

    2018年7月,公司公告擬以人民幣5.05億元從廣東東陽光藥收購克拉黴素緩釋片、克拉黴素片、左氧氟沙星片、莫西沙星片、奧美沙坦酯片以及艾司奧美拉唑腸溶膠囊6個品種的技術訣竅、生產以及上市批文的擁有權和銷售權。值得注意的是,6個產品均以「製劑出口」的名義進入優先審評通道,有望加速獲得批文。更為有利的是,根據一致性評價的規定,歐美日上市的同生產線生產的口服製劑申報國內一致性評價可以免除臨床試驗直接上市,可能將使公司獲得在招標、醫保等方面的優勢。興證國際的研報對相關產品進行了梳理,結合公司公告,整理如下表: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新的研發管線方面,公司主要布局了抗病毒領域的丙肝治療以及內分泌代謝類疾病領域的胰島素藥物。

    磷酸依米他韋與伏拉瑞韋都是1.1類新藥,屬於新型丙肝療法——直接抗病毒藥物(DAA)。該療法2017年才在國內獲批商業化,基於其顯示出的良好治療效果,未來空間廣闊。

    東陽光藥:入選港股通仍跑輸恆指,抗流感神藥是否到強弩之末?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

    研究資料顯示:中國是糖尿病人口大國,有1億多的糖尿病患者,胰島素作為用量最大的糖尿病藥物,市場空間廣闊。公司目前臨床進展較快的是二代胰島素,主要用於基層,而更為先進的三代胰島素則需要在2020年以後才能逐步上市。

    但是,巨大的機會相應而來的就是激烈的競爭,其中不僅有國際巨頭諾和諾德、禮來,還有國內專注於糖尿病領域的通化東寶、甘李藥業以及聯邦製藥等。東陽光藥是否能夠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拿下足夠的市場份額,仍是未知數。

    黑石認購可轉債原董事精準操作

    2018年8月,公司披露黑石將認購公司價值達4億美金的可轉債,債券年利息為3%,未來可按每股38港元的初始轉換價格轉股。公司將把募投資金用於收購藥品和其他製藥產品(包括原料藥)、生產設施資本支出、擴大銷售以及分銷網絡等。儘管轉股價並不算高,但這多少被市場解讀為帶有利好色彩。

    但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原非執行董事毛傑先生在此輪下跌中踩點精準。交易所披露的數據顯示,其在2017年底持有公司7500萬股,期間不斷通過持有淡倉對衝風險,到2018年2月時只剩下1125萬股。後來,隨着公司股價下跌,他又一路平掉淡倉,到2018年8月其持倉已經達到7706萬股,超過去年底的持倉數量。

    可威能否持續熱銷?新管線是否能夠產生新爆款?對東陽光藥而言,這比單純的市盈率,甚至短期漲跌幅更關鍵。

    本文作者:麵包財經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信息分享,不構成對任何人的任何投資建議。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