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正文

    孫正義背後的「自動駕駛帝國」

    你和我一樣都是冒險家,這是比爾·蓋茨對孫正義的評價。1994年,孫正義建立的軟銀。短短24年,他已經帶着軟銀打下了一個信息技術帝國。「如果一個人用了十幾米厚的資料來做事業選擇,如果一個人的目光看的總是幾十年甚至三百年後的事,想讓這樣的人徹底失敗,恐怕也難。」而孫正義正是這樣的人。

    互聯網花開正艷,而孫正義已經在瞄準幾十年後的物聯網時代。機器人、物聯網、人工智能是孫正義想要押寶的未來,他曾這樣描述:「到 2040 年,每個人平均將會擁有 1000 個聯網設備在身上。」屆時,從手機、汽車到日常用品,將全部與之鏈接,並產生大量數據。

    「時代太好,感覺睡覺都在浪費時間。」孫正義的言語間透漏着對未來的渴望,以及擁抱物聯網時代的熱情。而他也早已身體力行,加碼在人工智能、無人駕駛領域的投資。如今,孫正義背後的「自動駕駛帝國」正在悄然崛起...

    自動駕駛領域,創業難,投資更難。任何一位投資人都不想錯失這份蛋糕,但又怕一招不慎滿盤皆輸。孫正義正帶領着他的「不差錢」Vision Fund願景基金,瞄準自動駕駛產業鏈上下游的獨角獸,並蓄力建設一個「自動駕駛帝國」。

    孫正義的巨無霸基金——Vision Fund願景基金

    2016年成立的Vision Fund(願景基金)是全球規模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孫正義將Vision Fund定位於未來十年內「技術行業最大投資者」。願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總經理 Jeffrey Housenbold曾毫不避諱地說,Vision Fund的投資策略就是「製造王者」, 對於他們看準的公司和領域,會毫不猶豫地出手,每次出手就是1億美元以上的投資額。而且孫正義希望Vision Fund 每筆投資都能占到被投創業公司的 20%-40% 的股份,這個股份能讓孫正義同這些創業者共同決定企業的發展未來。有媒體稱,Vision Fund這一巨型基金的出現,很有可能會改寫美國西海岸硅谷主導的高科技產業的世界版圖。

    在這一筆又一筆的交易中,不難發現,「不差錢」的Vision Fund已經開始瘋狂布局自動駕駛。傳感器硬件廠商也罷,提供算法、開發芯片的科技公司也好,Vision Fund都沒有錯過。

    傳感器作為「眼睛」在自動駕駛汽車上發揮的作用越來越重要。自動駕駛企業在傳感器方案的選擇上也略有不同。以特斯拉為代表的造車公司,選擇性價比更高的「毫米波雷達+攝像頭」組合;Waymo、百度採用高成本的激光雷達方案,在精度方面略勝一籌。蘋果、Uber和Roadstar普遍選用多傳感器融合方案。目前行業人士普遍認為多傳感器融合將成為未來趨勢。

    Vision Fund在攝像頭和激光雷達上都有所布局,將目光瞄準了行業中的潛力企業Nauto。數天前獲得Vision Fund投資的Light則是精密攝像頭領域內的資深玩家,孫正義也欲將其技術帶進自動駕駛汽車上。固態激光雷達領域中的黑馬Innoviz也被軟銀看中。

    攝像頭初創公司Nauto

    孫正義的Vision Fund聯合風險投資公司Greylock Partners等投資者在去年7月對Nauto進行了一筆1.59億美元的投資。這家初創公司此前的投資者還包括寶馬、豐田、通用和保險公司Allianz。

    能吸引軟銀和諸多知名車企為其投資,Nauto一定有其不尋常之處。

    「讓一輛普通汽車變成特斯拉」正是Nauto在做的事情。無論是加州灣區來來往往的自動駕駛測試車,還是裝配Autopilot的特斯拉汽車,積累海量的里程數據成為汽車實現自動駕駛的必經之路。Nauto主要業務正是收集自動駕駛數據,並研發相關軟件,其後裝攝像頭產品可以將傳統汽車的駕駛行為轉換為更有價值的道路數據。

    Nauto通過一個可以收集和處理可視數據的後裝車載設備(裝載Nauto研發的高級計算機視覺處理軟件DashCam的記錄儀),檢測駕駛員眼睛來識別其是否在看手機、打盹,並加入對頭部和上半身監控來提高識別的準確度,通過數據分析來判斷駕駛員是否有危險駕駛行為,且提供安全的行車建議。這套設備上還有朝向車外的攝像頭,用來拍攝路況,將路況和司機的數據整合起來,可以記錄不同路況下司機如何操控汽車的整體數據。完整體系化的人、車、路三方面的數據,這是諸多自動駕駛玩家都迫切追求的。

    Nauto具有深度學習的後裝產品對於一些商業車隊和保險公司很有誘惑力。Nauto設備已經應用在舊金山Citywide Taxi車隊上,通過設備中的小型攝像頭可以探測到酒後駕駛和開車打手機等行為,並對司機進行提醒。這也將幫助車險公司去評估風險,預防欺詐,以及回饋高質量客戶。除去和商業車隊、保險公司合作,Nauto也發揮其自動駕駛數據收集優勢,聯合寶馬、豐田一起深耕無人駕駛汽車。

    精密攝像頭公司Light

    Vision Fund對Light的投資比較有意思,這家影像新創公司 Light 聯合創始人兼 CEO Dave Grannan 和孫正義見過三次面後,便贏得了Vision Fund的 1.21 億美元投資。Light因研發「密集而恐懼」的相機而被人熟知,但很多人難以想象它和自動駕駛汽車有什麼聯繫。在孫正義看來,Light可以視作激光雷達的潛在替代品。

    雖然表面上Vision Fund投資的是一家精密攝像頭公司,但背後確是孫正義自動駕駛布局的野心。

    攝像頭作為自動駕駛汽車的「眼睛」,孫正義告訴Grannan,Light攝像頭運營到自動駕駛上會產生最大的價值。這句話點醒了Grannan,也意味着Light即將進入自動駕駛領域。Light能用複雜的算法將不同攝像頭模組採集的圖像合併成一張高品質圖像,這張圖像還包含豐富的深度信息,而且產品更輕小、成本更低。

    固態激光雷達公司Innoviz

    身材輕小、成本低廉的固態激光雷達被認為是自動駕駛汽車量產不可或缺的傳感器之一,軟銀又怎會錯過。在固態激光雷達戰場上,從早期的進入者Velodyne,再到Quanergy和Luminar等,國內外現在已有數十家公司激光雷達公司,而2016年成立的以色列初創公司 Innoviz Technologies是一批黑馬。軟銀則領投了其B 輪融資。

    僅成立兩年,Innoviz已經簽下兩件大單,一是為寶馬即將推出的自動駕駛汽車提供固態激光雷達,二是與國內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經緯恆潤展開合作,將產品和技術推進中國市場。

    Innoviz推出的首款產品—高清晰度的固態激光雷達(HD-SSL)售價低於100美元,在體積上,長寬高都不超過5cm。去年5月,針對後裝市場的量產版 InnovizPro推出(供車廠、自動駕駛用於研發、測試),探測距離達到 150 米,尺寸為 18cm×8cm×8cm。針對前裝市場的量產版InnovizOne以達到車規級要求,可以進行高清晰度的三維掃描,具有每秒 600 萬像素的分辨率、測深精度低於 2 厘米、探測範圍為 200 米,尺寸為 5cm×5cm×5cm。目前InnovizOne 的零部件已經投入生產,Innoviz計劃於2019 年正式出貨。

    高精度地圖

    無人駕駛時代,高精度地圖是自動駕駛汽車必不可少的條件之一。屆時,地圖已經不再是單純的車載系統,它將用來指導無人車何去何從。Vision Fund在高精地圖上也有所布局,將目光瞄準了專為開發者提供開發工具及開放平台的地圖服務公司—Mapbox。

    高精度地圖Mapbox

    2017年10月,軟銀的Vision Fund牽頭向美國地圖服務提供商Mapbox投資了1.64億美元。外媒稱,軟銀對這家公司寄予厚望,是將其作為自動駕駛汽車發展的重要地圖軟件來看待的。拿下這輪融資後,Mapbox將會在車內導航以及自動駕駛方面進行更大的投入。

    Mapbox從做網頁地圖開始,注重開源應用,目前已經擁有來自200多個國家的開發者,平台註冊開發者已經超過100多萬,這對於一個技術平台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Mapbox推出了Mapbox Drive(SDK),通過眾包模式和車廠合作,將Mapbox Drive和相應的傳感器安裝到汽車上。這些汽車會上傳位置信息,來繪製世界地圖。在拿了軟銀的投資之後,Mapbox也在 AR、VR 地圖方面進行相關的研發。近日,Mapbox推出了全新的SDK,其可讓開發人員快速完成AR地圖,這項技術將直接應用於自動駕駛汽車中。這次動作意有與谷歌地圖進行競爭的勢頭。另外,特斯拉也選擇Mapbox來幫助其製作數字地圖。

    自動駕駛芯片

    2016年,軟銀以324億美元收購英國半導體知識產權提供商ARM的所有股份,這家公司的出貨量在2015年已經達到了150億片。隔年3月,軟銀集團將持有的ARM的24.99%股權以82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Vision Fund。緊接着,「芯片大佬」Nvidia也被招攬之軟銀旗下,後者收購了Nvidia價值40億美元的股份,持股4.9%。數月後,軟銀將其手中的4.9%的股份轉移給Vision Fund,Vision Fund也成為這家圖形芯片製造商的第四大股東。

    芯片大佬Nvidia

    Nvidia在自動駕駛領域的切入點主要在AI和機器學習領域,其GPU在通用計算領域幾乎沒有對手,是支持cnn算法的業內首選方案。

    黃仁勛口中「為自動駕駛行業帶來變革的端與端的平台」—Drive已經成型。這是一個全棧式的自動駕駛整體平台方案,包括ASIL-D OS(Drive OS)、深度學習(Drive PX)、計算機視覺 SDK (Driveworks SDK)及自動駕駛的應用 Drive AV。

    其中,Drive PX更新迭代,發展出針對不同級別自動駕駛汽車的計算機,包括Drive PX 2、Drive PX Xavier、DRIVE PX Pegasus。Drive PX系列專門為自動駕駛而生,整合了深度學習、傳感器融合和環繞立體視覺等技術,而基於 Drive PX 打造的自動駕駛軟件堆棧可以實時理解車輛周圍的情況,完成精確定位並規劃出最為安全高效的路徑。

    Drive PX:最早用於自動駕駛測試的超級計算機。

    Drive PX 2:單個處理器性能可實現 Level 2 到 Level 3 級別自動駕駛,多個Drive PX 2 的並行使用可實現 Level 4 到 Level 5 級別的自動駕駛。

    基於DRIVE PX2,Nvidia推出了面向量產化的版本DRIVE PX2 for AutoCruise、和DRIVE PX2 for AutoChauffeur,前者主要用於高速路段自動駕駛和高精地圖繪製,後者用於點到點、相對特定場景的自動駕駛。值得一提的是,在Tesla的量產車型上,使用的也是Drive PX2的一個定製版。

    Drive PX Xavier:單個處理器可實現 Level 4 到 Level 5 級別自動駕駛。全球首款自主機器處理器,這款「複雜的片上系統」可用於仿真、訓練和自動駕駛。Xavier 將於 2018 年第一季度向部分合作夥伴提供樣品,計劃在 2018 年第四季度推向市場。

    DRIVE PX Pegasus:專門針對L5無人駕駛出租車推出的面向量產化的超級計算機。Pegasus計算性能是320 terflops,能耗是500瓦。相比Xavier性能30 terflops,功耗30瓦,性能上至少提高了10倍,但功耗也上升了10倍。

    Nvidia是自動駕駛企業的「好夥伴」,有特斯拉、豐田、奧迪、沃爾沃這樣的汽車廠商,博世、采埃孚等一級供應商的支持。目前朋友圈已經擴大至300多個企業,它們並不都是汽車製造商,還包括地圖公司和激光雷達開發商等。僅Drive PX 平台,就已經有超過 100 家初創公司利用它開發自動駕駛軟件堆棧。

    半導體巨頭ARM

    ARM可以說是不生產芯片的芯片商,27歲的ARM公司通過提供IP在移動芯片市場上占據一席之地,包括蘋果和三星在內的品牌都在使用其芯片設計方案。不過,在自動駕駛大潮滾滾而來的新時代,ARM可不願意失了先機。

    Cortex-A、Cortex-R以及Cortex-M系列微控制器是ARM旗下三大產品線。另外ARM的Mali系列GPU、Project Trillium平台也對標自動駕駛汽車。

    Cotex-A負責ADAS、部分中控台、GPS、DCM(Data Communication Module),是強調運算的高性能處理器。去年發布的第一代DynamIQ處理器Cortex-A75和Cortex-A55將兩種不同功耗預算下的性能提升到了全新水平,會使自動駕駛技術獲得更高的安全級別和更快的反應速度。

    Cortex-R屬於嵌入式產品,負責車輛中的EPS、ABS、動力輸出、電池管理等需要高穩定性的物件。正式歸屬軟銀後,ARM推出了面向無人駕駛領域Cortex-R52的處理器,Cortex-R52基於全新的ARMv8-R架構,賦予了自動駕駛汽車強大的ECU計算能力和安全管理更複雜軟件棧的能力,可以保證自動駕駛車輛在超車、加速和剎車時就會變的更加安全。意法半導體已準備用它來打造高度集成的系統單晶片(SoC)以應用在汽車市場上。

    Cortex-M處理器協助安全氣囊、GPS、EPS等裝置,是小型低功耗的產品。

    Mali系列GPU專攻汽車圖像處理,2017年4月ARM發布了首款應用於自動駕駛領域的ISP(圖像信號處理器)—Mali-C71處理器,它能夠在極端條件下對圖像進行快速處理,已達到「車規級」要求。

    在今年年初,Arm發布了一款機器學習運算平台—Project Trillium,內含可高度擴充處理器的IP組合,提供強化的機器學習與神經網絡功能,未來Project Trillium將應用到自動駕駛領域。ARM還推出了業界首個通用安全框架—PSA,打造了一個經濟的、可升級擴展的通用安全框架。為了更好的解決自動駕駛汽車的M2M通信,Arm通過Kigen SIM技術將SIM卡集成進設備的處理器中,用戶可以實時從車內傳感器上獲取信息。

    Vision Fund投資下游(實際車型)科技廠商的腳步也是馬不停蹄,22.5億美元投資通用汽車GM Cruise在今年引起轟動。

    通用

    今年5月份,Vision Fund也向自動駕駛領域內的實力選手—通用汽車GM Cruise投資22.5億美元,軟銀計劃將這筆 22.5 億美元的注資分兩批投向GM Cruise,首筆 9 億美元的資金在交易完成時支付,剩餘的 13.5 億美元將在 Cruise Automation 的自動駕駛車輛真正大規模商業化落地時進行支付。屆時,Vision Fund將持有GM Cruise的19.6%股份。藉此,GM Cruise估值升至115億美元。

    雖不像Wayom、Uber、百度那樣高調,但GM Cruise的確是自動駕駛戲台上走得最快最好的。在2017年美國權威市場研究機構Navigant Research發布了《2017自動駕駛競爭力排行榜》中,GM Cruise位居首位。據DMV公布的2017年度的最新自動駕駛測試報告顯示,在去年的時間中,Cruise的路測里程達到了125000英里,人為干預頻次也快速下降至105/125000=0.84次/千英里,較去年的18.5次/千英里有了明顯的提升。GM Cruise的成績僅次於Waymo,位列第二。

    目前L2級別的super Cruise智能駕駛技術已經搭載至凱迪拉克CT6車型上,這也是第一個可以在高速路上完全放開雙手的自動駕駛系統。憑藉着大量的路測數據,GM Cruise也開始布局自動駕駛量產汽車,新一代的Cruise自動駕駛汽車取消掉了方向盤和剎車,已經達到L4級別。在準備開始量產自動駕駛汽車方面,GM Cruise顯然已經快人一步。Navigant Research也表示,這家汽車巨頭「很有可能在未來幾年成功實現高度自動駕駛的成功部署」。

    Brain Corporation

    還有一家做機器人自動導航技術開發的公司Brain Corporation,也獲得了Vision Fund和高通共1.41億美元的投資。Brain Corporation的主要業務是控制機器人來使用視覺線索和地標進行導航,讓機器人看到並避開人和障礙物,跟自動駕駛汽車的「最後一英里」,有異曲同工之處。

    總觀孫正義的「投資棋局」

    總觀Vision Fund的投資布局,從投資的企業來看,要麼是上下游,要麼是關鍵技術。就像SoftBank的投資人Lydia說的那樣,「我們投那些賽道的領導者,並不是從排名第一到第四的都投。」Vision Fund專門追求領域內有潛力的明日之子。Vision Fund獨特的科技投資方式,也讓許多競爭對手感到吃驚。

    除了投資行業內獨角獸,軟銀也在內部培育自己的自動駕駛團隊。2016年軟銀集團和Advanced Smart Mobility聯合成立SB Drive公司,研發自動駕駛公共汽車。今年7月,SB Drive和百度日本分公司達成合作。明年初,百度和金龍聯合汽車共同開發的10輛阿波龍迷你電動巴士將運往日本。SB Drive也計劃在2020年在羽田機場進行無人大巴的商用。

    Vision Fund加碼自動駕駛的腳步仍在繼續。據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爆料,Vision Fund或將向AI企業商湯科技投資約10億美元。但交易還未正式敲定,交易金額和方式很有可能會發生變化。但不可否定的是,專注於計算機視覺和深度學習技術的商湯科技公司,意在進軍自動駕駛領域。

    重點投資、自主研發,軟銀的自動駕駛布局越來越清晰。無人駕駛來臨之際,孫正義的」自動駕駛帝國「正在崛起...

    孫正義對未來的物聯網市場布局已久。在早期軟銀收購ARM時,孫正義就表示,收購 ARM 標誌着軟銀的轉型,從傳統的移動/互聯網行業轉型為 IOT,而軟銀的轉型正體現在Vision Fund上。如今Vision Fund的投資幾乎覆蓋了無人駕駛、虛擬現實、共享出行、物聯網等等多個前沿科技領域。值得一提的是,Vision Fund與尋常意義上的風險投資部門不同,像沙特公共投資基金這些外部投資人在進行股權投資時需提供大筆貸款,這些貸款將採用優先債的形式。目前在Vision Fund籌集完成的近1000億美元資金中,約有440億是以優先債的形式存在的,軟銀承諾給這部分優先債的年票息率是7%。這意味着,未來的12年的存續期中,軟銀需每年向債權人支付約30億美元的利息。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Vision Fund似乎是孫正義的一次豪賭,他篤定下一代信息革命已不遠,物聯網將是明日之子。就像十幾年前,孫正義看準小公司阿里巴巴的未來註定不一樣。

    如今,孫正義又放出豪言,之前成立1000億美元規模的願景基金只是開胃菜,軟銀集團未來幾年將會在科技領域募集投資8800億美元。而8800億美元將會採用新機制,每隔二至三年相繼成立「願景基金2號」、「3號」、「4號」來一步步擴大規模。近日,有外媒稱,軟銀集團正洽談募集二號科技投資基金,規模將超過此前推出的930億美元「軟銀願景基金」。

    當有人戲說他花錢太多時,這位60多歲的老人只是笑稱「現在的程度只是一個開始,未來5年甚至更久會依然以這種速度投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