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民間經典故事:家有「潮妻」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痴人聊古今

    鄭蘭和韓明結婚的第二年,韓媽媽就因車禍不幸失去了雙腿,韓明說給媽媽請個保姆,卻被鄭蘭攔住了,因為她剛失業,就主動要求自己在家照顧媽媽。鄭蘭害怕她在家悶得慌,每天接送她到社區老年俱樂部打麻將。寶寶出生後,鄭蘭更沒精力找工作了,整天圍着婆婆兒子和鍋台轉,不覺幾年過去了。

    韓明的事業如日中天,前年,他當上了公司副總,韓媽媽整日高興得嘴都合不上了,見人就夸媳婦孝順,兒子爭氣。

    這天,韓媽媽在打麻將,麻友李大媽拿閨女在外旅遊的照片給大家看,韓媽媽看了幾張,卻突然停下了,她凝視着照片背景後的一對男女,一言不發,李大媽見狀,湊過來看,然後吃驚地說:「這不是……」韓媽媽趕忙擺擺手說:「別說出去……」然後,請李大媽把照片送給她保管幾天,李大媽點頭答應了。

    中午,鄭蘭來接婆婆,韓媽媽板着臉,說自己屁股坐疼了,不想再坐輪椅回。鄭蘭說:「不想坐就不坐,我背你回家。」說完,背起她就走。回到家裡,鄭蘭累得滿身是汗,可韓媽媽卻不給她喘口氣的機會,又支使她下樓買米買菜,回來又讓她洗衣做飯,一刻都不得閒。就這樣,韓媽媽還是對她橫挑鼻子豎挑眼,令鄭蘭心裡很不愉快。

    鄭蘭覺得婆婆行為很反常,想她可能是打麻將輸了,過幾天,心情自然會好起來,可一連半個月,韓媽媽不但沒好,反而變本加厲,似乎對她都有點虐待了,鄭蘭很憋屈,就給在外出差的韓明打電話訴苦。

    韓明是個大孝子,叫她最好順着媽媽,否則,他回來不會饒她的。鄭蘭聽完,忍不住哭了起來。她每天精心伺候這一家人,還背婆婆去打麻將,可婆婆對她為什麼越來越苛刻?他韓明呢,更不問青紅皂白,就來個訓斥、威脅,這究竟為什麼啊?

    韓媽媽越來越過分了,她除了睡覺不找茬外,其他時間鄭蘭別想安寧,鄭蘭有氣撒不出來,鬱悶得快要死了。

    這天,鄭蘭送婆婆打麻將回來,見門口站着一個男人,忙問他找誰,男人拿着一封快遞,問清楚鄭蘭姓名後,叫她簽收。鄭蘭疑惑地打開快遞,見裡面有張消費卡,還有一張紙條:「親愛的老婆,鑒於你伺候老媽辛苦了,特送上愛妻卡一張,你可按照我紙條指導的內容去做,我過幾天就回來了,但願你的改變,帶給我最大的驚喜,韓明。」看到這些話,鄭蘭多天的委屈,煙消雲散。

    民間經典故事:家有「潮妻」

    她到了美容美髮廳,把丈夫勾畫的圖紙拿給理髮師看,理髮師看後笑了,直誇她老公很潮。什麼是潮,鄭蘭不懂,只是韓明讓做就做吧。理髮師根據她臉型,建議把她頭髮染成紅黃藍三色,鄭蘭一聽說:「這不行,跟忍者神龜一樣,叫我以後怎麼出門見人啊?」理髮師說:「好看呢,要不然你丈夫怎麼會讓你這樣做?」鄭蘭覺得有道理,就同意了,等一切弄好,理髮師和顧客都夸這髮型絕對潮。走到大街上,鄭蘭發現自己的回頭率簡直就是百分百,她不知道這些人是嘲笑她還是羨慕她,但做都做了,她也顧不得許多了。

    她又去商場購物。韓明讓她買貝雷帽、evisu牌短上衣、LEVS牌黑白相間條形中褲及Lotoco包及美國的dc鞋,鄭蘭一路問下來,這要好幾萬呢,她扭頭就走,剛走了幾步,她腦海里突然閃現出婆婆那猙獰的面孔,她咬咬牙,鐵了心說:「你對我不好,可你兒子向着我呢。」全部買好後,她卻沒膽量穿這身服裝去接婆婆。

    婆婆看到鄭蘭那三色烏龜爆炸頭,氣得臉色鐵青,也不坐輪椅,更不讓鄭蘭背,鄭蘭急得都快哭了,李大媽見狀,趴在韓媽媽耳朵上耳語了幾句,她才答應跟鄭蘭回家。回到家裡,鄭蘭想,婆婆該臭罵她了,嚇得大氣不敢出。吃完飯後,婆婆終於興師問罪了,她說:「把你剛買的那套行頭穿出來給我看看。」鄭蘭嚇了一跳,問婆婆怎麼知道她買衣服了,韓媽媽說:「早有人告訴我了,你以為能瞞過我這老婆子?」鄭蘭沒動,她就下命令似的催她。鄭蘭見拗不過婆,心說:怕什麼?是你兒子要我這麼做的。於是,她到卧室把新服裝穿上,出來讓婆婆看。

    她頭戴帽子,身穿短衣,褲子褲腰很短,露着小蠻腰。見婆婆都看呆了,鄭蘭嚇壞了,正準備進卧室去換,沒想到韓媽媽說:「明天穿着出去吧。」鄭蘭以為自己聽錯了,她又重複了一遍,鄭蘭這才重重地點點頭。心說:這要是我擅自做主把自己搞成這樣,你們母子還不把我吃了啊,唉!還是寵着兒子啊。

    鄭蘭好久才適應了這身潮裝,而她自從穿了這身潮裝後,顯得更漂亮性感,走在大街上,不時都有帥哥和她打招呼。

    韓明打電話說他就要回來了,鄭蘭趕緊拿愛妻卡去美容院做臉,化妝,然後,穿着潮裝,去車站接韓明。

    韓明打電話問她在哪裡等,鄭蘭說在潮人廣告牌前,韓明想了想說:「我從那裡經過時,見一位潮人在那裡站着,沒看到你啊?」鄭蘭咯咯笑着說:「那個人就是我,你再過來接我吧。」掛斷電話,鄭蘭等着丈夫深深的擁抱呢。

    韓明黑着臉走過來,生氣地把外衣披到她身上說:「一個月沒見,你怎麼變得這麼庸俗了?」鄭蘭吃驚地反問:「你說什麼?難道不是你讓我這樣做的嗎?」兩人爭吵着回到了家裡。

    民間經典故事:家有「潮妻」

    韓明問媽媽:「鄭蘭哪來的錢買潮裝?」韓媽媽說:「我哪知道,她說是你從香港給他寄的愛妻卡,還有裝扮潮人的一系列指導呢。」韓明說:「胡扯,我從沒給她寄過什麼愛妻卡。」韓媽媽陰陽怪氣地說:「這我就不知道了。」鄭蘭見狀,趕忙說:「媽,你現在怎麼這樣說?當初可是你鼓動我穿出去的啊。」「胡說,我什麼時間鼓動你穿這身衣服了,我瘋了我?」

    面對韓明的責罵,婆婆的煽風點火,鄭蘭頓時氣憤得大哭起來,說他們即便看不起她這個家庭主婦,即便想合夥把她趕出家門,也不要用這下三濫的手段來對付她。

    韓媽媽聽了,氣得渾身發抖,指着鄭蘭剛要說什麼,卻身子一歪倒了下去。韓明嚇壞了,吩咐鄭蘭趕緊打120,然後,背起媽媽下樓,但他只背了一樓,就累得氣喘吁吁,鄭蘭見狀,讓韓明把婆婆放到她背上,然後飛奔着朝樓下跑去,那身潮裝早沒了模樣。

    到了樓下,韓媽媽突然清醒過來,她死活鬧着不去醫院了,韓明無奈,只好把120打發走了。韓媽媽要韓明把她背回家,韓明只爬了一屋樓,就又爬不動了,鄭蘭說:「我來背吧?」韓媽媽生氣地說:「走開,誰要你背!」鄭蘭氣得捂住臉先跑回了家,她準備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回娘家去。

    韓明背着母親,走走歇歇,鄭蘭只要三分鐘的事兒,他竟用了二十分鐘,好不容易把母親背到家裡,他累得趴在沙發上再也動不了了。

    這時,鄭蘭拿着東西要走,韓媽媽喊道:「孬種,趕快把你媳婦攔下來,我今天倒要你們辯辯,究竟是誰對不起誰。」

    韓明攔住鄭蘭,韓媽媽對鄭蘭說:「你把愛妻卡拿出來,我也拿出一張東西給你們看。」鄭蘭說:「我為什麼要拿給你?這卡既然不是韓明給的,那我也不知道是誰給的。」韓明氣憤地說:「這時候還扯謊呢?」

    「她沒扯謊,這張卡,是我以你的名義寄給她的,讓她變得這樣,也是我安排的。」韓媽媽說。「為什麼?」韓明和鄭蘭都異口同聲地問。

    韓媽媽從懷裡掏出一張照片,扔到韓明面前說:「我看你喜歡這樣的人嘛。」韓明撿起地上的照片一看,那張照片的背景上,他和一個打扮妖艷的女人,正摟抱着親吻呢。

    「今天我讓你感受下背人爬樓的滋味,不容易吧?她十多年就這樣堅持背我上下樓,既哄我開心,還要照顧孩子生活和學習,而你卻……你太讓我失望了,好女人要學壞很容易,一張卡就夠了,你這是逼她走這條路。」韓媽媽說着流出了眼淚。

    鄭蘭感動得哭了:「媽,我知道你這是對我好,可前些天,你為什麼對我那麼苛刻?」韓媽媽說:「我不對你狠,你能賭氣買這身高檔新潮的衣服嗎?」說完婆媳倆抱在一起痛哭起來。

    還有些暈乎的韓明,好似清醒了一般,撲通一聲跪下道:「媽,鄭蘭,我錯了……」(完)

    民間經典故事:家有「潮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