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寵物 / 正文

    聚焦|「史上最嚴遛狗規定」出台,有爭議但也是進步

    聚焦|「史上最嚴遛狗規定」出台,有爭議但也是進步
    聚焦|「史上最嚴遛狗規定」出台,有爭議但也是進步

    近日,雲南文山市發布了一則關於加強市區犬類管理的通告,被網友稱為「史上最嚴遛狗規定」。通告稱,在文山市區7時至22時禁止遛犬;攜犬乘坐電梯時,應當將犬裝入犬袋、犬籠,或者懷抱、戴嘴套等規定,引髮網友爭論。

    此規定一出,叫好聲和批評聲都同時在網上得到表達。儘管這一規定被批評為搞「一刀切」,但是相比於過去對養狗管理的無作為或作為少而言,還是有了很大的進步。如果能進一步探討、細化和修正,有望獲得人與人(養狗人與不養狗人)、人與狗比較和諧相處的局面。

    中國的狗患本質上是人與人的矛盾,這個矛盾的加劇又在很大程度上與管理不善或鮮有認真的管理有關。對文山市出台的這一犬類管理,其實主要的批評點還在於,如果違反規定中的條款,是否能得到強制執行。如果沒有強制執行力,則等同於紙上談兵,不僅於事無補,反而會失去管理的威信。

    對此,文山市管理部門的回應是,這是一份通告,的確不是強制性的法律法規,也沒有具體的懲罰措施,而是以勸導教育為主。雖說沒有強制性,但該市也賦予了執法人員的勸阻權力,城管人員可以對養狗者進行勸阻。當一個人不按規定遛狗和攜犬進入公共場所違規時,城管的當面勸阻實際上也具有輕微的強制性執法。

    一則是,在勸阻和要求養狗人按規定辦事時,至少起到了警示作用和防範作用。如果養狗人聽從勸阻,客觀上也降低了人狗矛盾,因為減少了狗嚇唬人、咬人、傷人的機會。其次,當面勸阻養狗人對於好面子的國人來說也是一種強制執行力,讓養狗者和他人明白,這種違反規定的做法有違人狗和諧相處的原則,也不利於創造和諧社會,同時也會讓養狗者臉上無光,至少會收斂一些自己的行為並約束狗,不要影響到他人。

    從這個意義來看,勸阻的力量也不容忽視。實際情況是,文山市在出台這個通知之前,上下班時間遛狗的人多,影響市民鍛煉、上下班。但是,通知發布後,養犬人的行為有了改進和收斂,白天在街道或小區幾乎看不到有人遛狗,市民在規定時間遛狗也都會給寵物佩戴狗繩。

    此外,城管隊員每天勸誡違規養犬人的數量也從10多人下降到目前的四五個。以前城管局一天能接到兩三個投訴電話。但通告出來後,目前還沒接到投訴電話。也就是說,即便算不上強制執行,有人勸阻的規定也是管用的。

    具有微弱強制性的勸告同樣要比沒有管理或放任管理要好。當放任狗患而釀成狗咬人、傷人和致人患狂犬病而死亡之時,又會形成一個地方大規模的打狗滅狗行動,招致更多的矛盾和群體對立。而且,這樣的行為只是在表面上讓人看到了打狗的殘忍甚至血腥,而沒有看到狗咬人、傷人的危害,以及在人們心靈留下的創傷,甚至造成精神疾病。

    其中,最顯著的是對狂犬病的過度恐懼,產生恐狂症,嚴重者可影響自身和家庭的生活質量,甚至產生自殺傾向。狂犬病專家嚴家新估計,中國的恐狂症患者人數至少有數十萬,占世界第一位。

    儘管恐狂症是因對狂犬病的認知發生誤解,產生強烈恐懼感,常伴隨焦慮、強迫、抑鬱等多種心理症狀和行為異常的心理障礙,也可同時伴有與狂犬病相似的軀體症狀,但是,遭受狗的攻擊和咬傷,以及中國的很多狗都不注射狂犬病疫苗,甚至還有一些假疫苗造成人被狗咬後同樣患狂犬病等,是最大的原因。

    不守,正如批評者所指出的一樣,如果養狗規定沒有強制性,如對違犯者進行罰款、沒收犬只等,也同樣處理不好狗患。這當然不是文山市一個地方的問題,而是全國性的弊病。實際上,中國每個地方政府都發布了養狗規定,而且其中一些規定相當細緻,如果能強制執行,就不可能讓中國的狗患在今天釀成重大的社會問題。

    各地的養狗規定都有一條,養狗者必須為狗注射犬用狂犬病疫苗,飼養動物的單位和個人未依法履行動物疫病強制免疫義務的,由動物衛生監督機構給予警告,責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由動物衛生監督機構代作處理,所需處理費用由違法行為人承擔,可以處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罰款。

    但是,動物衛生監督機構是否能強制執行這樣的規定,就像交通違法一樣,交管局有檢查權、執行權。在養狗的管理上,至少涉及多個執法部門,就有可能造成三個和尚沒水喝的結果。因此有必要賦予一個部門,如城管的主要執法權,在街上巡邏,凡遇上遛狗者檢查其動物檢疫證,如果沒有就可以強制執法。

    至於對狗的糞便清理、戴籠套、乘坐交通工具、束犬鏈等,同樣需要具體的檢查者和執法者。對於遛狗時間的一刀切問題,當然首先是在某一時間段造成了尖銳的人狗矛盾,甚至狗咬人,才促使文山市出台了「最嚴遛狗令」,而且這樣的規定也降低了寵物傷人幾率,讓清潔人員能在固定的時間裡對寵物糞便進行統一清理。

    不過,這樣的規定當然也不利於一些養狗者,對此管理部門也做出了積極回應。條例的合理性可進行探討,需通過相關程序進行修改。既如此,希望修改版的養狗規定能為多數不養狗者和養狗者都能接受,讓文明養狗在中國成為一種基本的行為方式。

    聚焦|「史上最嚴遛狗規定」出台,有爭議但也是進步

    製作團隊

    編審丨周宏彩

    校對丨孫澤月 李楠

    編輯丨王碩峰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