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正文

    特大煤礦武裝搶劫案,一場刑警與罪犯的較量

    根據真實大案改編輯的影視作品還是比較多的,如之前我們介紹過的《驚天大劫案》《插翅難逃》等等。

    《犯罪升級》是一部18集電視紀實片,該劇根據90年代在東北煤礦的震驚全國的特大武裝劫案(1995年鶴崗1.28大案)改編而成,是一部關於刑警與罪犯在更高智商、更高級別上進行的一場生死較量的電視劇。它不同於以往那些通過刑警的家庭、婚姻、子女問題……來展開故事的作品,而是把所有的空間和鏡頭集中在案件偵破的過程中。

    今天的大案故事正是鶴崗「1.28大案」

    今天大案的主人公不是一個人

    姓名:孫海波

    性別:男

    孫海波是團伙「總策劃」。他性格沉穩,城府很深。

    姓名:閆文宇

    性別:男

    閆文宇是團伙中的「軍師」,性格開朗,愛看書和電影,善於研究作戰計劃。平日對犯罪紀實、法制案例等書頗感興趣。

    姓名:田原

    性別:男

    姓名:田雨

    性別:男

    田原、田雨是兄弟關係,兄弟二人性格暴躁,特別是哥哥田原,十幾歲時便被公安機關處理過。作為槍手,兄弟二人行事果斷、手段殘忍,在團伙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四歹徒為錢走在了一起

    1990年12月19日晚,孫海波、田原為了犯案作準備——搞到一把槍,於是二人開始琢磨如何能搞到槍,二人通過精心策劃,將當地一派出所民警高某殺害,把第一把槍搞到了手。

    手裡有了槍,孫海波和田原開始放肆起來,1991年1月25日,二人持槍搶劫了小金鶴儲蓄所。但因當時儲蓄所工作人員奮力反抗並報了警,搶劫未能得逞,眼看警方就要趕到,二人倉惶逃跑。

    就在案發當晚對儲蓄所現場勘查,孫海波、田原被列為了嫌疑人,警方還將二人傳喚到公安機關審訊,但狡猾的兩人編造了不在場證據。在隨後的辨認過程中,由於二人都曾回家換過衣服,再加上辨認人受到了驚嚇,並不能完全認定是這二人所為,兩人最終未被認定為搶劫犯,就這樣孫、田二人瞞天過海,只在法網邊緣兜了個圈......

    成功逃脫法律制裁的孫、田二人野心、膽子迅速膨脹。

    1992年12月4日,孫、田二人又找到了「軍師」閆文宇,三人經過簡單謀劃,三人搶劫了當地一煤礦18萬元的工資款。

    這次搶劫成功後,孫海波就對同夥表示:「這次成功說明只要咱們策劃到位,就沒什麼難的。」我們應該再干一票更大的!

    確定要再干票更大的後,田原將親弟弟田雨拉入伙,四人組成了一個犯罪團伙,開始精心策劃一起更大的案件。

    精心策劃的大案

    作為在礦區長大的孩子,孫海波四人十分清楚,每年春節前,都會有巨額的礦工工資款存放在礦上,四人商定後選定了礦工較多,工資數額巨大的南山礦作為下手目標。

    1994年9月,他們便開始精心策劃、反覆密謀。為了製造不在場證據,1994年10月,田原以去韓國打工為由,淡出了親友的視線,搬進了事先租好的一處平房裡。兩個月後,平日裡靠賣白條雞為生的孫海波以外出做買賣為名,也搬進了出租房隱蔽起來。沒過多久,田雨也不聲不響地住了進去,三名狂徒隱身在出租屋裡,伺機對南山礦的工資巨款下手。

    犯罪團伙中,擔任軍師的閆文宇並沒有住進出租屋,他憑藉在南山礦水電科工作的便利,承擔了一項重要的任務—在礦區當「卧底」,繪製南山礦礦區地圖,並詳細掌握保衛科樓內各房間的結構。

    當這一切都準備的差不多時,最後一個工具逃跑需要的車,還沒有準備好。於是1995年1月17日這天,四人一起打到了一輛出租車,當車開到僻靜地點時,他們對司機張某下了手,但四人沒想到,張某在被擊打頭部後,拚命反抗,帶傷跳車逃走。

    四人商量後,擔心留了活口會暴露身份,果斷放棄了當天的搶劫計劃,將車開到郊區後,棄車逃跑。

    在平靜一個多星期後,四人終於動手了。

    男扮女裝搶劫殺人

    因為臨近大年,時而已能聽到「劈啪」響起的爆竹聲。

    1995年1月28日,傍晚18時50分許,一輛車牌號為「91409」的「北京212」吉普車駛進南山礦大院,在北樓總務科台階前停住。又過了幾分鐘,吉普車又悄悄地開到礦保衛科門前。車停穩後,從車上閃出4個人影。孫田等四人下車以後沒有做任何停留,而是立即分成兩組直奔目標。

    經警隊長趙成遠身攜「五四式」手槍坐在劉東生旁邊,經警毛成才、杜文軍坐在他對面一起看準備看中央新聞時,門突然被拽開了,一個戴女式披肩假髮套的人站在門口。幾個經警還沒拉得及轉頭看看是誰,這個人端槍就是一陣亂射。

    幾槍打過去,經警杜文軍和趙成遠被當場擊倒。坐在後面的劉東生與毛成才見勢不妙,慌忙躲到辦公桌下。戴發套的人重新裝彈以後,上前幾步朝劉、毛二人身上又打了幾槍。獵槍威力很大,子彈穿透木質辦公桌,將兩人擊斃。4名經警全部倒在血泊里。

    更讓人沒想到的是,此時又有一個穿半截黑呢大衣的人閃身進屋,朝幾名已經非死即重傷的的經警補了數槍,前後總共只有十幾秒鐘,4名經警全部死亡。

    與此同時,走廊西頭的保衛科也響起槍聲。

    一個戴燙髮套的人率先端槍衝進會議室,接着衝進值班室。值班室只有一名保衛幹部在看報紙,當場就被一槍打死。

    接着,戴警帽的男子手持鋼珠槍進去補槍,並從保衛幹部屍體上搶到一支五四式手槍替換掉原來的武器。

    歹徒顯然經過多次踩點,對礦內情況非常熟悉。正常來說,10名值班經警都在這兩個值班室,2個歹徒只要堵住門,就可以把他們全部解決。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本來值班室還有另外4名經警,由於這4人當時都在與值班室相鄰的小倉庫里侃大山,僥倖躲過了第一輪掃射。

    而小倉庫地中央放着5個貼有封條的帆布袋,袋中裝着近百萬的現金,這正是兇犯們要搶奪的目標。

    當時鶴崗普通工人一年工資只有5000多元,這100萬元相當於現在的1000萬元了。

    在聽到經警隊和保衛科值班室響起槍聲後,小倉庫中的4人先後持槍沖了出去。結果,4人中的經警張永華,剛剛衝出倉庫就被歹徒開槍擊中。歹徒使用的小口徑步槍,中彈以後傷口不大,張永華還能帶傷還擊,一槍擊中了歹徒的臉部。這個歹徒大叫一聲,向後就倒。但張永華也被擊中要害,雖然傷口不大,隨後也因為失血性休剋死亡;保衛科長姜道生聽到槍聲以後,乘亂衝到了二樓,並跑進有人值班 的調度室打電話報案,並交代關燈;而另外2個經警陳學禮和張國明手持衝鋒鎗死守倉庫。

    此時歹徒們已經攻到小倉庫門口,開始用力砸門。外面砸一下門,手持「五六式」衝鋒鎗的張國明就向外打一槍。張國明當過兵,手中又是 支衝鋒鎗,使門外的兇犯有所顧忌。陳學禮朝門外喊話:「誰進來我就打死誰!」外面的歹徒見狀大喊:「我炸死你!」這時,門板被踹掉一塊,又被踹開一條縫。

    外面的兇犯往裡塞炸藥包,這是煤礦用的炸藥包,威力很大,一旦爆炸,倉庫裡面兩名經警都不可能活命。經警張國明見狀,立即一梭子打出去。歹徒聽到槍聲,急忙向傍邊躲避。緊接着,兩名經警用力將門頂住,頂門時剛好把炸藥的導火索夾斷,這樣一來歹徒就無法通過點火引爆炸藥了。

    就在警匪激烈槍戰期間,還有不明情況的人陸續走向值班室,結果都遭遇不幸。經警張治國這天夜裡沒班,吃過晚飯後,領着11歲的兒子到礦上洗澡。由於池塘新換水,兒 子怕燙,沒有洗成。張治國領着兒子想到辦公室去看電視,恰好一場激戰後樓里出現短暫間歇。毫無覺察的父子倆剛剛進入大樓,就被幾發子彈擊中,父子全部死亡。

    經警田利華當晚在主樓值班,到19時多點,覺得口渴,到北樓找水喝,結果也被一發子彈擊中頭部,死亡。

    經警宋師平離單位很近,晚上到礦上辦點小事,聽到北樓似乎有槍響,便摸進了樓里。剛進門就被兇犯一槍打倒在門斗里,接着又補了一槍。

    兇犯顯然是衝着5個帆布袋的錢來的,但由於保干陳學禮、張國明的頑強抵抗,炸藥包又被破壞,加之懼怕跑上二樓的姜道生報警,所以,不敢戀戰,在值班室里放了一把火後便匆 匆地退出了北樓。時間不長,樓里又傳出一聲轟響,原來是越燒越猛的火焰把廢棄的炸藥引爆了。樓道里滾滾濃煙,火舌從窗戶里噴吐出來。

    最先接到報案的是距南山礦最近的六號派出所。所長郝興庭和民警段經義在接到報案後,只用幾分鐘時間,就駕車來到了南山礦北樓。郝、段2人摸到了黑洞洞的 樓道里,先是發現一具屍體,後來又聽見樓西頭響了幾聲槍聲。後來分析,這幾槍應該是保衛科長姜道生從樓上朝下打的。兩人意識到情況嚴重,便迅速趕往南樓調 度室緊急向分局和市局匯報,同時要求調度員馬上掛「119」向消防隊求援。再次摸進北樓後,郝所長 高聲喊道:「裡面有人嗎?」片刻間,樓梯處有人應聲問:「誰?」「派出所的!」對方聽出了聲音:「老郝吧?我姜道生!」很快礦保衛科長姜道生便持槍從樓梯 上走下來。雙方談了幾句,姜便衝着小倉庫方向喊「國明?學禮?你們在嗎?」被濃煙嗆得咳嗽不止的張國明和陳學禮答應了一聲。「出來吧?」姜道生說。張、陳 2人手裡端着槍,咳嗽着走出小倉庫。當聽到工資錢還在時,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這時,門外由遠而近不斷傳來汽車的引擎聲,南山公安分局、市公安局和礦務局公安處的人員紛紛趕到。刺耳的警報器聲撕裂夜空呼嘯而至,消防隊的救火車也開進了南山礦大院。

    「1.28」槍聲驚動了中央,全力破案

    據案發只過了一個小時,在全市的大街小巷、各交通要道上,全副武裝的公安民警已上崗到位,開始了徹夜巡邏、堵截和清查。鶴崗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也趕到了現場。 市委書記、市長沉重指出,這是鶴崗歷史上前所未有過的大案,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迅速偵破。很快成立了以市委常委、副市長、礦務局黨委副書記為組長的「1.28」專案領導小組。同時成立了以市公安局局長為總指揮的破案指揮部。全市所有可能遇到匪徒突襲的單位都派出公安、保衛和保安人員嚴加防範。

    「1.28」槍聲驚動了公安部、中央政法委和省委、省政府。一道道要求迅速破案的指示很快傳達到省公安廳和鶴崗市公安局。

    1月29日16時20分,公安部副部長掛來電話指示:「請黑龍江公安機關務必加強指揮領導和破案力量,儘快破案。特別是不要讓槍支流入省外。」29日22時,省委書記批示:「請組織強力,儘快抓到罪犯。」

    省廳和鶴崗公安部門的精兵強將雲集南山礦,全力投入「1.28」大案的偵破戰役。

    經過現場勘察,歹徒使用的主要是獵槍。在1995年的東北,獵槍還是可以合法購買使用的。僅僅鶴崗一地,合法獵槍就有近千隻支,周邊幾個縣市的合法獵槍總數不下上萬把,所以從槍械追查歹徒幾乎不可能。

    至於另外幾支槍械,都是改造槍支,原材料都是隨處可以買到的,也無法追查。

    而刑偵專家經過對歹徒作案的手法分析,認為這些歹徒相當專業,動作嫻熟,槍法準確,分工明確,心理素質非常好,肯定不是初犯,而是慣犯。

    經過一番艱苦的摸、排、查,意見漸漸統一:在11號屍體上發現了破案的重要突破口。

    在清理出的11具屍體中,其餘10具都陸續對上號,只有第11號屍體燒毀最為嚴重,面部嚴重變形,最初懷疑是保干沈連軍,他當晚也是值班人員之一,18時40分左右曾請假回家吃藥。但很快就排除了,沈連軍當時並未在場。經過四輪層層排查,於2月5日下午,在指揮部召開的會上,宣布11號無名屍體為重大犯罪嫌疑人。

    後來,經過對11號屍體進行解剖發現,其頭部有彈道重合的痕跡,並形成這樣的意見:保干張永華一槍擊中了這名罪犯的右頰,但並未使其斃命,由於同夥們弄不走他,或者根本不想弄走他,就朝他臉上補槍滅口。一槍補在右頰,一槍補在左眼。這樣,又有了新的疑點:按說,再補一槍足以斃命,為什麼還要打第三槍呢?尤其是打在眼球上不合情理,除非那個罪犯左眼部有明顯特徵。

    與此同時,還針對11號屍體右側有顆樹脂膠假牙,成立了專案組,在全市進行了排查,最終確定罪犯就是本地人。這對於偵破此案,意義重大。

    因文身圖案,成功破案

    15日上午,「1.28」大案又有重大突破,再次勘驗11號屍體時,發現其左上臂有暗黑色文身圖案。文身照片很快加印出400張,當天中午即被分發到各分局、礦務局公安處和看守所、收審所、治安拘留所和勞教院。全市整部警察機器都高速運轉起來,破案指揮部下達了硬性任務,要求最遲於第二天晚上查明11號屍源。

    當天下午,收審所12監號的李保生看過文身照片後報告說:「我敢肯定這個人就是田原。」

    確定了屍源,這一下警方都興奮了起來,警方順藤摸瓜,破案形勢峰迴路轉。孫海波、閆文宇和田原的弟弟田雨很快便進入破案指揮部的視線,並先後被逮捕歸案。

    起初三人都審訊時都在狡辯都不說出真像。經過一輪一輪的審訊後,最終閆文宇那裡打開缺口。

    閆文宇供述說:「案子是我和孫海波、田原、田雨乾的。我們幾個里孫海波領頭。那天出租車是孫海波租的,司機被我們用槍打死,扔在汽校後面馬葫蘆里了……」

    很快,省廳、市局、南山分局的領導和警員找到了出租車司機的屍體。並在文化路附近的一棟樓的出租房裡找到了兇器。

    警方清點了一下:雙筒立管截短獵槍一支;五連發獵槍兩支;連發小口徑半自動步槍一支;鋼珠手槍一支,內有子彈, 外有外套,配子彈三發;雙管小口徑發令槍一支,槍內有子彈兩發,外有外套;「五四」式手槍三支,彈夾內子彈十八發;十二號加陵彈四十枚;瞄準鏡一具;日本 「三八」式刺刀一把;警徽一枚;槍簧六根;擊針兩個;槍零件六件;槍油三瓶;「五六」式彈連兩個,上有子彈二十三發;槍背革一條;獵槍探條一套;大象牌獵 槍底頭一盒;「五四」式手槍子彈十七發;無煙獵槍藥一筒;以及其它上百枚子彈和彈殼。

    這簡直就像一個小軍火庫。

    1995年3月2日,鶴崗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公開審理孫海波、閆文宇、田雨搶劫殺人案。1995年3月11日上午,在省高級人民法院召開的宣判執行大會結束後,3名罪犯立即被押赴刑場,執行槍決。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