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遭養父侵害,她拚命自救跑去報警,可母親卻跪着懇求她饒過養父!

    得到美人兒的心了!

    程富貴心花怒放,彎身,一隻手攬着程若曦的腰肢,一隻手摟着程若曦的肩膀,打算公主抱着程若曦。

    遭養父侵害,她拚命自救跑去報警,可母親卻跪着懇求她饒過養父!

    而程若曦趁着程富貴彎身之際,垂下眼眸,瞄準程富貴的最脆弱的地方,屈膝用力一頂,腦門子用力的撞了程富貴的眼眶一下。

    一股劇烈的疼痛從程富貴的最脆弱的地方瞬間傳遍他全身,頭也被程若曦撞得暈暈的,他的雙手下意識的放開程若曦的腰肢,身子跌倒在地面上,雙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那裡以此來減輕疼痛。

    程若曦立馬跑到房門口,手握住門把手,向下一按,房門被鎖上了。

    她用力的按着門把手,還是打不開門。

    此時的程富貴明白了程若曦剛剛是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假意跟他在一起。

    憤怒瞬間化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他憋了一口氣,強忍着疼痛從地面上站起身,一隻手捂着疼痛的部位,雙眸嗜血一般的眼神看着程若曦,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咬牙切齒的道,「臭丫頭!想跑?沒那麼容易!」

    程若曦放棄了房門,直接跑到窗口處,爬上窗台,就要往下跳的時候,腳被程富貴拽住了!

    程若曦的雙手扳着窗框,借着力道用力的向後狠狠的踹了程富貴的胸口處一腳。

    程富貴的胸口處一陣悶疼,大手一松放開程若曦的腳腕。

    程若曦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身子向下墜落的時候,她伸出手拽着身邊能夠穩住身子的物體,減輕了身子墜落的速度。

    樓下剛好是大排檔。

    遭養父侵害,她拚命自救跑去報警,可母親卻跪着懇求她饒過養父!

    程若曦的身子掉在大排檔支起的帳篷上面,順着帳篷的坡度滾了幾圈,掉在了地面上。

    疼痛傳遍她全身,頭也暈暈的。

    過路的行人嚇壞了,全都頓住腳步看着她,有的還拿出手機拍小視頻呢。

    程若曦求助的眼神看着圍觀的人,喃喃的張了張嘴,「報、警!」

    隨後,眼前一黑暈死過去。

    頭很疼。

    疼的程若曦不得不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呢。

    還好,她還活着。

    她轉過頭,便看到母親方淑華淚眼汪汪的跪在病床邊。

    她當時就蒙了,「媽,你這是幹什麼?」說話間,她下了床,腿有些疼,險些站不穩,幸好,她伸出手扶着床鋪,才站穩身子。

    「若曦,是媽不好,找了一個禽獸做你的養父,害得你差點被他給……。」淚水順着方淑華的眼角邊緩緩的流淌下來。

    母親如此的自責,還跪在她的面前,讓程若曦的心裏面很不好受,「媽,別自責,不是你的錯,是人渣太無恥了!」說着,她一隻手拽着方淑華的胳膊,「媽,你起來說話,起來說話啊。」

    方淑華沒動地方,「警察就在門口等着你醒來,做筆錄呢。」

    「正好,讓他們將程富貴那個人渣抓起來!我要告他,讓他身敗名裂坐大牢!」說完,她用力的攙扶着方淑華的胳膊,「媽,你站起來。」

    方淑華反手拽着程若曦的手腕,「若曦,不要告他!」

    程若曦很不解的眼神看着方淑華,「不要告他?」

    方淑華不敢看程若曦的眼睛,便垂下眼眸看着地面,小聲的道,「若曦,你爸爸他知道錯了,你原諒他這一次好不好?」

    爸爸?養父?那根本就是禽獸!

    程若曦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好看的眼眸直直的盯着方淑華布滿了皺紋的臉頰,「媽,你,剛剛說,說什麼?」

    方淑華仰着頭,乞求的眼神看着程若曦,「若曦,媽知道是你爸爸不對,可是他已經承認自己做錯了,他不好意思面對你,但他真心誠意的委託我跟你道歉。若曦,你看在媽媽的份上原諒他這一次好不好?」

    她沒聽錯。

    她的親媽在她差點被養父侵犯以後,要她原諒那個禽獸!

    程若曦的心涼了半截,幾近失望的眼神看着方淑華,「媽,我是你的親生女兒啊!程富貴那個禽獸想要侵犯我!你居然,居然,要我原諒他?」

    方淑華哭着說,「若曦,你養父對你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我也想讓他坐牢,受到懲罰!可是,若曦,他是家裡面的支柱啊!他若是坐牢,我和你弟弟怎麼辦?我們怎麼生活下去啊?你弟弟跟女友相處的很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你父親坐牢,誰拿錢給他結婚啊?若曦,求你了,看在我和你弟弟的份上,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原諒他這一次,好不好?」

    說完,她的手放開程若曦的胳膊,雙手支着地面衝程若曦磕頭,「若曦,我給你磕頭了,求你,原諒他這一次吧。」

    遭養父侵害,她拚命自救跑去報警,可母親卻跪着懇求她饒過養父!

    她的母親,為了給兒子娶媳婦,為了自己衣食無憂,居然給她磕頭,要她原諒養父,並且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程若曦的心徹底涼了,雙腿一軟,坐在病床邊,她傻傻的看着一個勁沖她磕頭的方淑華,冷聲的道,「別磕了,我答應你,不告他了。」

    方淑華欣喜萬分,站起身,坐在程若曦的身邊,雙手緊緊的握着程若曦的右手腕,「若曦,你真是媽的好女兒啊!」

    母親的手曾經無數次溫暖了她的手,可此時,程若曦卻感覺自己的手很涼。

    就如同她的心一樣。

    「我睏了,要睡覺。」程若曦從方淑華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背對着方淑華,躺在病床上,蓋上被子,閉上雙眼,睡覺。

    方淑華站起身,垂下眼眸看着程若曦蒼白的臉頰,「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回家做飯,想吃什麼,儘管開口。」

    程若曦的心情煩躁的很,「我不餓。我只想好好休息,請你離開。」說完,她將被子掀起來,蒙着自己的腦袋。

    女兒直截了當的趕她走,方淑華絲毫不覺得尷尬,「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走了哈,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哈。」

    房門關上那一刻,程若曦才將被子拿開,冷冷的望着頭頂的天花板。

    沒多久,警察進入病房做筆錄。

    程若曦謊稱墜樓事件是意外,自己擦玻璃的時候,沒能把住窗框,失足摔下樓。

    警察不疑有他,又問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問題,便離開。

    程若曦心情很糟糕,警察才走,她就離開病房,辦理出院手續。

    她拖着疼痛的右腳腕兒,一瘸一拐的沿着寬敞的大街向前走。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間覺得熟悉的街頭變得無比的陌生,濃濃的鄉土氣息刺激着她的鼻子……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