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當金融遇上消費:支持與監管的「紅白臉」

    當金融遇上消費:支持與監管的「紅白臉」

    2018年8月,銀保監會發布了《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做好信貸工作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通知》,提出積極發展消費金融,增強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

    「這是近幾年消費金融事業在我國發展的一個縮影。」 中國社科院金融法律與金融監管研究基地特邀研究員程雪軍在接受《瞭望東方周刊》採訪時說。

    眾所周知,過去10年,消費金融市場的火爆程度與日俱增,但與此同時,這一市場的徵信數據不完善、風控體系不健全等問題也相繼暴露。因此,「面對消費金融的發展,國家同時加強支持力度與監管力度的『紅白臉』做法將一直持續下去。」程雪軍對本刊記者表示。

    將「蛋糕」做大

    與發達國家已有百年發展歷史不同,中國消費金融行業在2009年才正式起步。

    當年,為了擺脫金融危機的影響,刺激消費、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原銀監會考慮設立消費金融公司,為家裝、教育、旅遊等新興消費需求提供金融支持,並於7月22日發布了《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

    2010年1~2月,北京、天津、上海和成都四地批准設立了首批4家試點公司,即中銀、北銀、錦程、捷信消費金融公司,其背後的主要股東分別是中國銀行、北京銀行、成都銀行和外企捷信集團。

    試點開始之初,「步子」並沒邁很大。根據《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金融機構作為消費金融公司主要出資人,要求最近1年年末總資產不低於600億元人民幣;而非金融企業作為消費金融公司主要出資人,要求最近1年營業收入不低於300億元人民幣。

    當時,絕大多數的非銀機構達不到這一門檻,無法獲得入場劵,只能通過謀求與大公司或者銀行的合作才能拿到牌照。因此,首批消費金融公司主要以銀行係為主。

    直到2013年國務院再次強調助推消費升級,提出擴大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範圍,鼓勵民間資本探索設立消費金融公司後,銀行系壟斷型的消費金融市場才被打破。

    2015年10月,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決定將消費金融公司試點向全國鋪開。與此同時,審批權下放到省級部門,鼓勵符合條件的民間資本、國內外銀行業機構和互聯網企業發起設立消費金融公司,實行「成熟一家,批准一家」。

    在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看來,中國消費金融市場正是在2015年以後才進入快速發展期。

    「電商、互聯網、移動支付的崛起才是關鍵。電商催生了更多消費需求和金融需求,與此同時,移動App的開發應用,也為金融服務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比如我在天貓和京東購物,看到可以分期,順手就開通了花唄、白條,簡單方便,所以使用的人越來越多。」尹振濤對《瞭望東方周刊》分析。

    他認為,消費金融,尤其是互聯網消費金融所覆蓋的,是傳統銀行個人金融業務忽視或遺漏的人群,這個群體在中國至少有10億之眾。

    一個數據足以說明互聯網消費金融的增長速度之快:2017年上半年,主流消費金融公司的營收與凈利潤均出現大幅增長,騰訊微粒貸規模迅速突破了1600億元。

    與此同時,隨着消費金融行業的快速發展,互聯網消費金融企業掀起了海外上市的狂潮。從4月信而富在紐交所上市起,至11月底,2017年便有5家消費金融類企業在美國上市。

    監管趨緊終結「野蠻生長」

    不僅是互聯網消費金融企業,巨大的市場機會面前,各類金融機構也迅速介入其中。

    隨着近年來傳統的「三駕馬車」中,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逐年攀升,「精明」的銀行開始將觸角下沉,以往主做小微企業貸款的眾多網絡小貸公司、P2P平台也紛紛轉向,瞄準了消費金融領域的廣闊空間。

    然而,野蠻生長的環境下,魚龍混雜導致了問題的迅速凸顯。

    2016年底開始,消費金融市場相繼爆出了校園貸和現金貸事件,「大學生裸貸」「暴力追債」「P2P高利率覆蓋壞死賬」等事件持續升溫。

    「藉助互聯網渠道和模式,互聯網消費金融的服務群體不斷擴大,大學生、農民工等無徵信群體成為其客戶。消費金融公司為了進一步提高獲客能力,在拓展業務體量的同時盲目地降低了風控門檻,導致激增的壞賬風險,非合規平台只能提高利率或者採取極端手段收回成本。」程雪軍說。

    為遏制情況惡化,從2016年開始,國家便加緊了對消費金融市場合規化的監管,新政頻頻出台。

    2016年6月28日,銀監會、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聯合下發的《關於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範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未經銀行業監管部門批准設立的機構禁止提供校園貸服務,且現階段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校園貸業務。

    2017年4月初,銀監會出台《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推進網絡借貸平台(P2P)風險專項整治。

    2017年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對平台的資質准入、場景依託、利率、風控等方面作了詳盡的限定。

    隨即,此前野蠻生長的消費金融平台開始進入洗牌期,也讓正規的消費金融產品獲得了更好的發展空間。

    場景為王

    自從2017年12月「現金貸」監管政策下發開始,一些消費金融平台紛紛轉型求變。

    「消費金融機構的轉型中,最典型的就是以智融集團、掌眾金服為首的頭部玩家轉型成金融科技公司,將B2C的業務轉向B2B,輸出金融技術,賦能傳統金融機構。」一位不願具名的消費金融公司負責人告訴《瞭望東方周刊》,通過挖掘用戶數據特徵,消費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幫助傳統金融機構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進行用戶的二次篩選,從而提高傳統金融機構的用戶覆蓋率。

    而轉型的另一種方向,則是深耕場景拓展需求。

    消費金融領域信奉「場景為王」,在3C、服裝、家裝、旅遊、教育、出行等各類場景消費入口都集中在線上的當下,電商平台具備有近水樓台的優勢。藉助於移動支付工具,花唄、京東白條等消費金融產品也越來越多地走入線下,搶占傳統消費金融公司、銀行信用卡的應用場景。

    2018年8月18日,銀保監會官網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做好信貸工作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通知》,其中提出,要積極適應多樣化多層次消費需求。9月2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其中再次強調,將以健康養老消費與吃穿用消費、住行消費、信息消費、文旅消費、教育消費等六個方面作為提高國民消費的推進重點。

    這被視為政府給予消費金融市場發展的最強信號,場景分期將為消費金融公司迎來新一輪的業務增長點提供可能。

    「消費金融行業正在迎來發展的黃金期,未來百姓將慢慢感受不到金融,因為金融已經嫁接到消費服務里了。」尹振濤對本刊記者表示。

    事實上,互聯網金融競爭和衝擊之下,銀行系也在發力反擊。

    比如,廣發銀行信用卡中心負責人就對《瞭望東方周刊》介紹,「近年來,結合年輕人在境外消費、海淘、商旅出行等方面的旺盛需求,廣發信用卡與考拉海購、唯品會、攜程等熱門電商跨界合作,並針對海淘一族、年輕女性、月光族、都市白領等不同群體開發細分產品,為年輕人提供多樣化的消費體驗。

    在尹振濤看來,現有的場景分期領域競爭激烈,對於品牌、資金實力相對較弱的網絡小貸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公司來說,最好的突圍方式是找到自己的新場景。而目前很多特殊市場,比如車位、二胎、墓地等場景的分期,已經開始被逐漸挖掘。(特約撰稿梁寶熒 記者 單素敏)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