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軍事 / 正文

    愛在高原永恆-紀念張四望

    記某部原副政委張四望的妻子王文莉

    愛在高原永恆-紀念張四望

    張四望

    愛在高原永恆-紀念張四望

    張四望

    愛在高原永恆-紀念張四望

    張四望及妻子

    1992年冬天,25歲的王文莉毅然放棄了舒適的內地家庭生活和服裝廠工作,從三秦大地走上青藏高原。從此,她就把自己的人生追求,緊緊「鉚」在了青藏高原上,融入了丈夫張四望獻身的國防事業中,被人們稱讚為青藏線上的「好軍嫂、好妻子、好母親」。

    「婚前沒有花前月下,婚後沒有相伴相隨。」這是軍人婚姻生活的真實寫照,也是軍人和軍人妻子最偉大的奉獻。和大多數軍人家庭一樣,新婚後的王文莉是甜蜜而苦澀的,甜蜜的是每次短暫的團聚,苦澀的是漫長的等待。然而,王文莉卻樂在其中,她全心支持丈夫幹事業,細心化解其工作焦慮。

    張四望長期在基層工作,經常是十天半月回不了一趟家,對家的照顧就更是談不上了。但妻子卻沒有半句怨言,反而鼓勵丈夫說:你的工作就是保家衛國,軍營就是你另一個家,這個家有我就行,那個家需要你照顧。

    王文莉常說:我選擇了軍人,我必須承擔起一名軍人妻子所該承擔的一切,別人能行的,我也一定能行!

    有一年丈夫探親休假,一家人歡歡喜喜地準備過個團圓年,可誰知他到家第二天,部隊就來了電報,說有緊急任務速歸。這時離春節只有幾天了,一家人都勸他過完春節再回去。婆婆含着淚說,娃啊,你就在家陪娘過個年不行嗎?如果部隊怪罪下來,就讓他們來找娘好了。妻子在一旁勸說:「娘,部隊在這個時候來電報,肯定有重要任務。當年是你送他當的兵,如今他回部隊執行任務,你怎能不讓他走呢!」她說服了婆婆,對丈夫說,「你安心回部隊,家裡的事你就放心吧。」

    王文莉曾在格爾木鐵路部門工作,是單位的業務骨幹,對工作兢兢業業,多次因工作出色被單位表彰獎勵。為讓丈夫安心工作,她承受了工作、學習、家庭的所有重擔。不管家裡有什麼困難,她總是想盡一切辦法自己去面對、去解決,從來不抱怨丈夫。煤氣用完了自己換,水電出了問題自己想辦法修,孩子生病了跑前跑後也只有她一個,再忙再累她都堅持着,從來沒有任何要求和埋怨,因為她清楚:軍營是丈夫的理想所在,信念所在,事業所在,怎能拖他的後腿呢?

    丈夫走上領導崗位後,工作變得更加繁忙,每天要為「大家」處理很多事務,經常加班加點,而所謂的不忘「小家」也就僅剩下一些語言上的安慰了。為支持丈夫的工作,王文莉毅然辭去了工作,全心全意照顧父母和家庭。

    軍人的職業與奉獻緊密相連,軍人妻子的奉獻往往更鮮為人知。2004年,張四望經常感到頭暈眼花,甚至出現瞬間失明、失聰,他以為是工作太累、高原缺氧所致,從不在意。王文莉催他到醫院檢查治療,但時任政治部主任的他正負責籌備部隊為國支邊執勤50周年紀念大會,實在是抽不出身,只好一拖再拖。同年10月,張四望在上海學習期間突然暈倒,很快被醫院診斷為腦膠質瘤晚期。

    張四望在醫院治療期間,她連續幾個月守護在病床前,丈夫手術後不能自主活動,她用瘦弱的肩膀幫丈夫翻身、擦洗、按摩。知道丈夫喜歡學習,離不開讀書讀報,她每天都給丈夫念報紙、講新聞、做筆記,使張四望的身體很快有了好轉並回到家中靜養。此後的幾年,為讓丈夫儘早恢復健康,王文莉翻閱了大量的醫學書刊,還自學了中醫按摩。但上天並沒有眷顧勤勞善良的王文莉,丈夫的病情反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她也日漸憔悴,兩鬢過早的添染了白髮。

    2007年2月,張四望病情突然惡化,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王文莉除了照顧老人和孩子外,所有的時間精力都放在丈夫的身上,想盡所有辦法幫助丈夫恢復健康,特別是當丈夫意志消沉產生放棄治療念頭時,巨大的精神壓力使她喘不過氣來。她告訴自己:我是這個家裡的頂樑柱,我不能倒下!於是她擦乾了眼淚為丈夫加油鼓勁,給了丈夫戰勝病魔的信心和力量。

    2007年9月,丈夫最終還是懷着深深眷戀離開了他摯愛的軍營,離開了他戰鬥的第二故鄉,離開了給予他力量和快樂的親人和朋友。丈夫走了,老人們的精神和身體也垮了,雙雙病倒在床,王文莉強忍着悲痛,既要照顧孩子,還要伺候病床上的公公婆婆,並安慰老人們說:「四望雖然走了,不是還有我嗎?以前我是你們的兒媳婦,現在我不僅是你們的兒媳,還是你們的親閨女!」

    隨軍上高原19年以來,無論從事什麼工作,無論環境多麼艱苦,王文莉都不嫌不棄、勤勉持家、任勞任怨。她的舉動,也深深影響和教育了女兒。現在女兒已是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國防生,她用實際行動理解了母親,並決心繼承父業。

    ————————————————

    編輯:青藏線老兵之家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