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懸案集中營案:殺人輪姦無惡不作 南充驚世大案偵破紀實

    驚世大案接連發生

    2001年5月4日凌晨4時30分,南充市高坪區健康巷某住宅樓二樓,幾個歹徒拿着刀、蒙着面,撞開房門,搶劫並輪姦在房內借宿的某學校3名女生。

    2001年5月16日下午,南充市公安局高坪分局水上派出所接到報案:新建鎮南門壩村嘉陵江邊發現4具屍體。南充警方派出大量警力趕往現場,發現4具屍體(3男1女)均為無頭屍體,其狀慘不忍睹。

    2001年5月18日,在南充西山偏僻處,又發現兩具屍體(1男1女)。

    這3起案件手法殘忍、性質惡劣,迅速引起了國家公安部和四川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

    在此案的偵破期間,各種傳言四起,個別別有用心的人散播謠言製造恐慌,一時間南充市民變得格外小心,不少人天一黑就不敢出門。

    少年戲水驚見人頭

    5月13日下午4時許,在距嘉陵江一號橋下游五百米處的河灘上,三個小學生正在江邊淺水區戲水。突然,一個小學生赤足踩到一個硬硬圓圓的物體,他低頭一看:媽呀!一顆被江水沖涮得慘白的男性人頭!頓時,幾個少年嚇得魂不附體。

    10分鐘後,高坪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民警接到群眾報案,迅速趕到現場。經調查訪問和親屬辨認,死者粟登春,22歲,高坪區浸水鄉十二村五組村民,死前在市內某小吃店當廚師。

    案件性質被定為他殺後碎屍。就在高坪區民警緊鑼密鼓地展開偵破工作時,5月16日上午11時許,嘉陵江下游距發現粟登春頭顱30公里處的青居水電站進水口柵欄邊,又發現一顆女屍頭顱。經法醫檢驗認為,這顆女屍頭顱系從上游漂來,民警們遂從發現頭顱處逆流沿江查訪女屍身源。下午1時,身源找到。經核實,死者是5月12日晚與粟登春一同出門未歸的粟的女友蒲燕。

    5月16日下午3時許,一參與江灘搜索的治安人員賈勇在高坪區高坪鎮高坪壩村四組和順慶區新建鎮南門壩村三組交界處的嘉陵江中壩蘆葦叢邊,嗅到一股劇烈的惡臭撲面而來。賈勇循源尋去,待他撥開蘆葦叢,不禁驚叫失聲:「天啊,一堆屍體!」——蘆葦叢中間的凹地里,竟雜亂地堆放着四具無頭屍體!

    四具無頭屍體系三男一女。女屍全裸,與發現的蒲燕的頭顱連接比對吻合,證實死者為蒲燕。1號男屍與粟登春頭顱比對吻合,證實死者為粟登春。經查,另兩名死者分別系高坪區某中學初三.一班學生趙波、李超。

    嘉陵江河灘發現四具無頭屍體的消息不脛而走,社會上謠言四起,長期以來習慣了過安寧生活的南充市民人心惶惶,南充的治安環境和投資環境形象被蒙上了一層重重的陰影。

    插旗山下又現腐屍

    5月18日下午,在省廳刑偵局、南充市公安局指導下,高坪區公安分局組織警力120餘人,對河灘、中壩蘆葦叢拋屍地附近進行了地毯式搜索,目的是要尋找到蒲燕屍身上被割下的指頭和李超、趙波的頭顱,以及一些相關的痕跡、物品等。

    但整個搜索除了發現幾塊比較異常的蘆葦成片倒伏和提取了一瓶喝剩的「醒目」牌飲料外,幾乎一無所獲。

    5月18日晚,在南充市嘉陵區火花鎮插旗山密林中又發現兩具青年男女高度腐爛的屍體……

    5月22日上午,趙波頭顱在拋屍地下游10公里處的嘉陵江邊被參戰的嘉陵區公安分局民警找到;5月22日下午,李超頭顱在拋屍地下游近40公里處的嘉陵江邊被參戰的高坪區公安分局水上派出所民警找到。

    從5月16日始,省廳、市局、南充市轄三區參戰民警共排查重點複雜場所、出租房屋5000餘處,排查嫌疑人員640餘人,仍無所獲,整個兇殺案仍像是一個謎,一個難解的斯芬克斯之謎……

    5月16日在嘉陵江邊蘆葦叢發現四具無頭屍體後,省委、省政府、當地黨委政府、四川省公安廳對此高度重視。省長張中偉、省委副書記秦玉琴先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公安機關儘快破案,還南充人民一個安定祥和的治安環境。南充市公安局也隨即成立偵破「5-16」專案指揮部。

    5月18日,專案指揮部和刑偵專家在對案件發生情況綜合會診後,果斷地確定殺人、碎屍、拋屍現場均在嘉陵江中壩蘆葦叢及附近的灘涂。在現場附近突發糾紛鬥毆,見財起意、見色起意的搶動強姦殺人和滅口殺人,被鎖定為整個案件性質和案偵方向。在此基礎上,專家指揮部確定出犯罪嫌疑人的特徵。

    順藤摸瓜抓獲趙強

    在「5-16」案案發前的5月4日凌晨,南充市高坪區康樂巷一居民房間,三名在此租房居住的女青年,被三名歹徒乘夜色撬門入室搶劫、強姦。

    待民警聞報後迅即趕往案發現場及附近布控、圍追堵截時,歹徒已逃之夭夭。根據三名女青年的反映,她們雖然因室內黑暗未能看清歹徒面目,但憑感覺他們應為年輕男性;從歹徒的簡短几句低語對話中得知他們應是本地人;歹徒在強姦她們時均戴避孕套,用後揣在身上帶走或丟入廁所下水道沖走。

    「5-16」案歹徒極大可能強姦了女受害人,但卻沒有留下精液精斑,雖然現場及附近的地毯式搜索未發現被丟棄的避孕套,也有可能被帶走或丟入江邊水凼或江中,其犯罪手段也極為相似,如出一轍。專案指揮部經研究後認為,隨着「5-16」排查圈的步步縮小,該伙歹徒應在圈中,也與「5-16」案犯罪嫌疑人特徵相吻合,應列為重點嫌疑對象。

    5月23日,案偵小組在走訪群眾時得知,高坪區居民曹某夫婦曾在不久前被搶。民警很快在群眾引領下找到這對夫婦,並從刑警大隊另一中隊查到案卷記錄。據曹某夫婦反映:5月上旬一個深夜,夫婦二人在高坪區外貿公司車隊外被三名男青年持刀搶劫,被搶走白色小靈通手機一部,3210型傳呼一部。案偵小組民警繼續順線追蹤、查訪,通過群眾提供的線索,5月23日,民警冒雨在高坪區城郊找到知情人李某。李某開始心存顧慮,在民警們的耐心開導下,他說:「據說5月上旬那起搶案與一個外號叫『趙咪娃』的人有關,但我並不認識他,我的一個熟人的熟人是趙的女朋友。」

    幾經周折,案偵小組民警終於查清:「趙咪娃」本名趙強,高坪區某廠工人,幾年前因盜竊被高坪公安分局抓獲後被判刑,1999年出獄,因其劣跡被其所在工廠開除,目前無業,在社會上遊蕩。另據群眾反映,趙強經常與高坪鎮茅草坪村六社劉天兵、劉天龍兄弟倆在一起廝混。而劉氏兄弟正是2000年襲警後外逃的盜竊犯罪嫌疑人。而「5-4」搶劫、強姦案犯也為三人,且各方面特徵相似。並且,如此心狠手辣之人,在實施搶劫、強姦時也極易殺人。「5-16」專案指揮部進一步分析後,將此三人鎖定為重點嫌疑對象,隨即發出命令:迅速抓捕趙強、劉天兵、劉天龍三名嫌疑人員。

    5月25日上午,專案指揮部得到「趙強將搭乘下午的過站火車離開南充去成都」的可靠線索,立即派專案組着便裝在南充火車客站內外秘密布控。下午4時許,趙強在火車站廁所附近被專案組發現。待趙強有所察覺、正欲逃跑和頑抗時,民警如下山猛虎般一擁而上,將其按翻在地,牢牢控制。

    乘勝出擊連擒三凶

    5月25日下午,趙強在強大的政策攻心和心理攻勢下,終於供稱:5月4日凌晨的搶劫、強姦案系他與劉氏兄犯下的。審訊民警還得知:與他們經常在一起的還有高坪區興市街18號待業青年廖雄。

    專案指揮部下轄的高坪案偵組抓捕小組採取閃電行動,緝捕劉氏兄弟和廖雄。劉氏兄弟本為高坪鎮茅草坪村村民,卻長期在高坪區城郊一出租屋內居住,但案發後卻去向不明,一直未回老家和出租屋。5月25日白天,抓捕劉氏兄弟未果。5月25日下午4時許,專案指揮部獲得一條重要線索:廖雄正在高坪區青石路「夕陽紅」茶館附近活動。五分鐘後,幾名便裝的「茶客」向「夕陽紅」茶館聚集,這是抓捕廖雄的民警小組在接到指揮部下達的命令後即刻趕來。「夕陽紅」茶館外的公用電話前,一名青年男子東張西望、神色不定,好像是正在等待一個傳呼回機。此人正是廖雄。「拿下!」帶隊民警一聲斷喝,民警們便從四圍向廖雄撲去。廖雄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時,早已被民警的幾雙鐵鉗大手牢牢夾住,成為瓮中之鱉。

    5月25日下午5時,專案指揮部得知,劉氏兄弟上了一輛的士,正往駐高坪區的川中監獄大門口和區電力公司新宿舍方向而去。抓捕小組得到指令後即刻飛撲青石路,並暗暗形成夾擊之勢。5時許,劉天兵、劉天龍在川中監獄門口下車,兩人一前一後拉開10米左右距離走向電力公司宿舍。電力公司宿舍正在建設中,且後面也有可逃之路。便裝民警決定悄悄靠上前去,先堵住兩人去路。劉氏兄弟似有察覺,突然狂奔起來。跑在後面的劉天兵被民警生擒,而跑在前面的弟弟劉天龍卻逃脫,轉過一幢宿舍後眨眼便不見人影。民警立即將整個電力公司宿舍外圍牆圍住,駐高坪區武警中隊也趕到參戰,協助民警布下重圍。但狡猾的劉天龍在民警和武警對電力公司新宿舍圍牆形成合圍之勢前,已從後院圍牆豁口處僥倖脫逃了。

    5月26日上午,劉天龍終於在順慶區小西外街團結巷被抓獲歸案。

    審訊調查鐵證如山

    5月25日至5月26日夜,對四名犯罪嫌疑人的突審在不間斷地進行着。時間一分鐘、一小時地過去了……四名犯罪嫌疑人的精神防線也在逐漸地崩潰。

    5月16日夜10時許,審訊廖雄的民警李鳴興奮地密報專案指揮部;廖雄已經供認,「5-16」特大搶劫、強姦、殺人碎屍案即為他與劉天兵、劉天龍犯下的。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趙強、劉天龍先後交代了自己5月12日搶劫、強姦、殺人碎屍的犯罪事實。

    5月28日上午,劉天兵的精神防線被最後突破,也和盤交代了其參與「5-4」、「5-16」、「5-18」案的犯罪事實。

    10月22日,南充中院開始審判趙強、劉天兵、劉天龍、廖雄4人。10月26日,南充中院作出判決:自2000年3月至2001年5月期間,四案犯先後在南充市順慶區、高坪區、嘉陵區境內進行故意殺人、搶劫、盜竊、強姦犯罪活動,作案11起,殺害11人。趙強、劉天兵、劉天龍、廖雄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搶劫罪、盜竊罪,其罪行特別嚴重、手段極為殘忍、後果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性特別大,且繫纍犯,法不容留,故依法判處四被告人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分別處罰金11000元、11000元、6000元、3000元。

    11月20日上午9時30分,當押解4名惡魔的卡車駛進南充市體育館時,只有兩萬多個座位的體育館卻擠滿了4萬多憤怒的市民!無法進場的市民則在體育館的入口和附近的幾條街道通過高音喇叭旁聽。據當地公安機關估計,參加當天公捕大會的市民至少有10萬人,南充城出現了多年未有的萬人空巷的場面。

    南充市體育館戒備森嚴,數百名武警戰士荷槍實彈,嚴陣以待。體育館四周的高處也站滿了全副武裝的民警。4輛押犯車上各有6名武警和6名民警。車一進入體育館,全場立刻一派寂靜。當宣讀4個惡魔的犯罪事實時,站在第一輛車上的劉天兵神色木然,兩手交錯,神經質地不停纏繞;第二輛車上是22歲的劉天龍,臉色煞白,渾身顫抖,幾乎站立不穩;第三輛車上的趙強竭力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他還是止不住雙腿發抖;最後一名是30歲的廖雄,自始至終都耷拉着腦袋。

    4人的犯罪事實宣讀完畢後隨即被押往市內各主要街道遊街示眾。就在汽車剛剛啟動那一瞬,一直很安靜的群眾突然向4個惡魔發出雷鳴般的咒罵聲,還有人將手中的礦泉水瓶和其他物品砸向他們,靠近4個惡魔的群眾甚至有人想跳下看台衝過去,但被公安人員迅速制止。一位叫曾春英的中年婦女說:「把那幾個千刀萬剮都不解恨,他們殺了那麼多人,哪裡還有一點人性?我真恨不得衝過去咬他們幾口!」一位叫王立富的男子說:「公捕了這幾個惡魔,實在是南充的一件大喜事,大家有好久沒這樣高興過了。」60多歲的王慶祥大爺說:「前一段時間一到晚上9點以後,人們就不敢上街了,街上空蕩蕩的。現在好了,我們又可在晚上出來逛一逛街,乘乘涼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