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旺財酒店門口賣西瓜(民間故事)

    1. 旺財酒店開業的那一年,秦旺財30歲。

    從那時起他就在這片荒山里經營着這家小酒店,至今沒有變動過。

    旺財酒店很小,門面小,廳堂小,就連秦旺財的眼睛也是小的。旺財酒店資格卻很老,外面的招牌,裡面的桌椅都已經被煙熏的發黑了。店裡的老闆、廚師、服務員都是同一個人,這個人就是秦旺財。除了蒸饅頭,他只會做一樣菜,羊雜湯。饅頭很小,羊雜湯的味道也不是很好,但是這麼多年以來店裡的生意一直不錯。

    方圓幾百里之內的荒山里只有這一條山路,這條山路上又只有這一家酒店,所以秦旺財的生意想不好都不行。前些年也有幾人在這條山路上開過酒店,每次秦旺財都會去找酒店老闆「談一談」,談完以後那些酒店很快就關門了,沒人知道他們談了什麼。

    經常走這條山路的人都認識秦旺財。有人說他年輕的時候曾干過殺人放火的勾當,警察到處通緝他,沒辦法才來這荒山開酒店的。也有人說他有很多錢,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也許下輩子也花不完,可是誰也不知道他的錢藏在哪裡。

    秦旺財是有家小的,然而,這麼多年來,誰也不知道他的家眷到底在什麼地方,他從來不說。他常常很神秘。

    可秦旺財沒有老婆。 這是他自己說的。

    山路旁邊有一棵大樹,大樹下有一家小酒店,小酒店的後面是山坡,山坡上一片荒墳,不知道什麼時候留下來的荒墳。

    有人說,荒墳是秦旺財到這裡開酒店以後才慢慢出現的,但是沒人相信。

    那一年的夏天,天熱得有些異常,空氣中瀰漫着一種說不出來的氣味。

    秦旺財打着赤膊,搖着蒲扇躺在樹蔭下乘涼。山間有風,風吹過來,傳來一陣陣羊雜湯的香味,他忽然覺得滿意極了。

    已經到了正午,趕路的人都要停下腳步吃午飯的,方圓幾百里沒有人煙,唯一能填飽肚子的地方就是旺財酒店,所以他沒有理由不滿意。

    羊雜湯已經煮好,饅頭也已經出籠,可是客人卻是一個都沒有。

    不但沒有客人,秦旺財忽然想到,這條路上今天好像沒有一個行人,沒有一輛車經過! 天氣好像沒有那麼熱了,他忽然打了一個冷顫。

    就在這時,山路上出現了一個老太太,她用一根扁擔挑着兩個巨大的筐子,筐子裡裝着幾個西瓜,正步履蹣跚地向旺財酒店走來。

    秦旺財很仔細地看着這個老太太,他沒有看見這老太太是怎麼出現的,好像是在他轉頭的一瞬間她就冒了出來。他發現這條山路上只有他和老太太兩個人,他有些緊張了。

    幸好老太太真的很老了,是那種讓人很放心的老。 秦旺財目不轉睛地看着老太太,他不明白一個皺紋比頭髮還多的老太太,為什麼還能挑動這兩個巨大的筐子,筐子裡還有幾個西瓜,很大的西瓜。他很希望自己到她這麼大年齡的時候也能有這樣的體力。

    樹蔭下乾燥而清涼。老太太坐了下來,就坐在秦旺財對面,她說道:「我餓了。」

    秦旺財點點頭,沒有說話。老太太又說道:「我沒有錢。」

    秦旺財點點頭,說道:「我看出來了。」

    老太太指了指筐子裡的西瓜,說道:「一個西瓜換一碗羊雜湯加兩個饅頭。」

    秦旺財看了看筐子裡的西瓜,說道:「兩個西瓜換一碗羊雜湯加兩個饅頭。」

    老太太沒說話,從筐子裡抱出兩個西瓜放到他面前。

    秦旺財也沒說話,從屋裡端出一碗羊雜湯和兩個饅頭放在她面前。

    羊雜湯和饅頭很快被吃完。老太太看起來很滿意,她用袖子擦了擦嘴,挑起擔子搖搖晃晃地走了,很快她消失在了山路的盡頭。

    一個西瓜很快被吃完。秦旺財很滿意。看着另一個西瓜,他想了一會兒,然後抱起西瓜來到酒店旁邊的水井前,「咕咚」一聲,他把西瓜扔到了井裡。 井水冰涼。

    山路上很快出現了車輛,已經有一些車在旺財酒店前面停了下來,三三兩兩的路人朝店裡走來,秦旺財堆起笑容,迎了上去。

    2. 夜,陰天,看不到月亮。旺財酒店已經打烊。後院裡更黑,屋子裡沒有開燈。秦旺財正在喝酒,桌上擺着客人吃剩下的半碗羊雜湯,兩個涼饅頭,還有一瓶老白乾。

    一個人好不容易閒下來喝杯酒,卻偏偏有人來打擾,心裡總是不愉快的,秦旺財就很不愉快。因為前院店裡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還有一個陣陣的低語聲,有客人上門了。

    要是在平常,秦旺財是很高興客人上門的,客人們吃的是羊雜湯小饅頭,留下的卻是燕窩湯魚翅撈飯的錢,他沒有理由不高興。

    今天他卻不想做生意,今天是七月十五。

    相傳,每年的七月十五閻王就下令打開地獄之門,讓那些終年受苦受難禁錮在地獄的冤魂厲鬼走出地獄,獲得短期的遊蕩,享受人間美食,所以人們稱七月十五為鬼節。

    每年的七月十五這一天的晚上秦旺財都不做生意。

    前院店裡的腳步聲更響了,好像還有搬東西的聲音。他坐不住了,生意可以不做,東西卻不能讓人搬走。他拿起手電筒,小心翼翼地朝前院走去。

    酒店裡突然靜了下來。就在秦旺財走到門口的一剎那,所有的生意一下子消失了。他推開門,按了下門後的開關,燈卻沒有亮。

    「我在這兒。」一個沙啞的男人聲音突然在角落裡響起。

    秦旺財手裡的手電筒一下掉在了地上。

    「我餓了。」

    男人緩緩地說道,秦旺財哆嗦着揀起手電筒,朝角落裡照去。一個戴着鴨舌帽穿着風衣的男人低着頭坐在角落裡的一張桌子邊,桌子上放着一個很精緻的密碼箱,那男人的雙手就死死地按在箱子上面,手電筒的光照着他,他一直沒抬頭。

    「我餓了。」

    男人繼續說道:「你想吃點什麼?」

    秦旺財盯着桌子上的密碼箱,「你這裡除了羊雜湯和饅頭還有別的嗎?」男人好像是這裡的熟客。

    秦旺財笑了笑,說道:「還有西瓜,冰鎮的。」

    「先來兩碗羊雜湯,五個饅頭,吃完以後再上西瓜。」

    「西瓜很貴……」秦旺財的視線一直沒離開桌子上的密碼箱。

    男人好像沒聽見,緩緩說道:「西瓜給我切成兩半,我喜歡用勺子挖着吃。」

    秦旺財沒說話,轉身進了廚房。

    兩碗羊雜湯和五個饅頭已經擺在了桌子上,居然都是熱的。

    秦旺財很奇怪地看着他:「你不餓嗎?」

    「我餓。」

    「那你為什麼不吃?」

    男人看着桌上的羊雜湯和饅頭,他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道:「我怕有毒。」

    秦旺財的瞳孔已收縮,但是他的臉色沒有變,他居然笑了:「你真會開玩笑,這裡面怎麼會有毒呢?要不我先吃給你看看?」

    男人的頭更低了:「三個月前,一個年輕人收了一車西瓜去鄰省賣。他的西瓜又大又甜,很快就賣完了,他賺了一大筆錢。他想趕緊回家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老娘,就連夜開車往家裡趕,他走的就是這條山路。可是他始終沒有回到家,他在這條山路上消失了,這件事你知道嗎?」

    秦旺財當然知道,那個年輕人就在酒店旁邊的水井裡,屍體是他親手扔進去的。

    「我不知道。」秦旺財眼睛死死地盯着這個男人,手卻伸進了褲兜。褲兜里有一支九五式手槍,已經裝滿了子彈。

    「哦,我也是聽別人說的。」

    男人說完端起桌上的羊雜湯,大口喝了起來。

    秦旺財看着桌上的密碼箱,愉快地笑了。

    「這湯有點咸,你去幫我把西瓜拿來吧。」

    「好!」看着男人這麼愛吃自己做的羊雜湯,秦旺財更愉快了。

    3. 西瓜已經從井裡被打撈上來了。

    井水冰涼,西瓜也冰涼。秦旺財忽然很羨慕那個男人。吃完熱騰騰的羊雜湯和饅頭,再吃一塊冰涼的西瓜,在炎熱的夏天裡,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

    如果羊雜湯里不放迷藥就更好了,但願他現在已經被迷倒了。秦旺財抱着西瓜朝店裡走去。

    店裡很安靜,一絲聲音都沒有。

    他笑了,手電筒照過去,那個男人靜靜地趴在桌子上,旁邊放着兩個空碗三個饅頭,一個密碼箱。

    秦旺財走到桌子前坐下,從男人身下抽出密碼箱放在自己身邊,他看着那個男人,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他把西瓜放到桌上,說道:「先生,你要的西瓜來了,現在切嗎?」

    男人沒說話,他已經不可能再說話了。

    秦旺財笑了:「那我給切開了,咱們一人一半。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也喜歡把西瓜一切兩半,用勺子挖着吃。」

    拿起刀,他對着西瓜仔細比劃着,他終於切了下去。

    秦旺財的臉上忽然出現了一種很奇怪的表情。

    就在西瓜被切開的一瞬間,他臉上的肌肉驟然變得僵硬,豆大的汗珠驟然湧現出來。

    鮮紅的液體在桌子上流動着,散發着一種詭異的味道,這不是香甜的西瓜汁!

    這是血!西瓜里流出來的是血!

    「你看見我兒子了嗎?」一直乾瘦的手猛地拍在了秦旺財的肩膀上。

    「啊!」秦旺財一下轉過了身。

    一個皺紋比頭髮還多的老太太正一動不動的站在他身後,面無表情,眼神呆滯她懷裡抱着一個西瓜。西瓜已經破裂了,不停地滴着……血!

    「我、我沒看見您、您兒子……」

    秦旺財死死地盯着老太太懷裡的西瓜,西瓜里滴出來的血已經把她的衣褲染紅了,她居然沒有反應。

    老太太把西瓜往上抱了抱,慢騰騰地說道:「三個月前我兒子出去賣西瓜,可是他一直沒回來,有人看見他剛才進了你的店裡,你沒看見他嗎?」 秦旺財哆嗦着指了指身後:「他、他是你兒子?」

    「你後面沒有人。」

    老太太灰白的眼珠里突然閃過一絲詭異的神情。

    秦旺財不敢回頭看,可又不能不回頭看。他慢慢地轉過身,剛才還趴在桌子上的男人不見了!

    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動作、表情,全都在這一瞬間驟然停止。

    他整個人就像是在這一剎那被完全凍結了。

    「你、你兒子不、不在這裡。」

    他用盡全身力氣說出了一句話。

    背後沒說話,他轉過身,老太太不見了! 密碼箱還在,秦旺財看着箱子,好像不是那麼驚恐了。

    有了錢,心裡就踏實。鬼大爺原創鬼故事。

    密碼箱沒有上鎖,他輕輕地打開了。箱子裡裝滿了錢,很多很多的錢……密碼箱裡裝的都是冥幣!

    「你買西瓜嗎?」一個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

    秦旺財猛地轉過身,老太太和剛才的男人就站在身後,他們一人抱着一個西瓜,西瓜都已經破裂了,不停地往外滴着……血!

    秦旺財全身都在發抖,他沒有說話,他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男人往前走了一步:「買個西瓜吧,剛從水井裡撈出來。」

    他的全身濕透,不停地滴着水。 就像剛從水井裡爬出來一樣!

    「你、你別、別過來。」

    秦旺財往後退着,後退着……後面是牆,沒有退路了。

    「我賣西瓜的錢呢?」

    男人逼了上來,秦旺財已經聞到了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腐朽的味道,他閉上了眼睛:「你、你的錢都在後、後山那片荒墳里埋、埋着。」

    「那我兒子的命呢!」老太太一下沖了上來。 秦旺財感覺到幾隻手伸向了自己,乾枯、冰冷的手。 他終於暈了過去,有時候能暈過去也是一種幸福。

    一星期以後秦旺財又一次回到了旺財酒店,陪同他一起的還有幾個警察,其中一個就是那天的那個男人,他們是來指認犯罪現場的。

    警察在後山的荒墳里挖出了很多的贓物,還有幾具屍骨,秦旺財很快就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實。後來,就沒有人再見過他了。

    再後來,這條山路上又開起了很多家酒店,其中有一家也叫旺財酒店。

    一個皺紋比頭髮還多的老太太就在新開業的旺財酒店門口賣西瓜,生意不錯。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