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雄律師解讀丨溫州女孩滴滴遇害案:公訴後民事賠償法律責任之承擔

    雄律師解讀丨溫州女孩滴滴遇害案:公訴後民事賠償法律責任之承擔

    《雄律師精彩案例解讀500篇》


    【案情簡介】11月6日,浙江溫州市檢察機關對今年8月24日發生在樂清的一起女孩乘坐滴滴順風車遇害案中的被告人鍾某以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搶劫罪提起了公訴。案件經過公安機關偵查,本案中的順風車駕駛員鍾某因賭博在網絡借貸平台欠下債務,預謀在從事滴滴順風車業務期間伺機搶劫女乘客財物。8月23日,第一次搶劫女乘客未果;8月24日,遇害女孩預約了鍾某駕駛的車輛以後,鍾某在車上通過持刀威脅、膠帶捆綁的方式,對被害人實施了搶劫、強姦、殺人行為,致其死亡並拋屍。案件發生後,經過公安機關偵查以及當地檢察機關的提前介入,溫州市檢察院經過審查認為被告人鍾某依法應當以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雄律師解讀丨溫州女孩滴滴遇害案:公訴後民事賠償法律責任之承擔

    【雄律師解讀】雄律師認為,對於本案的刑事部分,現在公訴機關已經依法提起公訴,法院將在審理後依法對被告人作出判決。那麼,對於本案中被害人的人身損害民事賠償責任,又該如何依法進行處理呢?

    一、被害人近親屬可以通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方式要求被告人鍾某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單獨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其承擔民事責任。

    本案由於被告人鍾某的犯罪行為導致被害人死亡,其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九條規定:「被害人由於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被害人死亡或者喪失行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 因此,被害人家屬可以在本案刑事訴訟過程中以附帶民事訴訟原告的身份要求被告人鍾某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經過一審法院審理並作出裁判後,如果被害人家屬不服附帶民事訴訟部分的判決的,可以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六的規定自收到判決書第二日起十日以內提出上訴,或者在收到裁定書第二日起十日以內提出上訴。但是基於附帶民事訴訟的本質是民事訴訟,因此,如果一審中對於附帶民事部分是另行裁判時,則應根據《民事訴訟法》中關於案件上訴期限的規定,對判決不服的上訴期限仍為15日,對裁定不服的上訴期限為10日。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司法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精神損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因此,本案在作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審理的過程中,被害人家屬如果提出精神損害賠償,法院是不會受理的;但如果被害人家屬對案件民事賠償單獨另行提起民事訴訟,則可以將精神損害賠償作為其中一項訴訟請求,法院將作為民事案件依法予以立案登記並在受理後進行審理。

    雄律師解讀丨溫州女孩滴滴遇害案:公訴後民事賠償法律責任之承擔

    二、被害人家屬可以要求滴滴公司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在網約順風車服務法律關係中,滴滴公司與乘客和順風車司機之間的法律關係為居間服務關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條的規定,居間合同是居間人向委託人報告訂立合同的機會或者提供訂立合同的媒介服務,委託人支付報酬的合同。根據順風車服務的特性而言,在整個操作流程中,先是滴滴公司通過其平台為乘客和順風車司機之間達成搭乘合意,再由乘客和順風車司機自行完成搭乘事務。滴滴公司在其中作為服務平台,有義務對乘客和順風車司機雙方的信息進行真實性審核和備案,並提供必要的人身、財產安全管理和安全保障,直至完成整個搭乘服務,這也是滴滴公司作為網絡車服務平台依法應負的基本義務。

    本案中,根據報道,被告人鍾某在案發前一天8月23日就對其他乘客實施犯罪行為,但是沒有得逞,乘客在遇險後曾經向滴滴公司進行情況反映,但是滴滴公司並沒有進一步的處理措施;案發當日,本案被害人失聯後,被害人家屬曾多次聯繫滴滴公司索要司機具體信息,但一直等到四個小時以後才得到反饋,這些情形都說明了滴滴公司作為服務平台,在其提供順風車居間服務的過程中存在消極不作為的事實,沒有盡到充分的安全管理和安全保障義務,因此對於事故的發生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被害人家屬可以要求以滴滴公司未履行法律規定的安全保障義務為由,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雄律師認為,網約車事故的時時發生暴露了各種安全問題,近段時間以來,監管部門對於網約車管理方式和管理手段不斷提升,監管措施也在不斷加強,滴滴公司自身也通過各種方式完善安全管理,這些對於保障交通運輸安全、保證駕乘雙方的人身和財產安全都是必須採取的措施,如果能夠早日實施,防患於未然,或許本案的結果就可以避免,畢竟網約車規範發展的規則和底線就是乘客的人身和財產安全得到保障,如果連基本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這樣的服務還有什麼提供的必要和發展的空間呢!(完)

    (作者系浙江雄略律師事務所首席負責人、主任)

    雄律師解讀丨溫州女孩滴滴遇害案:公訴後民事賠償法律責任之承擔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