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正文

    法國抗議事件越來越暴力,馬克龍支持率為什麼那麼低?

    從11月30號到12月2號的這3天裡,一年一度的20國領導人峰會在阿根廷首都召開,所以法國總統馬克龍兩口子過去的3天是在阿根廷度過的。就在他倆忙着和各國政要談笑風生的時候,法國國內卻出事了。那場已經持續了兩個禮拜的抗議活動,在兩口子外出的這3天達到了高潮。

    因為這3天正好是周末,所以參與的人數變得比過去更多,而且這些人的行動也比過去更加激進。他們跑到了總統府所在的香榭麗舍大街和法國地標性建築凱旋門的附近,又是砸商店玻璃,又是燒東西,而且還推翻警車,朝着警察們扔石塊和啤酒瓶,把這個浪漫之都的某些街區搞得相當難看。

    法國是一個半總統制的國家,這也意味着法國不但有一個總統,還有一個總理。總統是三軍司令和國家元首,所以上周末他代表法國去參加G20峰會,而總理主抓內政工作,因此當馬克龍在阿根廷五味雜陳地履行國家元首的義務時,他的總理愛德華·菲利普就負責召集警察去收拾那些散步人群里的暴力分子。

    法國抗議事件越來越暴力,馬克龍支持率為什麼那麼低?

    (法國街頭抗議者燒東西)

    全副武裝的法國警察舉着防爆盾牌、拿着警棍、開着洒水車就上街幹活了。這幾天法國的平均氣溫是12攝氏度左右,看有些人還穿着棉衣包着圍巾打扮的很斯文,在這種天氣里被警察用水槍噴還用催淚瓦斯熏,那種感覺一定非常令人難忘。

    法國是一個有着優良抗議傳統的國家,在上街散步這方面,法國人無論從頻率還是形式上都處在全球領先水平,這種傲人的成績是有願意的。法國有強大的工會組織,工會是完全站在工人階級那邊和政府對抗的強大力量;另外上街散步的申請在法國警方那兒很容易獲得批准,三兩個人就可以被允許上街;還有社交媒體的無限制登錄轉發,最終讓法國的散步活動變得比過去更加強壯,來得快去的慢,持續時間久,很讓政府頭疼。

    這次散步活動從11月中旬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已經進入第三周了。最顯著特徵是參與者身上都穿着一件黃綠色的小馬甲,為此這次散步活動被稱作「黃馬甲事件」。為啥這一次大家要統一着裝整,把自己整得像志願者或者執法人員一樣呢?法國的交通部門規定了所有開車的司機車上都要備着一件黃綠色的反光背心,如果出了意外事故就把這東西穿身上,便於救援和識別。

    政府的這個規定很有預見性地為這一次活動統一了服裝,這次抗議最早也是由司機們發起的,他們抗議的初衷是覺得油價太高,上班族開不起車,跑運輸的司機賺不到錢,所以有車一族都套上反光背心聚集在一起,高喊着要麼降油價,要麼馬克龍下台。

    法國抗議事件越來越暴力,馬克龍支持率為什麼那麼低?

    (凱旋門廣場的抗議現場)

    法國市面上的柴油比2017年貴了兩成,汽油貴了1.5成,這就好比給一輛車加滿一箱油過去花500塊的話,馬克龍上台後要多掏100塊錢左右。一輛車偶爾代步或許還受得了,不然這個開支還是挺大的。國際油價的行情今年一直在下跌,法國人就覺得自己享受不到這種好處,心裡一天比一天憤怒,到了年底終於忍不住了。

    法國的油價為什麼貴呢?因為他們的總統馬克龍給燃油收了額外的稅,這樣法國人每次去加油的時候,除了油費以外還得額外交稅,這花出去的錢自然就多了。收稅從來都是個敏感的事情,弄不好就會引起反抗最後影響自己的支持率,馬克龍為什麼要收稅呢?答案挺高尚的:為了保護環境。

    從馬克龍光鮮亮麗的人生履歷就能看出來,他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精英型政客,跟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屬於同一類人,都是那種學歷高、思想境界高很在乎自己名譽的人。精英型政客多多少少都帶有一些理想主義的色彩,比如馬克龍就很關心歐盟的未來和世界氣候問題,他之所以給柴油和汽油收稅,就是為了降低柴油和汽油的使用量,進而降低碳排放。

    馬克龍打算把從燃油上面收來的稅投入到新能源領域的開發,或者補貼那些新能源的行業。如果事情進展順利的話,不但能降低燒油帶來的碳排放量,還能順帶發展並推廣新能源行業,最終實現降低碳排放改善世界氣候的目的,那樣的話自己出門一定非常有面子。

    法國抗議事件越來越暴力,馬克龍支持率為什麼那麼低?

    (香榭麗舍大街像在拍災難片)

    馬克龍的小算盤聽上去既合理且誘人,不用額外掏錢就能實現新舊能源的切換,還能減少碳排放,似乎他這個操作應該立馬在全球推廣。可是法國人民卻對馬克龍的政策不怎麼支持,他們用實際行動告訴自家總統:比起全球氣候變暖和碳排放這種宏大的東西,我們更關心自己能否開得起車。

    法國油價的市場反應可比我們快多了,最近這半年來隨着國際油價的持續下跌,馬克龍收的那點稅早就被抵消了,也就是說法國現在的油價並不比去年貴多少,可是法國人為什麼上街呢?都第個禮拜了還是不肯離去,甚至越玩越激烈。顯然問題不僅僅是油價高那麼簡單的。

    馬克龍上台的日期是2017年的5月份,這個就比美國總統特朗普晚了4個月。兩個人的執政時間都是一年多,特朗普的支持率最低也有38%,而且很少掉到40%以下;而馬克龍的支持率從上台時候的66%一路降到現在的25%左右。從顏值到執政經驗再到對這個世界的友好程度,馬克龍都能甩特朗普幾條街,但是他的支持率卻跟特朗普差了那麼多,實在值得比較和反思。

    這種差別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特朗普雖然在傷害全世界,但是他卻一直在做着有利於美國人民的事兒,比如收緊邊境驅趕非法移民,比如給國外的商品加稅保護本國相關產業,還有給富人減稅同時也給窮人減稅。特朗普的外交行為說的嚴重點兒是損人利己,得到實惠的那些美國人當然會支持特朗普。

    法國抗議事件越來越暴力,馬克龍支持率為什麼那麼低?

    (兩口子到達阿根廷後握手的第一個人)

    年輕氣盛的馬克龍剛進入總統府的時候,強勢地做了一系列的改革,比如將近12萬公務員被強制下了崗,剩下的也不允許再漲工資;比如強勢地修改勞動法,允許企業老闆有更多的權力去開除員工,降低企業成本;還有給石油收了碳排放稅。幾乎每一樣兒改革都會引起抗議,但是馬克龍不為所動,堅持自己的主張和政策。

    只是這一年多來法國的經濟形勢並沒有給馬克龍面子,大伙兒的收入不見增長但是稅卻變多了,作為一個有着優良散步傳統的國家,這種時候他們必須出門上街,把自己的不滿發泄到了總統身上,這是法國大革命精神的延續。所以抗議油價上漲只是一個牽強的理由,法國人自己也算得出來油價現在已經不貴了,他們是對自己的生活狀況不滿意。

    馬克龍39歲就做了總統,這個年齡爬上這個位置,他比任何人都顯得躊躇滿志。馬克龍鼓勵歐盟和美國對抗,提出要建立歐盟自己的軍隊,在各種國際論壇上表現活躍,還積極推動巴黎氣候協定的執行,為此不惜身先士卒地拿法國做榜樣,提高燃油稅減少碳排放。以上的種種跡象都表明,馬克龍的理想大概是做一個偉大的政治家,最好是推動人類進步,甚至是青史留名的那種。

    馬克龍的那些宏大行為,到底是為了他自己考慮還是為了整個歐盟考慮,我們很難說清楚,但是有一點是清楚地,那就是他為世界考慮的太多,為法國人考慮的太少,結果現在掉粉取關的現象變得這麼嚴重,現在說他的執政遇到了危機都不誇張。

    法國抗議事件越來越暴力,馬克龍支持率為什麼那麼低?

    (從阿根廷返回後上街視察)

    世界經濟整體不給力的現狀已經持續好幾年了,這種時候國家內部的矛盾衝突就比較多,像法國這種民族成分複雜白人黑人穆斯林混居的地方,這方面就更加突出。這種大環境就宣布了右翼勢力抬頭的時候來了,臨床症狀表現為民眾自我保護意識很強,他們希望驅趕和自己搶飯碗的移民,他們希望保護民族工業防止他國產品傾銷,他們希望閒錢用來提高福利,而不是援助災區。

    當越來越多的人被右翼思想圈粉的時候,特朗普這樣的人就非常受歡迎,因為他的政策迎合了人們內心的不安全感和自私的本性。而馬克龍這種閃耀着人性光輝的優質政客反而不受歡迎,他口乾舌燥四處遊說,自己的國民卻上街燒東西趕他下台,馬克龍的內心一定是絕望和痛苦的。

    無論是一國政要,還是一個家長,有理想並有行動力是非常難得的,但前提是後方得優先照顧好。假如國民的日子過得不好,再宏大的理想也難以順利推動;如果家裡老婆孩子對你有意見,再強的事業心也很難成事兒。你不能指望別人靠着你畫出的大餅為你搖旗吶喊,而是要拿出看得見摸得着的實際好處去俘獲人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