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 / 正文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原創: 徐浪

    魔宙所發的是半虛構寫作的故事

    「夜行者」系列是現代的都市傳說

    大多基於真實社會新聞而進行虛構的報道式寫作

    從而達到娛樂和警示的目的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中國每年大約有800多起燃氣爆炸,近千人受傷,近百人喪生。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一六年上半年,最少有三十幾人死於煤氣爆炸

    但這麼多的燃氣爆炸事件里,從未有一起,像一六年5月的那場爆炸一樣曲折。

    5月14日,陶然亭附近的**小區發生了一起燃氣爆炸,死了一個人。

    這場爆炸里的死者,是個卧床近三年的植物人。她從五樓的家裡被炸了出來,脖子上被發現有割傷。

    當時田靜找到我,讓我去查這件事,最後賣了五五分成——自從《太平洋大逃殺》的特稿賣了近百萬後,這種紀實採訪稿的價值一下就高了起來。

    我問她這麼好的選題怎麼不自己跟,田靜搖搖頭:「好幾年不在一線了,而且文筆沒你好,容易毀了這選題。」

    「我已經和當事人打好招呼了,你直接聯繫他就行。」

    這次的調查有個優勢——田靜曾採訪過這個經歷了爆炸的家庭。

    兩年前,田靜還是記者時,曾替某南方媒體做過一篇《中國植物人生存現狀調查》的調查特稿。

    天井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田靜的特稿

    當時她採訪了十幾個植物人家庭,其中就有這次出事的王璐和王建龍夫婦。

    14年1月,妻子王璐由於車禍成了植物人。她父母雙亡,丈夫王建龍不離不棄,照顧周到。田靜文章發出後,王建龍被評為模範丈夫,還收到許多人的捐款。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兩年前的新聞

    我打電話給剛喪偶的王建龍,約他晚上在蓮花胡同的爆肚馮見面——周庸非要吃爆肚。

    5月17日晚上,我和周庸提前到了爆肚馮,點了些爆肚肚仁,把桌號發給王建龍。

    六點多,進來一個男人,高顴骨,短髮,很精壯。穿着一身休閒裝,戴着手錶。他和門口服務員說了幾句,向着我和周庸走來,伸出了手:「你好,王建龍,你們是田記者的朋友?」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蓮花胡同爆肚馮

    我說是:「她聽說你們家的事,想讓我們做個後續採訪,你看成麼?」

    王建龍點點頭:「當然,田記者當年可幫大忙了,沒她那篇文章募捐,我當時都過不下去了。」

    我說咱邊吃邊聊,問他喝不喝酒,他說可以喝一點。

    我們隨便聊了會,他比較平靜,不像剛經歷喪偶之痛。

    周庸:「王哥,你這心情還可以啊。」

    王建龍:「咱說實話,我早做好心理準備了。挺多次都想放棄,讓她走得了,別遭罪了,但又下不了決心。」

    「出了這事,也算替我決定了。」

    我點點頭:「聽田靜說,你太太脖子上有割傷?」

    他說是:「可能是爆炸時,玻璃什麼的劃的。你說誰能對一個植物人下手,不太可能。」

    「後來法醫要屍檢我沒讓——就讓她安安靜靜走吧。」

    我說所以煤氣是你忘關的麼?

    王建龍點頭:「是我沒關。」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王建龍承認他沒關煤氣

    我問能去他家看看麼,王建龍說當然可以:「就是燒的沒什麼玩意了。」

    吃完飯往回走,沒喝酒的周庸開着車:「徐哥,你看他戴的那表了麼?」

    我說有印象,怎麼了。

    周庸:「那是塊萬國孔雀翎,我爸有塊一模一樣的,六十多萬。」

    我說那表應該是假的吧,現在國產假表業相當成熟,假表做的都和真的差不多。

    周庸搖頭:「國內造假技術是好,但都集中在錶盤上,表鏈做的不太行。其實現在鑑別真假表主要就看錶鏈了,剛才我仔細看半天,他那皮鏈做的挺精細,縫製的車線走向直,針腳均勻,封口處沒一點毛邊,我看那表是真的。」

    「看來給他們捐款的人不少啊,都夠他戴大萬國了。」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萬國孔雀翎

    我說捐款不至於這麼多吧,打給田靜,問她能不能查到王建龍總共收了多少捐款。

    田靜說行:「那捐款卡號我還有,我去找人問問。」

    第二天上午,我和周庸開車到了陶然亭附近的**小區。

    從樓下看起來,王建龍家的窗戶已經沒了,被煙熏的漆黑一片。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被熏黑的樓

    我上樓敲門,進了王建龍家。防盜門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但室內隨處可見各種燒焦的物品。

    客廳角落裡擺着腳手架和油漆桶,顯然正準備着一場修整。

    這是間南北走向的兩室一廳,王建龍說,他自己住一間,另一間用來安置王璐。

    發生爆炸的廚房,正對着王璐的卧室,卧室里床被衝到了窗下,衣櫃在門後所以相對完好。

    我打開被熏黑的木衣櫃,一股燒焦的膠皮味撲面而來,周庸捂住口鼻進去翻了翻,向我示意什麼也沒有。我點點頭,又走向王建龍的卧室。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被熏黑的衣櫃

    王建龍卧室里有張單人床和一個書架,我看了看上面的書,還能看清名字的,一本是勒龐的《烏合之眾》,一本是《厚黑學》——沒想到王建龍愛看群眾心理的書。

    拍了幾張照,我和周庸與王建龍下樓離開,我倆送王建龍打車走後,周庸掏出煙:「徐哥,等會再走,抽根煙。」

    我問他怎麼了,周庸從兜里掏出一個小鐵盒打開,裡面是幾隻岡本的避孕套。

    我說你隨身帶這玩意幹嘛。

    周庸:「擦,不是我的,我帶的不是這牌子,這是王璐房間衣櫃里找到的,我當時沒說。」

    「你說他老婆是植物人,他家怎麼能有避孕套呢,不是過期的吧?」

    我說拆開看看就知道了:「上面潤滑劑多的話就是新的,要是在他老婆昏迷前買的,得兩三年了,密封再好的避孕套,潤滑程度也不可能跟新的一樣。」

    我和周庸把七個避孕套拆開,倆人粘了一手油,周庸:「徐哥,這避孕套肯定是新的,濕巾都擦不掉。」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避孕套都是新的

    「你說能不能是王建龍交了女友,故意製造意外把植物人妻子弄死了?」

    我說不至於啊:「他想把他妻子弄死只要放棄治療就行了,何必還把自己房子炸了。」

    周庸繼續腦洞:「可能她妻子忽然醒了,看見王建龍和別的女的那什麼呢,然後王建龍驚慌之下就把她殺了。」

    我讓他別瞎想了:「就算真醒了看見,離婚不就得了麼!」

    周庸嘆口氣:「好吧,那咱現在查什麼?」

    我說我想先搞清楚,王建龍為什麼這麼有錢:「田靜說,三年前兩人還租房住,但爆炸這房子是他自己的。」

    我給田靜打電話,約她晚上去東四二條的百米粒吃湘菜。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東四二條百米粒

    吃飯時,我問田靜捐款信息的事,田靜說還沒查到:「再等等。」

    我點點頭:「有個事想問你,王璐父母雙亡,這事你驗證過麼?」

    田靜說沒有:「這是王建龍告訴我的。」

    我說我有個猜測:「三年前,王建龍還是個需要捐款的窮人,現在忽然就有錢了。會不會王璐有一個大額的人身意外險,王建龍想獨占賠償金才編造王璐父母雙亡——實際上他想獨享賠償金。」

    我說雖然你還沒查出捐助到底多少,但我絕不相信這些錢夠在北京買房,更別說還戴六十多萬的表。

    田靜點點頭:「知道了,我當年採訪時,記錄過王璐的個人信息,等我找老同事問問。」

    因為涉及到募捐,需確保真實,田靜當年記錄了王璐和王建龍的身份證以及結婚證信息。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王建龍和王璐信息

    她將這些信息發我後,我先給王璐的老家,河南**市的公安部門打了個電話,說我有個朋友,王璐,最近去世了,她是否父母雙亡,沒有家人。

    **市公安局第二天給我的反饋是——情況不屬實,王璐父母雙全,並且還有一個弟弟。

    他們已諮詢過本人,王璐本人健在並已結婚生子,如果我再報假警,將依法對我進行拘留罰款。

    周庸聽我說完:「卧槽,徐哥,我一身冷汗,要是王璐還活着,那死的那個是誰?」

    我說我也想知道:「咱去**市看看吧,你靜姐見過王璐,把她也叫上。」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去往**市的高鐵票

    坐了三個多小時的高鐵,我們到了站,到訂好的酒店辦理了入住,按照王璐身份證上的信息找到了**區的一個老小區。

    我們上樓敲門,開門的是個老頭:「找誰?」

    我說我們找王璐,老頭說自己是王璐的爸爸,王璐結婚後就不和他們一起住了。

    田靜:「叔叔,我是王璐同學,我們最近有同學會,但沒有王璐聯繫方式,只知道她原來住址,所以就來這看看。」

    老頭熱情了一些:「璐璐同學啊,進來坐會吧。」

    田靜:「不麻煩了,叔叔,您把王璐的手機號告訴我們就行。」

    老頭告訴我們一個手機號,田靜說謝謝:「王璐現在住哪兒呢?」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王璐爸爸住的小區

    老頭:「她啊,住**小區。」

    我們打車前往**小區。

    周庸:「靜姐,您這演技和徐哥有一拼啊。」

    田靜坐在副駕駛沒應聲,我踩了周庸一腳,示意車上還有出租車司機,別亂說話。

    進了**小區,我讓周庸給王璐打電話,說是送快遞的,找不到門了。

    周庸剛說自己是快遞,那邊就告訴他:「等會兒,馬上到家,已經進小區大門了。」

    我們仨急忙回頭,身後大門處,有個姑娘牽着孩子,打着電話。

    田靜難以置信:「王璐!」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王璐住的小區

    我說你確認是麼。

    田靜點點頭:「我確定,雖然當時她已經植物人了,但我去看過她好幾次,確實是王璐。」

    我們走過去,攔住了她,田靜:「王璐。」

    王璐看着田靜,有點尷尬:「不好意思,我有點記不清你是誰了。」

    田靜:「你記得王建龍是誰麼?」

    王璐搖搖頭。

    我一直盯着她看,表現的沒有一點不自然的地方——我覺得她是真不認識。

    田靜指了指她牽着的小男孩:「這是你兒子,幾歲了?」

    王璐:「三歲了。」

    田靜:「你什麼時候從北京回來的,你那姐姐還是妹妹呢,怎麼樣了?」

    王璐懵了:「我從來沒去過北京啊,也沒有姐妹,你們是我小學還是中學同學,我怎麼一點印象沒有?」

    我說小學。

    王璐忽然警惕起來:「哪個小學?」

    我們三個都答不上來,王璐對着大門那邊喊保安,還拿出手機作勢要報警。

    我和周庸田靜狂奔出小區。

    田靜:「看來不是,但長得也太像了!」

    我說回北京在說:「別她真報警了,給咱扣這解釋不清。」

    到北京時,已是晚上,我們打車到北京飯店的啤酒花園喝酒。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啤酒花園不錯

    周庸喝了口黑啤:「徐哥,我已經完全懵逼了,那屍體不是王璐能是誰呢?」

    「真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她和王建龍有結婚證,然後鄭州那個王璐也結婚生子了,她們是怎麼用一個身份結兩次婚的?」

    我說你前兩個問題還得繼續查,但第三個我能回答你——同一個身份,在北京和河南可以結兩次婚。

    因為中國的婚姻系統以省為單位,省和省或直轄市間的系統是不共通的,在兩個不同的省或直轄市結兩次婚,一般是發現不了的。當然了,一旦被發現就是重婚罪。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這種事時有發生

    周庸失望的「啊」了一聲。

    我說怎麼着,你還想三妻四妾啊。

    周庸說沒有:「接下來怎麼辦?」

    我說從我們發現的避孕套入手,去問問王建龍的鄰居,如果他平時帶女的回家,應該會有人看見過。要是他真有新女友,我們就接近套話。

    周庸:「明天白天去?」

    我搖頭:「現在去,白天修復房子他可能會在,而且晚上鄰居也都下班了,人比較全。」

    田靜一口喝乾杯里的生啤:「走,我也去,女的敲門好開。」

    我們到了平原里小區,挨家挨戶敲門,從一樓問到頂層,只有樓上的小情侶提供了一點線索:「昨天上班時,他們家門開着,在重裝房子。」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他的房子是需要好好收拾一下

    「有個穿的還行的姑娘和工人說了幾句話就走了,估計是來看看活乾的怎麼樣了。」

    他女朋友也補充了點:「原來也見他帶別的姑娘進過屋,有的時候也有男的。」

    我覺得通過王建龍能找到這個姑娘。

    第二天我們藉口還有些問題要問,請王建龍到工體喝酒。

    兩打啤酒和一瓶香檳下肚後,我藉口去上廁所,繞到王建龍背後的空卡座,沖周庸揮揮手,周庸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拉着王建龍繼續喝。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我們半個多小時就喝了兩大啤酒喝一瓶香檳

    十分鐘後,我登錄移動官網,輸入了王建龍的手機號,對周庸示意。

    周庸:「擦,徐哥咋還沒回來呢,是不是掉廁所了,我給他打一電話。卧槽,手機關機了,王哥,把你手機借我下唄,我給徐哥打個電話。」

    王建龍說行,拿起手機解開密碼。

    周庸偷着對我比了個ok。

    我點擊了獲取隨機密碼,等着密碼發到王建龍手機上。

    王建龍解開密碼:「我給他打吧。」直接給我撥了過來。

    我看另一個手機響了,趕緊接起來:「王哥。」

    這時驗證碼已經發送二十秒了,我感覺隨時要到他手機上。

    周庸假裝喝多了,一把搶過電話:「喂,徐哥,哪兒呢,卧槽快回來喝啊!」

    說着拿起手機看一眼:「怎麼沒信號了,我再給他打一個。」

    周庸迅速記下驗證碼,並借着撥號把短信刪除,假裝撥了幾下沒成功:「算了,不jb等他了,咱倆接着喝。」

    周庸用手對我比出驗證碼223536,我迅速登錄了王建龍的移動官網。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我登陸了王建龍的移動賬戶

    我查了他的通話記錄,用手機拍了下來。

    晚上,我和周庸回到我家,把通話記錄總結了一下。

    其中一個13*********的電話,他打的最多。

    我記下了電話,第二天上午,用追蹤不到來電的網絡電話app打過去。

    打開免提,網絡電話的詐騙預警系統忽然提醒我倆,此電話已被二十三個用戶標記為詐騙電話。

    周庸看我一眼剛要說話,那邊就接電話了,一個福建口音的男性在電話那邊:「喂!」

    周庸有點懵,我搶過電話:「錢打到什麼卡里?」

    福建男:「建行,卡號*****************,姓名劉**」

    我說我現在只有三萬塊,福建男:「那就先打三萬吧。」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這個電話被標記為詐騙電話

    我說行,然後掛了電話。

    周庸看着我:「為什麼王建龍會一直給詐騙的打電話。」

    我說他倆要不是一夥的,就是王建龍被騙了,天天打這個電話罵他。

    周庸:「別扯了徐哥,咱現在咋辦?」

    我說咱可以返回上一步——回平原里小區蹲坑,我們在平原里小區蹲了三天,三天都是王建龍給裝修隊開的門。

    這三天裡我們試着跟蹤了王建龍——他住在金融街的威斯汀,每天就出兩趟門,早上去給工程隊開門,晚上去鎖門。

    周庸:「徐哥,這也太奢侈了,他錢到底哪來的啊?」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威斯汀住着挺貴的

    這時微信響了,我看了眼手機:「反正不是捐款來的。你靜姐剛發微信說,總共捐了能有五十萬,第一年捐了三十多萬,住院做手術就花了二十多萬,剩下的估計也就二十多萬。」

    「這麼點錢大概能買三分之一塊大萬國,或者一個三平米的廁所。」

    第四天,事情終於發生了些改變,七點半,王建龍沒來,一個黑裙白衣的姑娘來給裝修隊開了門。

    她打車離開時,我和周庸開車跟上她,在西單的老佛爺百貨,她下了車。

    周庸去停車,我跟她進了老佛爺百貨,她隨便逛了會,進了五樓的雕爺牛腩。

    我在門口瞄了眼——王建龍在裡面,姑娘走到他面前坐下,兩個人拉了拉手,有說有笑。

    周庸這時停完車跟了過來:「姦夫淫婦。」

    我說別這麼說,他妻子植物人兩年多,有生理需要也正常,畢竟是個凡人。

    周庸:「我不是這意思,我也餓了,想吃牛腩,看見他倆吃有點不忿,所以罵了一句。」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雕爺牛腩

    飯後,兩個人在老佛爺門口分開,王建龍先打車走了,姑娘自己站在那兒,拿着手機,估計叫了個車還沒到,我用肩膀撞下周庸:「上去搭個訕!」

    周庸走過去用肩膀撞了姑娘一下,把她手機都撞掉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姑娘檢查了下手機:「沒壞,算啦,沒關係了啦。」

    周庸:「台灣人?」

    姑娘點點頭,周庸:「我特喜歡台灣女孩說話的聲音,我請你吃飯吧。」

    這時她叫的車到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哦。」

    我和周庸跟着她,從復興門北大街上了京開高速,在大興的某棟公寓樓,她下車進了樓里,我讓周庸等在車裡,自己跟了上去。

    電梯在10層停了,確定姑娘在十樓下的電梯,我轉身回了車裡。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她在十層下了電梯

    周庸:「怎麼樣了,徐哥?」

    我說等我回家拿點東西。

    凌晨三點,所有人都睡着時,我和周庸搬着梯子悄悄上了十樓,緩慢的擰開走廊頂燈的燈罩,從走廊燈接出電源,安了兩個帶4g網卡的微型全角攝像在燈罩旁。

    我倆又悄悄的下樓,回到車裡,打開手機,與攝像頭鏈接——整個走廊到電梯一覽無餘。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4G微型攝像頭

    我拿手機給周庸看:「怎麼樣,挺清晰吧?」

    周庸點頭:「要是安屋裡就更好了。」

    我說我怎麼不安你家屋裡呢。

    整個十二層,一共有四戶,我和周庸觀察了三天,發現這四戶的人都互相認識,他們偶爾會互相串門——不是鄰里之間很客氣的那種,他們表現的非常熟。

    按周庸的話說:「一看就是一個team的。」

    外出對於他們來說,好像很奢侈,他們最多就在走廊轉轉——只有兩個人例外,一個是周庸搭訕過的台灣腔姑娘,另一個是帶着眼鏡的高個中年男子。

    台灣腔姑娘每次出去,都是見王建龍,戴眼鏡的中年男子則每次都是去超市採購物資,沒有一次例外。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看來他是負責採購的

    周庸:「徐哥,這咱也沒機會接近她啊。」

    我說再看看吧。

    第四天,情況出現了改變——一個從未出過門的青壯男子出了門,按了電梯,下樓了。

    我和周庸看着他走出樓門,上了一輛酷熊,開車跟上。

    他把車開到了方莊的雲豐臺球城,有三個背着包的人等在門口,他下車說了幾句,有兩個人交了錢給他,上了車,還有一個人搖搖頭,背着背包走了。

    我讓周庸開車跟上酷熊,自己下車追上了沒上車的背包男:「哥們!」

    他警惕的看着我:「幹嘛?」

    我說剛才看那倆人都交錢上車了,你沒上,這是什麼活兒啊?

    他冷笑一聲:「在58同城找的工作,說是接線員,發短信讓我到雲豐臺球廳門口等着,來車接我們。」

    「結果一來,就讓我們每人交五百塊的保障金,這不就TM騙子麼,那倆傻逼上當,我才不上當呢。」

    我點點頭,遞上一根煙,並給他點上:「能告訴我這工作具體怎麼找的麼?」

    晚上我和周庸在我家喝酒,我掏出手機給他看:「就這工作。」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我在58同城上找到了他說的工作

    周庸:「徐哥,你真去啊,咱連他們具體幹什麼的都不知道,你就敢去卧底?」

    我說本來想讓你去的:「但那台灣小姑娘認識你,所以你去不了,只能我去了。」

    我按照58同城上的聯繫方式,給一個叫陳經理的人打了電話,他讓我第二天下午三點,去方莊的雲豐臺球廳門口,會派車來接我。

    第二天,我往背包里收拾了幾件衣服,在鞋底藏好定位器和一把三刃木的小刀,來到了雲豐臺球廳的門口。

    下午三點,我和周庸昨天跟蹤的酷熊如約而至。

    今天只有我一個人,他讓我交五百塊錢的保證金,告訴我工作環境不錯,但是封閉式的,問我能不能接受,能接受就交錢上車,不能接受就走人。

    我交了五百塊,上了車,沒有意外的被帶到了大興的公寓,經過周庸的沃爾沃時,他對着車裡的我點了點頭。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酷熊

    到了十樓,開酷熊的小哥把我帶到了1001的一間屋子,敲了敲門,裡面有人說請進,我跟着進去,屋裡有一張單人床和一個辦公桌,辦公桌前坐着一個穿着正裝的中年男子。

    開酷熊的小哥給我介紹:「這是我們主管。」然後就出去了。

    主管伸手讓我坐:「哪兒人?」

    我說哈爾濱人。

    主管點點頭:「干我們這行的東北人比較少,你知道我們是哪行吧?」

    我說不知道。

    主管:「我們是做電信詐騙的,你別慌,聽我給你解釋,我們這行是很安全的,說着他拿出手機給我看一個新聞。」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電信詐騙破案率奇低

    「干咱們這行,基本沒什麼風險,破案率才不足5%。」

    「而且我們的回報率特別高,你當什麼白領藍領金領啊,都沒我們這麼賺。」

    「去年光是官方曝出來的就二百多個億,我告訴你,沒曝出來的比這還多。」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每年涉案金額巨大

    我點點頭:「明白。」

    他很滿意我的表現:「我們這絕不虧待自己人,一天一結賬,現金轉賬都行。你干成一單,就給你提百分之三十,一個月成功總額在百萬以上,給你提百分之四十,所以,能賺多少全靠你自己。」

    「還有些規矩,就是封閉式工作環境,不允許外出,想吃什麼,就和廚師說——一個戴眼鏡的大高個,你看見就知道是誰了,他會給你買回來。」

    我說我沒問題。

    他說那好:「你選一下分組,一會把手機交給我。」

    分組的意思就是,我想從事什麼樣的電信詐騙活動——這個團伙很詳細的把電信詐騙工作分為了五組。

    第一組是廣告與購物組:
    在網上發假的降價消息、中獎消息,騙取預付金、手續費、託運費等、保證金、郵資、稅費
    2、發布二手汽車、特價機票消息,騙取對方訂金。
    3、打電話謊稱有購車購房稅返還,讓對方去ATM轉賬(事先獲取最近有車房交易的資料,以國稅局或財政局的名義聯繫他們,假裝有國家政策改變)騙取手續費、保證金。
    第二組是銀行組:
    1、隨機發放匯款或還借款短信(如:你好,請把錢匯到**銀行,賬號:****)騙取對方匯款。
    2、針對需要小二貸款的人群發送假貸款信息,收取貸款人保證金和利息。
    第三組是電信與招聘組:
    1、發布虛假廣告信息(像周庸遭遇的那樣),收取介紹費、培訓費、服裝費。
    2、假冒電信人員打電話,有人接通後說對方電話欠費後將電話轉接給「公安局。」對方核實後假公安人員「不小心」透漏對方銀行財產信息泄露,再講電話轉移到銀行的客服中心,客服再騙對方轉移存款或輸入真實的銀行密碼。
    第四組是熟人組:
    1、打電話或盜竊QQ號假裝外地熟人或者朋友騙錢。
    2、事先了解對方資料,冒充醫生或老師,謊稱對方子女車禍或住院騙取醫療費。
    3、給對方打電話,謊稱子女被綁架並給對方聽孩子的叫喊哭鬧聲,騙贖金。
    4、直接威逼利誘讓對方害怕(例:如不將錢匯到**賬戶,則卸掉你的大腿)。
    第五組是取錢組,只有核心成員才能幹這個活
    1通過轉賬的方式將受騙人的錢迅速轉走
    2遮擋面部去aTM機取出現金

    我說我選第四組吧,看起來常規簡單一點。

    他說行:「你把手機交上來,我帶你去1003吧。」

    我把手機關了機,交給主管,出門後,悄悄對着棚上豎了下大拇指,示意周庸我沒問題,然後跟着主管去了1003。

    主管拿鑰匙打開門,屋裡嘈雜的人聲立即傳了出來,七八個人在屋裡打着電話,滿屋都充斥着電信詐騙的套路。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1103的場景

    「恭喜你,中獎了」「你猜猜我誰」「爸,我嫖娼被抓了」「你的兒子在我手上」「想想你最近得罪過誰,有人要花20萬買你一條腿」「小王嗎?明天上午到我辦公室一趟」「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你涉嫌一宗洗錢罪」……」

    主管拍拍我肩膀:「以後你就是四組的一員了,和同事多學着點。」

    在電信詐騙公司工作,需要自己購買資料,主管對此的解釋是:「因為是自己花錢買來的資料,肯定想要賺得更多,這樣能提高賺錢積極性,讓每個人更努力。」

    主管給了我幾個「信息中介」的qq號,讓我自己去買信息。

    我越和「信息中介」接觸,就越覺得心驚。

    個人信息售賣產業鏈之成熟,不斷刷新我的認知。分行業「定點投放」:學生、股民、金融理財客戶、產婦、家長應有盡有,不同群體售價不同。

    當我說自己是個新人時,他主動給我推薦:

    「農村的錢少,大城市不容易被騙,你買三線城市的吧。800元可以買到一萬條學生及家長信息,也可以用其他數據來換,例如3萬母嬰信息換1萬條學生信息等。」

    我說大哥你太牛了,你這些信息都是從哪兒搞的?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和信息中介的聊天

    他說告訴你也不怕搶活,這行靠人脈。

    一、黑客。銀行、機關、企業、學校的內部信息系統對他們來說很薄弱,個人信息被黑客竊取並打包出售的情況並不少見。

    別說學校企業系統了,厲害的黑客連icloud都能入侵,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好萊塢艷照門,大批女星的裸照和錄像,都是黑客入侵icloud下載的。

    二、體制外「經手人」。安全漏洞最可能出現的地方,在合作單位或者外包業務環節。有些單位經常會用外聘人員,或者直接將業務外包,資料經手人太多,安全也就難以保障。

    比如學校把每年的體檢,承包給某個體檢中心,體檢中心的負責人轉手就把你連年齡甚至身高體重都賣了。

    三、「內鬼」。

    這個就不用多說了,各行各業都有這種人,他有可能就是你的同事,有可能是你的老師甚至領導——對於他們來說,什麼錢都是賺。

    前兩種還可以注意預防,第三種真是防不勝防。

    我裝傻充愣了五天,假裝比較笨,一個人都沒騙到。

    雖然有幾個業績好的「同事」每天對我冷嘲熱諷,但我實現了打入的目的——接近那個台灣姑娘。

    我每天都給廚師塞一些錢,讓他採購時幫我帶些零食,然後捧到台灣姑娘那獻殷勤。

    五天後,姑娘告訴我:「阿徐,雖然你對我很好,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我說沒事,我可以當你閨蜜。

    一周之後,這姑娘對我打開了心扉——她把我當成了可傾訴對象,告訴我她現在和一個比她大十歲的男人在一起,但總是兩天才見一面,見面就吃頓飯。

    我問她是不是幕後老闆。

    她吃了一驚:「別人告訴你的?」

    我說沒有:「只有你能自由出入,主管從來不罵你,那幫老同事平時也躲着你——你要不是老闆女兒就是老闆女友。」

    姑娘說阿徐你真厲害,像個偵探一樣。

    我問她跟老闆一起有什麼苦惱麼,是老闆有家庭了麼?

    她搖頭:「不是,他現在單身,但因為他前段做的一件事,我有點怕他。」

    我點頭表示理解:「工作上還是生活上的?」

    她說生活上的:「不多說了,這幾天我們可能就飛了,你能多賺點錢就趕緊多賺。」

    我問她「飛」是什麼意思。

    她說就是散夥的意思——一個成熟的電信詐騙團伙,存在的周期不能超過四個月,然後就要換地方換人再起爐灶。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手機卡什麼的都會扔掉,防止被追蹤

    我借着老同事帶着去走廊抽煙的機會,對着監控攝像比出了「打電話,110,五點」的手勢。(為防止逃跑,新人不准單獨去樓道里抽煙,必須有團隊里資深的人帶着。)。

    當晚五點半,我找到主管:「剛才我在陽台抽煙,看見樓下進了十多個警察。」

    主管說沒事:「你別慌,回去好好工作啊,關係咱都打通了,什麼事沒有!」

    我點點頭,回到1003,透過貓眼看,過了一會兒,主管拎着兩個箱子匆匆從防火梯下了樓,我假裝打開門透氣,對監控那邊的周庸做了一個跟的手勢。

    八點鐘,警察包圍了十樓,逮捕了整個電信詐騙團伙——除了主管。

    被抓的時候,台灣姑娘還告訴我別擔心:「你什麼錢都沒騙到,最多判個一兩年。」

    聽她這麼說,我還有點小傷感。

    錄完筆錄,我出了門,發現田靜在等我。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我和周庸有一些自己的手勢

    我說今天出警很利索啊,這麼快就連行動方案帶抓捕都搞定了。

    田靜說是:「警察很重視。」

    我說他們怎麼這麼相信你:「你給他們看我們安的監控了?」

    田靜:「我又沒瘋,我就是冒充一下大興老街坊。」

    我恍然大悟:「聰明。」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神奇的大興老街坊

    論起最受警方歡迎信任的人,大興老街坊和朝陽群眾很難分出勝負。

    我給周庸打電話,問他主管跟上了麼,周庸說跟上了:「我現在在威斯汀。」

    我說那就對了:「他肯定是去見王建龍了,我第一次聽見他說話,就覺得是王建龍通話記錄里那個福建人。」

    周庸:「所以王建龍的錢,都來自於電信詐騙?」

    我說是:「我從台灣姑娘那證實了,王建龍是幕後老闆,這個局是他攢的,要不一出事主管也不至於去找他。」

    周庸:「可還是沒搞清王璐的事啊,為什麼會有兩個王璐,她都說了她沒有姐妹。」

    我說就快搞清了:「你繼續盯着他們,我去求證一事。」

    我掛了電話,田靜:「你要求證什麼?」

    我說我和王建龍的女友,那台灣姑娘聊天,她說王建龍前段時間做了點事,讓她有點害怕,我怎麼想這事都和燃氣爆炸案以及王璐的死有關。

    我和周庸第一次見王建龍時,他說他沒同意法醫屍檢,那具屍體疑點多多。

    1 我們找到了另一個王璐,那具屍體到底是誰還不好說。
    2 屍體脖子上有割傷,他說是爆炸時玻璃劃的,我不這麼想。
    3 我覺得王建龍做的令人害怕的事,可能也和這具屍體有關

    田靜:「非正常死亡,公安機關不是可以強制進行屍檢麼?」

    我說是:「但那一般都是針對有疑點的死亡,在這次事件里,王建龍承認自己忘關沒氣,而且他本來放棄治療王璐,就可以讓她死亡,這件事完全沒什麼疑點。」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屍檢的相關規定

    「這種情況下,警方徵求家屬意見時,家屬不同意屍檢,一般是不會強求的。」

    田靜:「你想怎麼求證。」

    我說我要見王璐變成植物人時的主治醫師,她可能知道一些王璐的秘密。

    田靜點點頭:「我認識,當時還採訪過她。」

    我和田靜在朝陽門的一個小區里,見到了「王璐」曾經的主治醫師,她已經退休帶孫子了。

    她跟田靜打了聲招呼,囑咐孫子別亂跑,轉過頭看我倆:「小田,這是你愛人?」

    田靜說不是,她點點頭:「男朋友,但你也不小了,能不拖就別拖着了,該結婚結婚!」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小區里都是孩子和老人

    我和田靜都很尷尬,田靜強行轉移話題:「主任,我今天來是想問點事,當時我採訪王璐和王建龍的事時,你有沒有什麼沒告訴我。」

    「王璐是不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王璐的主治醫師說有:「這麼多年了,你們還挖這事幹嘛?」

    我說王璐死了,但是我們又找到了另一個王璐,所以覺得很迷惑,我們被嚇着了,覺得這世上是不是有鬼,還是世界上真的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主治醫師點點頭:「沒有鬼,變成植物人的那個,根本不是王璐。」

    我問她怎麼這麼確定。

    主治醫師:「王璐的身份信息是女,但變成植物人的那個王璐,雖然長得和身份證上一模一樣,也很秀氣,但他是個男的。」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植物人王璐,其實是個男的

    「當時王建龍求我不要說出去,說他爸他媽知道他的性取向會弄死他,王璐也是偷了姐姐的身份證,兩個人才能結婚生活在一起的。」

    我忽然想起,在我聯繫河南**市公安局說王璐已死,問她是不是父母雙亡時,**公安告訴我:「王璐父母雙全,並且還有一個弟弟,我們已經諮詢過本人,王璐本人健在並已結婚生子,如果再報假警,將依法對你進行拘留罰款。」

    我拿起手機,撥打了上次去**市時,王璐父親提供的王璐手機號。

    電話很快通了,王璐在那邊問我是誰,我直接進入主題:「你多久沒見過你弟弟了?」

    王璐說快五年了:「你是誰?」

    我說你和你弟弟是不是長得很像,王璐說是:「龍鳳胎,你有他的消息?」

    我沒回,掛了電話,轉頭看向田靜:「死的那個是王璐的弟弟,我們現在去威斯汀找王建龍。」

    我和周庸、田靜敲了敲王建龍的房門,他問是誰,田靜說自己是田靜。

    王建龍打開門:「田記者、周庸、徐浪,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我說不僅知道你在這,還知道你房間裡藏着個「主管」。

    王建龍:「你們報警了?」

    我說報了,但不是因為電信詐騙的事,是因為王璐的事。

    「我們見到了真的王璐,也見了王璐弟弟變植物人時的主治醫師。」

    王建龍點點頭:「所以你們知道我的性取向了?」

    周庸:「當然知道,你的性取向是直的,你以為你和詐騙團伙的台灣姑娘卿卿我我,摸摸搜搜的,我們沒看見麼?」

    「你以為我這幾天沒看見,你叫的「特殊客房服務麼」?」

    我說是啊,裝個jb:「王璐弟弟用假身份和你結的婚,你倆婚姻不合法,現在警察已經開始對屍體進行屍檢了。」

    王建龍:「我TM就不應該接受你倆採訪。」

    我說不是:「你就不應該忙着搞電信詐騙,不去火葬場火化王璐弟弟的遺體。」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十幾分鐘後,警察在威斯汀帶走了王建龍和藏在廁所的「主管」。

    2013年12月,王建龍正跟着一夥台灣人學習電信詐騙,父母讓他去參加一場相親,他在相親會上與王璐一見鍾情,兩人很快領了證,王建龍還給了王璐十萬塊做彩禮錢。

    結婚當天,王璐說要回家告知父母,王建龍說要陪同一起去,王璐不同意,一人上路。王建龍懷疑有詐,就偷偷跟上了王璐——果然,王璐的電話很快就打不通了。

    王建龍跟着王璐到了河北,在王璐參加一場相親會時,將她拎回了北京。

    他這時明白——王璐原來是個跨省騙婚的。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電信詐騙犯經歷了一場騙婚

    憤怒的王建龍將王璐帶回北京的家裡,試圖強暴王璐,卻更崩潰的發現,王璐是個男的——他一直在冒充自己姐姐的身份四處騙婚。

    王建龍無奈之下,將對方放走。但他越想越生氣,趁着對方沒走遠,他叫上一個和自己一起學習電信詐騙的同窗,「不小心」開車撞了「假王璐」一下,本來是想撞死,沒想到有人看到報了警叫了救護車。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這種事也不是獨一無二

    得知「假王璐」變成植物人,王建龍也挺高興的,本想以丈夫的身份簽字,放棄治療,但沒想到,忽然有記者來採訪,還有人捐款。

    當時不太寬裕的王建龍發現了一條維持生計的渠道——靠捐款活着,於是他假裝起了模範丈夫,並把妻子接回了家裡照顧。

    隨着他的電信詐騙越做越好,他也開始不在乎募捐的那點錢,正當他打算合法結束「假王璐」的生命時,王璐卻忽然醒了。

    他陳年的積怨爆發,用刀殺死了王璐,然後他打開燃氣,預設微波爐加熱,偽裝出了一場意外的燃氣爆炸。

    我將這個新聞賣給了媒體,賺了一些錢,後來聽說有個導演說想把這個故事拍成電影,但不知為什麼就沒了消息。

    田靜最好的一篇採訪稿,以曲折的故事告終,我問她對這事怎麼想。

    田靜說沒什麼想法:「我更關心的是國內植物人普遍的生存現狀,不會因為一件個例就有所改變。」

    中國每年新增十萬植物人,靠這個發財的就她老公一個l夜行實錄29

    請關心下這些植物人的生存現狀



    世界從未如此神秘

    ▬▬▬ ▬▬▬

    We Promise

    We Are Original

    本文屬於虛構,文中圖片視頻均來自網絡,與內容無關。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

    更多故事 關注「魔宙」微信公眾號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