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性 / 正文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一、

    錢鍾書先生應該很不高興。

    他這麼一個大才子,最廣為人知的話竟然只是一句「婚姻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

    而且吧,這句話還不是他獨創的。

    錢老在《圍城》里寫了出處:

    英國人說:「結婚仿佛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所以結而離、離而結,沒有了局。」

    法國人的說法是:結婚猶如「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

    錢老暴風哭泣:我還有很多經典語錄,咋你們就只盯着這句翻譯過來的話呢?

    吃瓜群眾:您學問太高深,其他的我們怕看不懂啊!

    好吧,這也怪錢老本人,寫的《管錐編》太艱深了,很多人都望而卻步,連看都不敢看。

    據說有人鼓起勇氣買了一本回家,剛翻開扉頁就昏昏欲睡,治好了多年的失眠。

    但是!

    高深莫測的錢老其實是個頂級段子手!

    他講的話放到今天,絕對每一條都刷爆朋友圈微博!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二、 學生時代,考完試後,總有一些尖子生抱怨,唉,這次又沒考好。

    結果當然是他們考了100分,而你就確實沒考好。

    錢老就是這樣的尖子生。

    他寫,世間哪有什麼愛情,純粹是生殖衝動。

    他寫,我覺得不必讓戀愛在人生里占據那麼重要的地位。許多人沒有戀愛,也一樣地生活。

    第一次看到錢老寫的這兩句話的我:

    錢老明白人!

    愛情不值得,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

    然而......

    1932年,清華大學古月堂門口。

    錢鍾書和楊絳兩人一見如故,侃侃而談。

    錢老還澄清,「外界傳說我已經訂婚,這不是事實,請你不要相信。」

    楊絳也回道:「坊間傳聞追求我的男孩子有孔門弟子『七十二人』之多,也有人說費孝通是我的男朋友,這也不是事實。

    這一見鍾情的劇情,羨煞旁人!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三、 錢老是」外貌協會「的人。

    而且吧,還是會長。

    他說,對於醜人,細看是一種殘忍

    可錢老偏偏喜歡虐:

    「那女人對他一笑,滿嘴鮮紅的牙根肉,塊壘不平像俠客的胸襟,上面疏疏地綴幾粒嬌羞不肯露出頭的黃牙齒。」

    他誇獎外國人:

    中國人丑得像造物者偷工減料的結果,潦草塞責的丑;西洋人丑得像造物者惡意的表現,存心跟臉上五官開玩笑,所以丑得有計劃,有作用。

    他百無禁忌:

    有人叫她『熟食鋪子』,因為只有熟食店會把那許多顏色暖熱的肉公開陳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為據說『真理是赤裸裸的』,而鮑小姐並未一絲不掛,所以他們修正為『局部的真理』。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四、

    很多人都說錢鍾書狂,但他自己卻說「人謂我狂,不知我之實狷」。

    我只是有句說句而已。

    錢鍾書從小就聰慧過人,口無遮攔。父親很頭疼,為他改字「默存」,結果沒存好。

    1929 年,錢鍾書參加高考。

    國文成績特優,外語成績滿分,數學只考了 15 分,被清華大學破格錄取。

    吳宓教授很欣賞他,每次上完課都問他:

    「Mr.qian的意見怎麼樣?」

    此時,上課看閒書的錢鍾書都會先讚揚一番,客氣客氣。

    然後再懟老師。

    1933年,錢鍾書即將從清華外文系畢業,校長馮友蘭建議他留校攻讀碩士學位。但錢鍾書又「耿直」了:

    「整個清華,葉公超太懶,吳宓太笨,陳福田太俗!沒有一個教授有資格充當錢某人的導師!」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五、

    其實,這只是文人逸事。

    楊絳先生專門在《吳宓先生與錢鍾書》闢謠過。

    但錢鍾書太有才,人們覺得錢說這樣的話很「真實」

    畢竟錢鍾書寫,

    一個人,到了二十歲還不狂,這個人是沒出息的;到了三十歲還狂,也是沒出息的。

    與此相對還有一件逸事:

    有一次英國一位女士求見他,他執意謝絕。

    在電話中,他對那位女士說:

    小姐,假如你吃了個雞蛋,覺得味道不錯,何必要認識那個下蛋的母雞呢?

    錢老是「狂」還是「謙」,你相信哪個故事?

    六、 錢鍾書的幽默,辛辣,機智,閃爍在他的書里:

    不受教育的人,因為不識字,上人的當;受教育的人,因為識了字,上印刷品的當。

    你不討厭,可是全無用處。

    我發現拍馬屁跟戀愛一樣,不容許有第三者冷眼旁觀。

    老年人戀愛,就像老房子着火,沒得救。

    忠厚老實人的惡毒,像飯里的砂礫或者出骨魚片里未凈的刺,給人一種不可期待的傷痛。

    有雞鴨的地方:糞多;有年輕女人的地方:話多

    上帝會懊悔沒在人身上添一條能搖的狗尾巴,因此減低了不知多少表情的效果。

    豬是否能快樂得像人,我們不知道;但是人會容易滿足得像豬,我們是常看見的。

    睡眠這東西很奇怪,不要它, 它偏會來;請它,哄它,千方百計地勾引它, 它便躲得連影子也看不見。

    我們有急需的時候,是最不需要朋友的時候。

    上司如此幽默,大家奉公盡職,敬笑兩聲或一聲不等。

    天上月園,人間月半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七、

    錢鍾書的逸事太多太多,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和楊絳的「最好的愛情」。

    雖然他寫:

    婚姻就像一座圍城,外面的人想進來,裡面的人想出去。

    還有:

    同行最不宜結婚,因為彼此是行家,誰也哄不倒誰,丈夫不會莫測高深地崇拜太太,太太也不會盲目地崇拜丈夫,婚姻的基礎就不牢固。

    然而現實中的錢鍾書:

    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 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 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

    1946年初版的短篇小說集《人·獸·鬼》出版後,在自留的樣書上,錢鍾書為妻子寫下這樣的情話:

    「贈予楊季康,絕無僅有的結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只有面對楊絳,毒舌柔情如水。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吐槽大會奇葩說算什麼,在他面前段子手都是耍嘴皮的

    文:廣州日報 彭文強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