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軍事 / 正文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作者:漫步的魚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老李還是決定不留隊了,對於他來講,從各方面考量,留隊似乎都不是什么正確的選擇。媳婦兒是地道的上海人,結婚之後在上海買了房子,雖然不大,但也算定了下來。

    父母都在上海打工,基本上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上海待着,自己當兵時,年齡已經不算小了,算了一下,自己今年幹完已經三十二了,在有意年輕化的部隊來說,滿眼望去都是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年輕人。

    自己所在的營區,是一個遠離城市的艱苦地區,離最近的城鎮都要70多公里,媳婦作為一個大城市人,平時工作又忙,基本上來沒有什麼來隊的可能性,最主要的是他還記掛着他的「大哥」—他已經快滿3歲的兒子。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01

    老李本來不是這個單位的,他本是集團軍工兵團的一名地爆手,說白了,就是一個和炸藥打交道的專業,有一年,全軍組織一場大的演習活動,集團軍就從下轄的各個師、旅、團和直屬大隊抽調骨幹,保障演習活動,負責警戒封控、戰場設置、通信架通等任務,等到演習結束之後,所有待命保障分隊,就地組建一個保障基地.

    雖然,部隊每年都要在這邊遠的荒漠之地待上幾個月,但真要在這裡長期駐守,很多人都心有不忿,他們想不通為什麼當初不說好,更想不通為什麼是他們—當初點名要抽調的那些優秀骨幹,老李也想不通,當初老李還沒有轉中士,但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還是坦然接受了這個現實,自己是革命一塊磚,組織怎麼需要,就怎麼搬。

    雖然從繁華的城市部隊,到遠離喧囂、荒蕪人眼的艱苦邊遠地區,一般人難以承受,老李還是逐漸接受了下來,新單位成立沒多久,沒有營房,整天住在帳篷里,裡面冬冷夏熱,十分「舒適」,更主要的是,在原單位已經是骨幹,還在軍區比武拿過名次的老李,面臨着轉專業,他要轉成自己之前完全不知道、沒有接觸過的通信專業,不過好在,很多人都不懂,一樣的懵圈,所以大家可以共同學習。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02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理解,原是優秀骨幹的老李還是率先掌握了一些專業技能,並且憑藉的從原單位帶來的優良作風和過硬素質,老李還是率先得到了連隊的認可。

    認識老李的人都知道,在一眾經常鍛煉的年輕人裡面,老李的體格還是很令人深刻的,虎背熊腰,肩寬背闊,肌肉虬結,雖然個子不高,但也是虎虎生風,沒有幾個人敢單挑他,雖然有這麼優秀的天賦,他還比較勤奮,每天晚上睡覺前槓鈴、啞鈴、腹肌輪,去健身房「擼鐵」更是必備科目,所以,本來就變態的身體天賦,更加變態。

    曾經有一次基地組織籃球賽,老李帶着一幫年輕戰士楞是把基地其他幾個連隊摁在地上摩擦了一遍,每場比賽都至少贏20分以上幾乎沒有幾隻球隊敢硬剛老李,從此,以後「定海神針」的稱號響徹基地,人們都說,有了老李,相當於一打五,老李一個人打對方五個。

    雖然老李身體素質變態,但平日裡確實一個喜歡開玩笑,和善友好的人,幾乎不合別人鬧彆扭,不論是同級骨幹還是年輕士官,不論是連隊幹部還是列兵上等兵,老李都能好好相處,溫和對待。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03

    新單位成立兩年,營房總算建設完工,老李他們總算結束了住帳篷的日子,當然,作為保障單位,很多工作,老李他們連隊都頂替了工人一部分工作,將營區所有的市話電纜、光纜等都鋪設完畢。

    同時,作為新成立的單位,很多與電子設備相關的業務,也成為了老李他們連隊的主要業務,這樣任務逐漸多了起來,但老李喜歡鑽研思考,一般性工作都可以很快上手,複雜一些了只要有人指導也幾乎不在話下,作為帶過三屆新兵的優秀骨幹,老李很能培養人,基本上自己知道的懂的,都無所顧忌,毫無保留的交給大家。

    所以,漸漸的不少連隊的年輕士官和義務兵都喊老李「大哥」。在業務骨幹較多的大連隊,上士、四級軍士長連隊有很多,但老老最為一個兵齡並不算長的上士班長,不僅僅是因為他熱情仗義,還有那種豪氣干雲的性格。

    老李帶的班經常是連隊的收容所,為什麼?連隊一些不好管理,與骨幹發生衝突、思想不穩定的戰士經常會放到老李的班裡,因為老李作風硬,管理嚴,很多人敢在其他人面前說三到四,在老李面前一句話都不敢說,久而久之,「大哥」的名頭越來越響。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04

    上士第二年的時候,一天,之前的萬年單身漢老李,突然拿着一堆的證明材料,到連部找指導員簽字蓋章說要結婚而且還找的還是大城市—上海的老婆,這可着實閃瞎了一幫人的眼睛,你一個家是安徽老家農村,部隊在內蒙邊防的人是怎麼找到一個上海姑娘作媳婦的?

    原來,老李的父母在上海常年打工,上海的親戚給老李的介紹的,家裡人都以為憑老李傻大黑粗的性格外貌特點和他菜鳥一般的撩妹技能怎麼能拿下魔都的姑娘,但現實就是這麼令人匪夷所思,老李不但幸福的結婚而且還很快的有了他幸福的結晶—老李的兒子。

    自從,有了他兒子之後之前都不怎麼用智能手機的老李一有空就抱着手機和家裡人視頻,還總是傻樂。部隊離的遠,又不方便,雖然每年假期要稍長一些,但每年老李還兒子也見不上機會,只能通過手機看看兒子。每次媳婦給老李發個兒子的小視頻,老李總是樂呵呵的班裡其他人看,大家都覺得自從結了婚之後,老李像變了個人似的。

    有一次,老李拿着手機讓別人看他兒子的照片,別人一看:嚯,別看還不到半歲,老李的基因在他兒子身上已經充分體現出來了,長的結實壯碩,對着鏡頭,叉開腿,抄起手,活脫脫一個黑幫大哥的pose。大家都調侃道:這哪是你兒子,分明是你大哥。老李更高興了。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05

    隨着「大哥」的逐漸長大,老李也漸漸的擔心起來,父母和岳父母年齡大了,而且都身體不好,平時,媳婦兒也得上班,兒子都是岳父母幫忙帶的,而且,不僅繼承了他的大哥性格,還更加逆反,家裡人都寵着,兒子平時就不怎麼聽話,而且雖然經常才兩歲,就經常想和別的小孩子動手,有的時候,帶着他去逛街,碰到別的小女孩子,「大哥」過去主動拉着人家的手,撩妹技能甩了老李一條街.

    聽到媳婦這樣說,老李通常都哭笑不得:這到底是不是我兒子?跟誰學的?最主要的,老李隨着服役期的臨近,他必須做出選擇,自己雖然在艱苦邊遠地區,但相應的收入也能高一些,家裡剛買的那套房剛剛交房,還沒有裝修,在寸土寸金的上海,這也是一個巨大的開支,兒子逐漸長大,花費也多了起來,而且父母雖然在上海打工,但說到底都是農民工,以後還得靠自己養活,岳父母雖然是本地人,但也不是什麼富裕之家,都很普通,以後都要靠自己。

    如果,退伍回去,除了在部隊學的這些東西,自己還真不知道回到上海,回到家裡自己能幹些什麼?連隊的形勢倒也不那麼嚴峻,雖然這幾年調整改革和收入增加,留隊的人明顯增多了起來,老李自信只要他願意留下來,他還是能留下來的,除了過硬的身體素質外,這幾年他考下證書、獲得的榮譽也能堆滿一櫃了。


    上士老李要轉業了!進上海安置,因為媳婦的戶口


    06

    老李還是決定不留隊了,他已經上士服役期滿了,可以選擇轉業了,就是以後回到上海,也可以有一份讓很多外地人看起來殷羨不已的工作,並且,也許收入並不會比在部隊多少,同時,他的「大哥」慢慢大了,不能再讓岳父母管了,老李還是希望孩子可乖巧聽話一些,在家也就是他敢打他兒子。

    可是老李,心裡還是有很多不舍,捨不得穿了十二年的軍裝,捨不得伴隨自己十二年的起床號,捨不得自己以前在城市的老單位,捨不得在艱苦地區的新單位,更捨不得自己朝夕相處,日夜相伴的戰友們,可是捨不得又有什麼用呢?

    人,總該為現實考慮,總該想想今後自己的路,不能大哥當的時間長了,以後都不會俯下身子、從頭做起了!想到這裡,老李不由的又憂心忡忡起來:上海市今年是全國的軍轉試點,不論是轉業幹部還是士官一同定檔排名,同場競爭,自己的學歷和資歷可都不占優勢……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