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中弘退資金危局隱現「私募大佬」梁越,曾任職中植系公司

    中弘退,成就了遊資的末路狂歡,11月30日,中弘退大漲7.69%,收於0.28元/股。根據中弘公告,公司及下屬控股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為88.25億元,全部為各類借款。公司在全力籌措償債資金。

    根據中弘2017年年報,富立天瑞旗下基金為中弘提供了4億元借款,截至2018年半年報,該資金未償還。記者發現,富立天瑞與私募大佬梁越有關聯。梁越旗下的恆宇天澤與中弘合作投資基金,唯一投資的公司曾是中弘控制人王永紅的企業。此外,梁越曾任職中植系公司。而被外界認為是中植系旗下的中泰創展此前與宿州國厚一起,同中弘簽署了《經營託管協議》。

    中弘退與恆宇天澤的合作與糾葛

    中弘股份是首家因股價連續低於面值而被強制終止上市的公司,證券簡稱已變更為「中弘退」,在退市整理期交易30個交易日後股票將被摘牌。

    截至11月30日,中弘退的市值為23.49億元,相比其待償資金,面臨退市的中弘退的市值只是「水中月」。11月28日,中弘退發布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公告: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及下屬控股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為88.25億元(近期公司及子公司償還了部分利息),全部為各類借款。公司目前正在與相關債權人協商妥善的解決辦法,並且在全力籌措償債資金。

    隨着中弘退資金風險的暴露,私募大佬梁越逐漸浮出水面。

    記者注意到,2017年4月,中弘股份發布公告稱,全資子公司北京中弘弘毅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中弘弘毅」)與深圳市華騰資本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及北京恆宇天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恆宇天澤」)合作投資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深華騰十五號股權投資中心(有限合夥)(簡稱「深華騰基金」)。深華騰基金的認繳出資總額目標規模為人民幣21.01億元。其中,華騰資本作為普通合伙人、執行事務合伙人認繳出資100萬元,恆宇天澤作為優先級有限合伙人認繳出資10億元,中弘弘毅作為劣後級有限合伙人認繳出資11億元。

    公告稱,深華騰基金投資存續期屆滿3年之日,由中弘弘毅無條件受讓恆宇天澤認購的深華騰基金優先級有限合夥份額而享有的所有權益(經協商一致中弘弘毅可以選擇提前受讓),包括但不限於基於該等權益而享有的所有現時和將來的權利和權益等。對於中弘弘毅應承擔的該無條件收購義務及由此形成的債務,由中弘弘毅全資子公司御馬坊置業有限公司以其享有的御馬坊項目按揭資金10億元應收賬款提供質押擔保;同時,中弘擬提供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企查查信息顯示,2017年5月8日,深華騰基金完成了投資人(股權)變更及註冊資本變更。深華騰基金唯一投資項目為上海衡慶商務諮詢有限公司,2017年5月27日,該公司完成了股權變更,深華騰基金進入股東名單中,在此之前,該公司由北京中弘基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中弘卓業集團有限公司共同持有。

    穿透股權關係後發現,中弘基業文化傳媒與中弘卓業兩家公司均為王永紅旗下公司。

    中弘與華騰資本、恆宇天澤合作投資的深華騰基金,一個月時間,就投資了王永紅之前控制的公司。

    審計師給中弘2017年年報出具了保留意見,原因是對四家重要聯營企業Asiatravel.com Holdings Ltd、天津世隆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青島中商研如意島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深華騰十五號股權投資中心(有限合夥)權益法確認的投資收益無法獲得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

    今年5月,深交所向中弘下發了年報問詢函。中弘隨後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中表示,鑒於前述的對深華騰基金的日常管理和經營並無主導權,無法取得該公司2017年度審計報告。根據未審報表公司2017年確認了投資收益,中弘認為無需對該長期股權投資計提減值。

    中弘2017年年報審計報告中的保留意見還顯示,由於實際控制人王永紅凌駕於內部控制之上,導致中弘股份在未履行必要的審批程序的情況下,支付給海南新佳旅業開發有限公司61.5億元股權轉讓款,對該項交易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也無法確定是否對該事項對應的預付賬款進行調整。

    今年2月11日,恆宇天澤向北京仲裁委員會申請財產保全[案號:(2018)京仲案字第0482號],請求對被申請人海南新佳旅業開發有限公司名下財產在人民幣8.8843億元範圍內予以採取保全措施。裁判文書網8月31日公布的案件信息顯示,北京仲裁委員會凍結、查封了海南新佳旅業名下銀行賬戶和多項房產。

    此前,中弘弘毅全資子公司御馬坊置業有限公司以其享有的御馬坊項目按揭資金10億元應收賬款,為中弘弘毅應承擔的無條件收購恆宇天澤認購的深華騰基金優先級有限合夥份額而享有的所有權益的義務及由此形成的債務提供質押擔保。該項目於2017年底停工之後尚未復工,並因訴訟已被查封。

    就恆宇天澤與中弘退之間的關係,11月3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致電中弘退董秘辦,工作人員表示公司不接受任何媒體採訪。

    企查查顯示,恆宇天澤為北京恆宇晟澤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恆宇晟澤的大股東為梁越。

    富立天瑞提供4億資金,與梁越關係緊密

    2017年間,中弘退已經展開了自救活動。年報顯示,報告期內中弘退收到其他與經營活動有關的往來款項較2016年同比增加較多,原因主要為2017年公司與其他公司之間的往來款增加較多,將其列入經營活動而非籌資活動的主要原因為該款項為公司間往來款而非金融機構借款,以上款項均為公司間往來款及與個人之間的往來款,用途主要用於償還到期貸款及補充流動資金用於日常經營。

    這其中包括富立天瑞華商玉泉山二號私募投資基金、富立天瑞華商玉泉山四號私募投資基金、富立天瑞華商玉泉山七號私募投資基金、富立天瑞華商玉泉山五號私募投資基金、富立天瑞華商玉泉山三號私募投資基金5隻基金於9月29日以保證金形式向中弘股份匯款,總金額4億元。截至2018年半年報,該資金並未償還。

    天眼查信息顯示,該五隻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為富立天瑞華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4年10月,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郭愛軍。2013年6月-2014年10月,郭愛軍在北京恆天明澤基金銷售有限公司擔任會計;2014年10月-2017年6月,郭愛軍在北京恆宇天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擔任風控經理;2017年6月-2017年9月,郭愛軍擔任富立天瑞華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經理;2017年8月後,郭愛軍擔任北京盈泰財富雲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風控經理。

    郭軍愛所任職的北京恆宇天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盈泰財富雲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梁越,企查查數據顯示,郭軍愛與梁越為合作夥伴關係。盈泰財富雲於2017年10月註冊了盈泰私享雲,打開私享雲APP,富立天瑞華商黃河三十一號和富立天瑞華商恆山十六號兩隻基金仍然在售,管理人均為富立天瑞華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新京報記者於11月30日下午致電盈泰財富雲,對方表示將轉達記者的採訪請求,截至發稿並未收到相應回復。

    私募大佬梁越曾任職中植系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梁越,歷任哈爾濱證券副總經理、聯合證券東北總部總經理、聯合證券北京西三環營業部總經理、中融信託副總裁、恆天財富創始人、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總裁。

    梁越曾任職的中融信託和恆天財富與中植系密切相關。官網顯示,恆天財富2011年3月成立,註冊資本金1億元,主要股東包括央企中國恆天集團旗下上市子公司經緯紡機、國際知名投行、國內大型投資控股平台中植財富。根據天眼查穿透股權,中植財富背後控制人為解直錕。恆天財富為中植系旗下重要成員企業。

    基金行業人士陳凌峰(化名)向記者表示,梁越以前是恆天財富的,後來自己出來做了恆宇天澤等私募股權基金,華泰證券和信達投資都有給她投資。

    根據盈泰財富雲官網介紹,北京盈泰財富雲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創立於2014年8月。盈泰財富雲分別於2014年11月和2016年4月引入了華泰證券和信達投資兩家大型金融機構旗下基金作為戰略投資人;2017年11月和12月宣布引入騰邦集團和北大未名旗下基金作為機構股東,在產業併購基金、資產管理和財富管理等領域展開更全面的合作。截至2018年4月,盈泰財富雲資產配置規模已達1200億。

    根據中弘退公告顯示,中弘退於9月30日與宿州國厚城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泰創展控股有限公司(下稱:中泰創展)簽署了《經營託管協議》。企查查顯示,中泰創展最大的股東為自然人解茹桐,持股比例為83.65%。據媒體報道分析,解茹桐為知名資本派系「中植系」創始人解直錕的女兒。

    據媒體此前報道,截至2018年10月,投資者自發統計的一份產品異常名單顯示,恆宇天澤旗下「恆山」「黃山」「鳳凰山」等系列,至少8隻產品存在逾期風險。曾為中弘卓業募集5億資金用於支付百榮世貿商城股權收購款的天和盈泰恆山十七號私募投資基金同樣陷入兌付危機。

    裁判文書網顯示,恆宇天澤與山東英達鋼結構有限公司、李沖、盧雲軍、孟龍起公證債權文書一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於6月20日立案執行。英達鋼結構為斯太爾的第一大股東,直接持有斯太爾15.23%的股份。據知情人士透露,恆宇天澤與斯太爾並沒有直接關係,但是與英達鋼結構有相關的股票質押和配資在做。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楊許麗

    記者郵箱:[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