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正文

    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盧旺達種族大屠殺(英文:Rwandan Genocide)又稱盧旺達內戰,發生於1994年4月7日至1994年6月中旬,是胡圖族對圖西族及胡圖族溫和派有組織的種族滅絕大屠殺,共造成80-100萬人死亡,死亡人數占當時世界總人口1/5000以上,

    大屠殺得到了盧旺達政府、軍隊、官員和大量當地媒體的支持。除了軍隊,對大屠殺負主要責任的還有兩個胡圖族民兵組織:Interahamwe和Impuzamugambi,同時大量的胡圖族平民也參與了大屠殺。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中文名

    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外文名

    Rwandan Genocide

    別名

    盧旺達內戰

    開始時間

    1994年4月7日

    結束時間

    1994年6月中旬

    熱點關注

    解讀 你沒看錯,這就是發生在二十世紀末的百,萬,大,屠,殺!

    「在過去的35年,我不遺餘力地為巴勒斯坦人民爭取權利與自決,但我始終不曾忘記猶太人民的現狀和他們曾遭受的苦難,包括迫害和大屠殺。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之間應該朝向一個共同的目標共同努力,即和平共處...

    2018-04-18

    事件過程

    1990年,僑居在烏干達的圖西族難民組織盧旺達愛國陣線(RPF)與胡圖族政府軍爆發內戰。在周邊國家的調停和壓力下,1993年8月,盧旺達政府和愛國陣線在坦桑尼亞北部城市阿魯沙簽署旨在結束內戰的和平協定。即將到來的和平令盧旺達政府高層中的極端勢力感到恐懼,他們逐漸對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總統感到不滿,認為他在與愛國陣線的談判中讓步太多。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盧旺達大屠殺結束後政府收繳的砍刀

    1994年4月6日,載着盧旺達總統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和布隆迪總統西普里安·恩塔里亞米拉的飛機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附近被擊落,兩位總統同時罹難。該事件立即在盧旺達全國範圍內引發了胡圖族人針對圖西族人的血腥報復。7日,由胡圖族士兵組成的總統衛隊殺害了盧旺達女總理、圖西族人烏維林吉伊姆扎納和3名部長。

    在當地媒體和電台的煽動下,此後3個月裡,先後約有80萬至100萬人慘死在胡圖族士兵、民兵、平民的槍支、彎刀和削尖的木棒之下,絕大部分受害者是圖西族人,也包括一些同情圖西族的胡圖族人,盧旺達全國1/8的人口消失,另外還有25萬至50萬盧旺達婦女和女孩遭到強姦。

    同年7月,盧旺達愛國陣線與鄰國烏干達的軍隊反攻進入盧旺達首都基加利,擊敗了胡圖族政府。200萬胡圖族人,其中一些屠殺參與者,由於害怕遭到圖西族報復,逃到鄰國布隆迪、坦桑尼亞、烏干達和扎伊爾(今剛果民主共和國)。數千人由於霍亂和痢疾死於難民營。[2][3]

    2015年12月7日,剛果民主共和國軍方發言人卡松加將軍(Leon-Richard Kasonga)宣布,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TPIR)所通緝且一直在逃的9名盧旺達大屠殺元兇之一拉迪斯拉斯⋅恩塔甘茲瓦(Ladislas Ntaganzwa)當天在北基伍省魯丘魯地區(Rutshuru)的基耶耶(Kiyeye)村被抓獲,聯合國駐剛果(金)人權聯合辦事處隨即證實這一消息,並要求將恩塔甘茲瓦引渡給TPIR。[4]

    事件影響

    1994年的盧旺達內戰和種族大屠殺,給盧旺達帶來了巨大災難,使這個原本貧困的國家雪上加霜,大批勞動力喪失,國家經濟處於崩潰邊緣。大屠殺還使這個國家的人口結構產生了很大的變化,全國14歲以下的兒童約占總人口的40%,許多婦女成為寡婦,大量逃亡鄰國的胡圖族極端主義分子滲入鄰近國家,給這些國家的安定帶來負面影響。[3]

    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屠殺帶來的盧旺達人口變化

    國際反應

    由於美國在索馬里進行軍事行動時出現意外「黑鷹事件」,因此美國並不想介入盧旺達內戰。對此美國總統克林頓於1998年3月訪問盧旺達時,在基加利機場對大屠殺倖存者發表講話時婉轉地表達了歉意。

     共3張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盧旺達大屠殺遇難者的照片

    比利時政府以10名比利時維和軍人遭到殺害為由,撤出了全部在盧旺達的部隊,並帶走了所有的武器。

    聯合國在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事件中表現消極。大屠殺發生的第四天,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投票,決定象徵性地在盧旺達保留260名維和人員,職責僅僅是調停停火和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在盧旺達種族大屠殺持續了近一個半月後,聯合國才決定將聯合國駐盧旺達援助團人數增加到5500人,擴大其行動授權,並說服其他國家參與救援。

    法國在基伏湖附近建立了野戰醫院,嘗試收容難民。加拿大、以色列、荷蘭和愛爾蘭也提供了一些援助。紅十字會、無國界醫生等國際救援組織無懼炮火,到達當地,拯救平民百姓。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大屠殺發生前呼籲相關各方盡一切努力阻止大屠殺發生,並在大屠殺發生期間力求保持中立色彩,設立醫院,運送物資,減少平民傷亡。

    據估計,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請求下,總共有7萬人獲救。[5]屠殺過去後,數萬名流離失所者得到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救助,並通過「重建家庭聯繫」項目澄清在盧旺達屠殺中失蹤人員的命運,在1994年到1998年期間,約有48000名兒童與家人重聚[6]。

    國際紀念

    國際反思日

    聯合國大會於2003年12月23日宣布將每年的4月7日定為「反思盧旺達大屠殺國際日」。

    十周年紀念

    2004年3月26日,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盧旺達大屠殺1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講話,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防止盧旺達大屠殺事件重演。同年4月7日,盧旺達舉行盧旺達大屠殺10周年的全國性紀念活動,以哀悼大屠殺遇難者。 [3]

    盧旺達紀念大屠殺20周年

    2014年4月7日是盧旺達種族大屠殺20周年紀念日。盧旺達政府組織主題為「紀念-團結-重生」的反思活動。活動自7日起持續百日,至7月4日結束。7日上午,總統保羅·卡加梅與多國政要來到大屠殺紀念館敬獻鮮花。卡加梅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一同點燃象徵記憶和盧旺達人民堅韌的紀念之火。

    隨後,一行人來到和平體育館參加紀念儀式。在為遇難者默哀後,人們以節目形式再現20年前的慘景,以及災難過後盧旺達人重建國家的勇氣與努力。潘基文在發言中說,發生在盧旺達的種族大屠殺是人類歷史最黑暗的篇章。卡加梅說,大屠殺展現了人類殘酷的一面,但是盧旺達展現了重生之頑強。

    法庭審判

    1994年聯合國在坦桑尼亞的阿魯沙成立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審判高級政府官員或軍人。盧旺達政府則負責審判較低層級的領導人或平民。

    經過歷時十年的審判,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6月24日宣布,判處涉及盧旺達大屠殺案件的6名嫌疑犯25年到終身監禁,其中唯一被起訴的女性、盧旺達的一位前部長尼拉馬蘇胡科(Pauline Nyiramasuhuko)及其兒子因滅絕種族罪和危害人類罪等罪名被判終身監禁。

    尼拉馬蘇胡科(Pauline Nyiramasuhuko),1946年出生,盧旺達前家庭和婦女發展部長;1992年4月至1993年7月任盧旺達家庭和婦女事務部長;1993年7月任家庭和婦女發展部長;1994年前往剛果(金);1997年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被捕。[8]

    過程

    1994年針對圖西人的種族大屠殺導致80多萬人被殺害,相當於盧旺達總人口的1/9。當年底,安理會決定設立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起訴應對1994年1月1日至1994年12月31日期間在盧旺達境內的種族滅絕和其他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責任者和應對這一期間鄰國境內種族滅絕和這類犯罪違法行為負責的盧旺達公民。

    自2001年以來,法庭在審理過程中仔細審查了來自50多個國家的超過160名證人的證詞,法庭程序和實際操作繁瑣,加上案件本身的複雜性,使案件審理歷時長達10年之久。

    結果

    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發言人阿穆蘇加:"(英文)尼拉馬蘇胡科與其兒子恩塔何巴利(Arsène Shalom Ntahobali)被法庭判罪,尼拉馬蘇胡科因犯有陰謀策劃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包括消滅罪、強姦、迫害)以及嚴重違反《日內瓦公約》及其附加議定書中的相關條款罪名被判處終身監禁。她的兒子以類似罪名也被判處終身監禁,其他四人分別被判處25年、30年、35年和終身監禁。"

    尼拉馬蘇胡科與其他政府成員1994年合謀在南部布塔雷地區「實施種族屠殺……她下令在布塔雷省辦公室實施強姦」。鑒於這些罪行,以及考慮所有關聯狀況,法庭對她判處終身監禁。

    尼拉馬蘇胡科面臨11項種族屠殺指控,其中7項指控罪名成立。她的兒子阿爾塞納・沙洛姆・納塔霍巴利作為同案被告,因種族屠殺、種族滅絕、強姦、煽動強姦等罪名被判終身監禁。[9]

    事件爭議

    在盧旺達總統保羅·卡加梅再次指控法國「參與」了1994年造成80萬人死亡的大屠殺之後,法國周六決定取消參加紀念盧旺達種族大屠殺20周年活動。[10]

    這一決定標誌着兩國間因猜忌而惡化的關係再次受阻,儘管雙方在2010年曾和解。雙方爭執的關鍵在於法國及其軍隊支持盧旺達胡圖族政權的問題,而該政權是針對圖西族大屠殺的罪魁禍首。[10]

    卡加梅總統在即將出版的《青年非洲》周刊的訪談中譴責法國和比利時「直接參與種族大屠殺的政治籌劃」,「法國甚至參與行動」。[10]

    他指控1994年6月在聯合國授權下部署在盧旺達南部開展「綠松石行動」 的法國士兵是發生在1994年4月至6月間大屠殺的「同謀」,而且還是「積極參與者」。[10]

    法國外交部發言人羅曼·納達爾強調說,「法國對無法參加紀念種族大屠殺20周年活動深感遺憾,因為它一心想參加紀念受害者活動,並與盧旺達百姓一起哀悼」。[10]

    2014年4月7日,盧旺達紀念大屠殺發生20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和多個非洲國家領導人等出席紀念活動。只是因與法國「意見不合」,盧旺達禁止法國大使出席活動。[11]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影視文化

    盧旺達飯店

    《盧旺達飯店》是一部英國、南非、加拿大、意大利於2004年共同拍攝的電影。該片由真人真事所改編,以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為背景,講述了一位盧旺達胡圖族飯店經理保羅·路斯沙巴吉那(Paul Rusesabagina)在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中設法挽救1268位圖西族難民的故事。(詳見「盧旺達飯店」詞條)歷史事件紀實—001.盧旺達種族大屠殺

    四月的某時

    《四月的某時》是美國和盧旺達聯合製作的影片,劇情描述了奧古斯汀(Augustin)兄弟及其家人與朋友在盧旺達種族大屠殺期間所遭遇的種種。(詳見「四月的某時」詞條)

    殺戮禁區

    《殺戮禁區》又名《獵犬》,是一部由英國和德國合拍的反映盧旺達種族大屠殺的電影。該片講述了一位白人牧師及一個年輕教師是如何利用破舊的學校收留和保護難民的故事,但最終他們未能保護所有的人。與以上兩部影片不同的是 ,這是一部站在白人的視角描述盧旺達種族大屠殺的電影。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