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攝影 / 正文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張店三馬路(曾叫做中心路,現在名為金晶大道)從上個世紀60年代中期開始,隨着淄博市政府的北遷到此(由博山遷來張店),在這條路上興建了一批關乎民生的服務設施和項目,其中包括第一百貨商店、新華書店、綜合服務樓(圓樓)、郵電大樓、張店旅館、張店浴池等,由此三馬路逐漸熱鬧、興盛、繁榮了起來。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國營張店賓館老照片)

    張店三馬路原是一條塵土飛揚的寬不足十米砂石路,它的日漸興盛是隨着淄博市政府由博山北遷張店而開始的。

    1962年淄博市政府的各個機關部門基本搬遷完畢,緊接着就是市政設施的建設,當時已有一條名為中心路的道路,也就是現在的人民路,淄博市委、市人委等重要部門都在這條路上。

    而做出這種觀念超前的大手筆的市領導是誰呢?這就要提到當時的市委第一書記王士超,這個38式(38年參加革命)的年輕的「老」幹部,35歲就成了淄博市的第一書記,有魄力、敢拍板、大手筆成了他的領導作風和行事風格,他的第一個市政大動作就是修建拓寬張博路(張店至博山),30米的路寬使其成了轟動整個山東的一條「景觀大道」。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三馬路的拓寬是在1963年,設計路面寬度為14米,外加兩側各4米多的人行道,這條20多米寬全部瀝青鋪設的市區街道,讓許多外地來淄博的人瞠目結舌,也讓淄博人引以為傲。

    要說這三馬路真正的熱鬧和繁榮起來,還是從1964年開始。當時正值建國15周年,淄博市決定興建一批關乎民生的服務設施,向國慶獻禮,於是新修的三馬路兩側先後集中修建了張店旅館(以後改為張店飯店)、張店浴池、新華書店、張店百貨大樓(張店百貨一店)、工農兵照相館、三馬路糧店、交通旅社(現在的泰星大酒店)、郵電局大樓(洪溝路口),還包括1964年興建65年建成的讓張店人頗為糾結,且耿耿於懷的「圓樓」。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由此開始,三馬路逐漸取代了二馬路的商貿功能,成為了民生服務一條街。它在日後被改名為中心路,也就不足為奇,更是情理之中了。

    60年代末建成的毛澤東思想萬歲展覽館(現在的交通銀行),70年代建成的新郵電大樓和人稱「八大局」的政府機關辦公樓又成為了這條路上的新地標和新高度。

    改革開放的春風更讓這座城市、這條街道注入了新的生機和活力,淄博飯店、新新商店、百貨三店、新華飯店、工業大廈(現在的玫瑰大酒店)等先後建成,老三馬路(中心路)也成為了一條真正的店鋪林立,商賈雲集的商業街。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在這條路上曾經有個清泉池,它是由原張店浴池改名而來,建於1964年。1965年的元旦正式開業,屬於國營企業,它也是當時張店唯一一家營業性的浴池。

    說起浴池,張店早在1935年就有了第一家浴池,它坐落在二馬路南首,取名為「裕華池」,經營了七八年後,又轉給了一位叫耿一新的商人,後取名為「一新池」,1948年因連年戰亂,「一新池」難以為繼,遂告倒閉。直到新中國成立後的1950年,才由張經亭接手重新開業並改名為「三銘池」,1955年該浴池又與興學街上的另一家浴池——「新華池」合併,組建了「和平池」,1956年公私合營的「和平池」在完成了社會主義改造之後後,轉為了國營企業。1964年集體併入了國營張店浴池。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新建的張店浴池,是一棟造型簡單的火柴盒式兩層樓房,共有47個單間,94個床位,普通座位174個,另有理髮和搓背房間4個。北邊為男賓,南面是女賓。這也是張店有史以來規模最大,設施最好的公共浴池。

    它的開業正值春節前夕,當地人都有着洗去污垢除舊歲,乾乾淨淨迎新年的習俗,洗澡不但是一種很奢侈的事,而且還有一種儀式感,因為幾毛錢的票價對當時的人們尤其是對農民來說,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花費。

    據浴池老員工回憶,當年開業時男女老少蜂擁而至,霎時間是人滿為患,洗澡的人排起了長長的隊伍,蜿蜒到了三馬路上還得拐幾個彎兒。

    洗澡的顧客一天多到幾千人次,有些農民兄弟還帶着乾糧排隊等候,他們當中許多都是一年才能真真正正地洗一次澡,那浴池裡的水一天換上三四次,還是渾濁不堪,不到20名員工一直要忙到晚上12點才能收工打烊。

    兒時的記憶里,進門後會聽到一聲聲告知有顧客光臨的吆喝聲,脫下來的衣服(通鋪的)服務員會用一個長長的衣服挑杆,將你的衣服高高地掛在你的上方,這樣既安全防盜又避免衣服皺摺。

    熱水池分大中小三個,水溫各不一樣,以小池子為最熱。而大池子裡則往往成了孩子們的嘻戲之地,在裡面追逐打鬧,把浴池當成游泳池,把頭埋在水裡練憋氣,甚至來幾下狗刨式,那時的大人們似乎脾氣都特別的好,悠然自得地泡着澡,任由熊孩子們猴皮瞎鬧。

    張店浴池開業後,裡面的服務相當完善,理髮、搓背、修腳、茶點、小吃還附帶帶着旅館。人們洗浴完畢還會要上一壺茶,然後在鋪位上咪上一覺,自然是十分的愜意。晚上在浴池留宿的每晚也只需幾毛錢。電影《洗澡》里,即真實地展現和描寫了當年浴池裡的那些情和景人和事。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印師傅和他的修腳工具 攝影 孫偉慶)


    老張店人都還記得一個修腳技術非常好的姓印的師傅,在他的修腳刀下,雞眼、腳墊、甲溝炎,那都是刀到病除,他還代表我市參加全省的技能比武,成績名列前茅,報社電視台,都曾報道過他的經歷和事跡(淄博晚報記者孫偉慶和譚曉娟曾對他進行過專訪,並留下了他的影像)。

    1965年張店浴池開業不久,「文革」便開始了,逐漸地像搓背、茶點等服務項目被當做封資修的生活方式給取消了。

    三馬路上故事多!老張店人還記得嗎?


    張店浴池曾經是張店人潔身沐浴的不二選擇,在改革開放以後,進入80年代後又改名為「清泉池」,可是隨着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再加上一些廠礦企事業單位都增添了自己的洗浴設施,為本單位職工服務,還有些大廠子的浴池也對外開放營業了,這些都讓「清泉池」這個專業浴池的客源受到了衝擊和影響。

    到了90年代中後期淋浴設備開始走入了家庭,這無疑更是讓浴池業雪上加霜,再加上體制上的弊端。「清泉池」——這個陪着張店人走過了30多年的老浴池,在一夜之間忽然從張店人的視線里消失了,那棟二層樓房則變成了一家銀行的分理處了。

    「清泉池」池的「泉」已不清,水亦乾涸,可洗浴業並沒有消亡,現在淄博已出現了許多設施高檔、服務完備的大型洗浴中心,在張店就有好幾處,搓背、按摩、足療等服務一應俱全,有的還附帶游泳池和文藝演出。小型的便民浴室也是在各個小區星羅棋布,比比皆是。

    由此可以看出淄博在變,淄博人的生活在變,淄博這座城市正變的更加豐富多彩、生活更加多元。這裡的人兒更加幸福和安逸。

    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這些洗浴業的開辦者,多為當年那些「闖關東」的後裔,而改為由東北「闖山東」了,裡面的搓澡工也多數都是有着悠久浴室服務業傳統的揚州人和新興的浴室從業者「商丘幫」。張店當地人已極少從事這個行業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