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正文

    撒野撒到了域外,真拿自己不當外人

    光明網評論員:這幾天,有關在菲(律賓)一名中國女留學生用豆花潑警的事件引起中菲兩國民眾紛議。據報道,2月9日,一名在菲中國女留學生張某因帶豆花乘坐地鐵,被地鐵安檢人員以攜帶液體不能乘坐地鐵而阻攔,但是張某不聽勸阻,執意闖關,安檢人員只能叫來警方處理,可當警察向她解釋相關規定的時候,張某直接將一碗豆花潑向了警察……菲律賓警方隨即宣布逮捕張某。

    撒野撒到了域外,真拿自己不當外人

    這樣行為在中國當屬新聞,在菲律賓也自然成為了轟動事件。最近幾年,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反恐形勢嚴峻,尤其是菲律賓軍警不僅面臨着巨大的反恐壓力,同時也有剿獨和剿毒的繁重任務,因而加強了在公共場所的安全防範措施。類似的措施,在中國許多大城市也同樣存在,特殊時期的限制措施甚至更加嚴格。這些措施,無論從哪種角度講,都無疑在相當程度上限制了公眾的自由,也無疑給許多公眾帶來了這樣或那樣的不便。但是,在人身安全與人身自由之間保持平衡,讓渡一定程度的個人自由也是無奈之舉,儘管這種讓渡中其實也包含着為社會治理所不得不償付的代價。

    因此,當公共價值排序與個人行為自由發生衝突時,某些人——在此場合就是要攜帶豆花進入地鐵的人——不讓渡個人自由的意願就與根據公共價值排序而形成的社會秩序發生了直接衝突。無論從道理上講還是從實際情況看,攜帶(密封了的)豆花進入地鐵既不會給他人帶來不便,也不會對公共安全帶來威脅,但是,自由即機會,如果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有機可乘,其所利用的也正是某種行為的自由。而在危害行為的實施主體不定或不明的情況下,普遍而非分類設等地限制公眾的某種自由,由此消弭危害公共安全行為發生的機會,就是公共政策的無奈之選。由此,需要攜帶豆花等液體進入地鐵的人,在此情況下無疑就必須比其他人做出更大的犧牲。

    撒野撒到了域外,真拿自己不當外人

    一般而言,類似上述需要讓渡一部分個人自由的限制措施,基本上都有相對嚴格的實施條件以及前提,實施的時間和地點也都有相關法律法規進行明確界定。正因如此,一些看似無害的行為,在一定條件和前提下,在特定時間和地點上,其實施就有可能與法律法規相衝突,從而構成違法。在上述在菲中國女留學生豆花潑警事件中,中國女留學生攜帶豆花並不違法違規,但攜帶進入地鐵則與有關規定發生衝突。若此時聽從安檢人員勸告,喝掉豆花或放棄乘坐地鐵,則也不會與相關限制措施相衝突。但因不聽勸阻而起的執意闖關以及後來的豆花潑警行為,就構成了違法。

    這種行為,不獨在菲律賓,即使在中國也同樣涉嫌違法。再者,中國人去到域外,雖不必縮頭縮腦,畏縮以行,但也不能無拘無束,我行我素。入鄉隨俗是必要的,遵守法律也是必要的。各國有各國的國情,一地有一地的情況,有的國家公眾行為自由度高,有的地方對公眾行為的自由限制較多,這些差異不管正常與否,作為短期在此居住生活的人,並無特權超越這些限制,而只能尊重遵守這些限制規定。

    撒野撒到了域外,真拿自己不當外人

    中國女留學生攜帶豆花地鐵闖關並潑警一事,自然引發了當地輿論關注。不過,已有菲律賓官員呼籲公眾不要炒作這個話題,稱這是一起孤立事件,類似事件不僅限於中國人,其他國家的人也有可能這麼做,「在菲律賓居住的外國人應該規範自己的行為,否則他們就會被驅逐出境。我們不會允許藐視當局或違反任何法律法令的行為」。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撒野撒到了域外,真拿自己不當外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