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正文

    詩經坦然,楚辭纏綿,婦好浪漫,那些遠古時代的愛情感人肺腑

    詩經坦然,楚辭纏綿,婦好浪漫,那些遠古時代的愛情感人肺腑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記得讀師範時,打開一冊作為教材的文選,第一篇便是這首「氓」。雖然當時讀不太懂詩意,卻被那悠長婉轉的音韻情思吸引了。尤其是那「不見復關,涕淚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的詩句,寥寥幾筆,生動描摹出一幅遙遠歲月里單純明媚的愛情畫卷,哪怕這故事最終以悲劇結局,它所再現的愛情也依舊讓我滿懷嚮往和憧憬。

    在那「開闢鴻蒙」的遠古時代,還沒來得及產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禮教規範,更沒有出現「如何征服男人(女人)」之類的情感秘訣,關於物質的權衡、利益的種種斟酌也都還在醞釀中。所以,那時的愛情無論男女,都愛得情出肺腑,無拘無束,自由奔放,美好真摯。

    展讀來自民間的「詩經」中那一篇篇美麗浪漫的愛情故事,只覺明澈亮麗,讓人如醉如痴。這裡有思念愛人的「采采卷耳」、「青青子衿」;有思慕戀人的「在水一方」、「南有喬木」;也有男女約會互贈情物的「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甚至還有坦然野合的「野有死麇」;當然也有「氓」這樣的棄婦嘆息。可無論怎樣的愛情,都是明朗率真的,真的便是「思無邪」。

    詩經坦然,楚辭纏綿,婦好浪漫,那些遠古時代的愛情感人肺腑

    比《詩經》稍晚的「楚辭」來自於文人的創作,其中描繪的愛情便多了些曲折徘徊,也充滿了神話色彩。湘君與湘夫人彼此思念守望,黃河之神河伯攜手心愛的女子同游,依依「送美人兮南浦」;美麗的生命女神「少司命」無法選擇自己的愛情,只能吟誦着「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悵然離去;痴情的「山鬼」望穿秋水不見心愛的人,在「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中黯然傷神……她們的愛情纏綿曲折,動人心魄。

    除了詩詞歌賦,正史考古中也記載了遠古時代那些無數讓人唏噓感動的情事。

    一國之君周幽王為了能讓褒姒展顏一笑,想盡辦法博其開心。終於用那次第點燃的烽火催開了美人的如花笑靨,然而卻落得國破身死,成就了一段名副其實的「傾國之戀」。尋常男子尾生,為了等候自己心愛的女子,大水奔來竟也不肯離去,最後抱柱而死,用生命堅守約會,殉了這份愛情。儘管他們在後世獲得了「昏聵」和「迂腐」的評價,卻無法遮掩故事背後的愛意深深。

    詩經坦然,楚辭纏綿,婦好浪漫,那些遠古時代的愛情感人肺腑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安陽殷墟出土了一個規模宏大的墓葬,它屬於商朝中期國王武丁的第一位王后婦好。那些隔着數千年歲月的精美陪葬,那些斷斷續續的甲骨文殘片,為我們講述了一段被湮沒的愛情。婦好是一位非凡女子,她不僅是王后,也是一位經常領兵出征的大將軍,還兼任國家祭祀主持。她與武丁相親相愛,感情至深。每一次婦好出征歸來武丁都親自出迎,有一次兩人竟然忘情地拋開部屬隨從,縱馬並轡馳騁。後來婦好早逝,武丁萬分悲痛,不僅將她葬在自己宮殿的附近以慰相思。更深怕在陰間的婦好無人照顧,先後將她許配給三個商王祖先,最後嫁給商朝的創立者商湯,他才算放心安心。

    詩經坦然,楚辭纏綿,婦好浪漫,那些遠古時代的愛情感人肺腑

    上古時代太過遙遠,在那沒有文字或者文字剛剛成型遠未普及的悠悠歲月中,更多斑斕傳奇的愛情故事只能化作無法證實的神話傳說口耳交接,代代輾轉相傳。這裡有娥皇女英對舜生死相從的深情,有弄玉蕭史志同道合、共跨龍鳳飛天的浪漫,還有塗山氏等候大禹時留下的只有一句話的第一首情詩「候人兮猗」的相思纏綿……

    捧讀這些已被千年煙塵模糊的愛情,我們情不自禁又歡喜又感動又神往。透過有些晦澀的史書卷帙,仿佛看到那些男人女子從太陽初升的地方走來,唱着明媚清亮的歌,綻放着美麗無邪的笑靨,身上心中洋溢的是單純野性的氣質風采。他們沒有心機沒有算計,沒有功利沒有目的,平凡或傳奇的生死,認真而又執着的愛恨,用青春和生命書寫了情與愛的長歌浩蕩......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