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正文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在冷兵器研究所《妻女被凌辱,二千人打不過17騎!靖康之恥究竟有多「恥」?》一文中,曾提過靖康之恥發生的一個直接原因,是開封宋軍缺乏訓練,導致戰鬥力不行,以至於金兵一路南下暢通無阻,甚至發生過2000宋軍打不過17騎金兵的事。如果說東部宋軍因為武備廢弛而戰鬥力不行,可當時作為邊防軍主力、在於西夏人作戰中表現突出的西軍,在女真軍隊交鋒過程中,也表現的不是很理想。這是為什麼呢?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首先,肯定不是西軍士兵不行。因為西軍士兵大多世代從軍,而且宋代西北尚武風氣很重,所以從兵源和戰鬥素養來看,都不算太差。開封保衛戰時,西軍的長槍手戰鬥力還是可以的。要說西軍不行,那些死於西軍大斧下的女真重步兵可不答應。並且在太原保衛戰中,起主要作用的就是王稟的三千西軍。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跳蹬弩



    如果拋開士兵個體的話,那就要在戰術上找問題了。冷研前幾期文章如《弩手專業到弓都不會用,宋代軍隊為那麼重視強弩?》曾介紹過宋軍對弩的重視,其中還提到過一些弩手出身的將領甚至不會使用弓,而宋軍把戰鬥的勝利與否也往往歸結於弓弩。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黃樺弩和白樺弩




    宋朝對弓弩的過分重視,還體現在北宋的陣圖上。宋代陣圖中,軍隊的弓弩占了四五排,當時甚至有「七分弓弩三分槍刀」的說法。甚至<<河南先生文集.奏閱習短兵狀>>中記載, 步軍一都有刀手八人,槍手十六人,其七十餘人並系弩手。也就是說,當時的西軍100人的步兵隊伍里,長槍手只有16人刀牌手更是只有8人,其餘的全是弩手。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床弩




    宋神宗元豐四年(1081年)五路進攻西夏,宋軍的兵種部署就是「牌手當前,神臂弓次之,弩又次之,選鋒馬在後」,基本就是弓弩手為主,配合騎兵的打法。這種戰術面對契丹和西夏那種以騎兵為主的軍隊,效果不錯。這種戰術歷史上也有過成功的經驗。比如東漢末年袁紹軍隊就是把弩手放在盾牌後面對付公孫瓚的騎兵:「瓚見其兵少,便放騎欲陵蹈之。義兵皆伏盾下不動,未至數十步,乃同時俱起,揚塵大叫,直前衝突,強弩雨發,所中必倒,臨陣斬瓚所署冀州剌史嚴綱甲首千餘級。瓚軍敗績,步騎奔走,不復還營。」所以這種戰術對抗騎兵時還是有效果的。但是如果遇到那種騎兵步兵都很強大的對手,比如女真軍隊就吃虧了。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步兵盾牌




    因為根據南宋將領的總結,金人有四長:騎兵,堅忍,重甲,弓矢。騎兵和弓矢沒啥特別的。但是搭配上重甲和堅韌就不一樣了,根據南宋的記載,女真軍隊習慣每五十人為一隊,前二十人全裝重甲,持棍槍,後三十人輕甲操弓矢……前隊而馳擊之,百步之內,弓矢齊發,中者常多。勝則整隊而緩追,敗則復聚而不散。其分合出入,應變若神,人自為戰,則勝。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女真騎兵的重甲可以用密不透風來形容,而輕甲也把身體大部分區域都護住了。按一些宋朝官員記載,女真騎兵防護差的也是能夠用皮甲護住膝蓋以上。根據國外和國內愛好者的測試,弓弩對甲兵的有效殺傷範圍很難大於五十米,尤其是對於那些重甲士兵,弓弩做到三十米外射殺是很難的。所以北宋西軍弓弩能有效殺傷女真軍隊的距離,已經很近了。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而且契丹和西夏的士兵皮甲參差不齊、甲兵比例不高,所以之前西軍的戰術管用。因為對於西夏和契丹那種騎兵一波流的對手,少量的盾手和長槍手只要撐得住對方少量鐵騎的衝擊,後面的弩手還是能做到「矢才一發,賊皆散走」的效果。但是對於重裝騎兵步兵配合,而且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女真軍隊來說,宋軍外圍防禦的刀牌手和長槍如果不夠堅固,弩手很可能悲劇。出身西軍的南宋將領吳璘就說過,「璘與先兄束髮從軍,屢戰西戎,不過一進卻之間,勝負決矣。至金人則勝不追,敗不亂,整軍在後,更進迭卻,堅忍持久,令酷而下必死,每戰非累日不決,蓋自昔用兵所未嘗見。」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同時金軍騎兵也很少像契丹西夏那樣直接拿騎兵直接沖,或者騎射騷擾,他們多以左、右兩翼騎兵迂迴側擊的戰術,即「凡敵遇我師,必布圓陣當鋒,次張兩翼左右夾攻,故謂之三生陣。」所以以往那種弩兵一波齊射破騎兵的戰術很難有效果。而且女真騎兵還會下馬步戰,把重騎兵變成重步兵方陣。比如完顏宗弼至江寧時,派遣阿里、蒲盧渾先到達杭州。在離杭州十餘里地方,金軍與二千宋軍相遇,阿里下令騎兵下馬步戰,結果宋軍被擊敗,乃至全軍覆沒。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總之,在面對防護能力不錯,又不怕傷亡的女真士兵時,宋軍很難保證在安全射程外,將女真士兵用弩箭射走。而玩弓箭的朋友都知道,拉力越大的弓射速越慢而弩的射程就更慢了。冷兵器研究所在《大唐軍隊明明輕視用弩,為何江淮弩手卻成天下精兵?》一文中還提過,宋軍的弩手不像唐軍那樣,能三十步外就準備肉搏。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所以宋軍在面對女真的重騎兵側翼夾擊和步兵正面沖陣的時候,盾牌手和槍手提供的防禦很容易被女真士兵突破。而且西軍士兵因為習慣依賴弓弩,導致披甲率不高,所以一旦短兵相接基本悲劇。這就是北宋西軍為什麼能對西夏軍隊具備優勢,面對金軍卻連吃敗仗的重要戰術原因。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雙尾貓,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之前能壓制西夏人的大宋西軍為何阻擋不住北宋的靖康之恥?

    相關推薦
    文章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