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正文

    接線員除夕夜接聽14個高危電話 心理危機蔓延需警惕

    來源:北京青年報

    回龍觀心理援助熱線今年春節接聽525人次

    老接線員除夕夜接聽14個高危電話

    「我現在一個人在河邊,萬念俱灰。」這是除夕夜值班時,孟梅接到的第三個有高危自殺風險的求助電話,而且是最緊迫的一個。

    作為在北京回龍觀醫院心理援助熱線工作了十餘年的老接線員,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除夕夜對這樣的來訪進行干預。今年除夕回龍觀醫院心理援助熱線接聽電話82個,其中高危電話14個。

    從「我不想活了」到「我沒事了」

    心理援助熱線的值班室只有大約十平方米,為了保持一個安靜的環境,每個接線員一個單間。

    除夕當晚,醫院食堂為值守的接線員送來了熱騰騰的餃子。但孟梅卻沒時間吃,她正在處理剛剛接到的高危來訪電話:一個不滿30歲的男青年,獨自一人在河邊活動,這都預示着他隨時可能採取自殺行為。這個青年在電話中說,他沒回家過年,一個人留守在工作的城市,剛剛在電話里跟家裡人吵了起來。工作的壓力、節日裡的孤獨感,一股腦的湧上心頭……

    「事情有很多種解決的方式,我們可以給你提供幫助,我們可以一起來想辦法。」孟梅跟這個青年慢慢地交流,大約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他的心結被解開,他跟孟梅說,「謝謝你們,我沒事了,我已經打算往住處走,要回去休息了。」

    這個青年的電話,是孟梅在除夕夜連續接到的第三個高危來訪電話,前面兩個雖沒這麼危險,但也告訴她,「我不想活了,今天晚上要伴着新年鐘聲離去。」

    這就是孟梅的除夕夜,從2002年回龍觀醫院開通這條免費、公益的專業「心理危機干預熱線」至今,17年來絕大部分的除夕夜她都是和同事一起,在傾聽來訪者低沉的聲音、消極的情緒中度過的。

    放棄除夕團圓卻挽救了生命

    在外人看來,除夕夜無法和家人團聚,卻還要在電話前傾聽那麼多負面的情緒,這對於心理援助的接線員過於「殘忍」。但接線員馮濤卻覺得,當能給與來訪者幫助的時候,心裡得到的是一種安慰。

    馮濤回憶,他曾連續五年值守除夕的夜班,其中有一年的除夕夜,他接到一個女生的來電。這個姑娘說,她打電話之前剛剛割了腕。她說:我來電話不是為了求助,只希望能在世界的最後一刻,留下我的聲音。

    面對這樣緊急的狀態,馮濤並沒有選擇跟她進行深談,只是簡單了解了情況後,便告訴她要儘快包紮傷口,並教給她包紮的方法,讓她打120急救電話。

    幾分鐘後,他又撥打了女生的電話,對方卻並沒有按照馮濤說的做。馮濤只能繼續跟她溝通,但每次都很短暫,都是先讓她求救保護自己。經過一夜的溝通,女生終於同意先撥打急救電話。

    第二天隨訪時,馮濤再次撥打電話卻沒有人接,懸着的心持續了一整天。當第三天電話撥通的時候,電話另一頭傳來了女生微弱的聲音,馮濤的心才算落了地。

    忘卻節假日最願接到「謝謝」

    這個女生的案例應該是馮濤在這些年除夕夜裡值班遇到的最緊急的狀況,但即便如此,到底是哪一年除夕夜的事情,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他說,因為工作性質的原因,他們對日期和節假日都沒有什麼概念。而且,對於每個案例他們會詳細的記錄在案,但在腦海中卻不會刻意地去記下來,這也是一種對自己心情的舒緩。

    心理援助熱線在來訪者看來可能是生命中可以抓住的最後一條生命線,在他工作的十年里,最多的一次一晚上連續接聽了五個高危來電,每一個人都處在生死的邊緣。「下了班感覺人就癱了,洗了澡,放點音樂,躺在沙發上什麼都不想干。」

    長期從事心理援助工作,即便是孟梅、馮濤這樣有着十年以上工作經驗的接線員,仍會覺得壓力很大。他們在工作之餘也需要舒緩自己的情緒。

    對於接線員來說,偶爾接入的感謝來電,是對他們的一種認可,也是一种放松。孟梅和馮濤所在的小組在春節值班的時候都接到過感謝來電,孟梅那組是同事接到的,而馮濤則是自己接到的。對方是一個抑鬱症患者,他給心理援助熱線打過電話,接受建議去看心理醫生,這些年效果很好,所以特意在春節的時候打過來表示感謝。

    「其實我們在工作時覺得對方這個事情可能很小,但對當事人來說就是個天大的事情。聽到謝謝的時候,感覺很欣慰。」馮濤說。

    自殺危機中經濟問題有所增多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春節,回龍觀醫院心理援助熱線接聽電話525人次,有自殺危險的來電154例,其中高危來電59例。這些來電者求助的主要問題包括:家庭關係問題、非家庭關係問題、精神心理問題和經濟問題。

    心理援助熱線的王翠玲主任介紹,與2017年和2018年春節期間的來電量相比較,總的接聽人次差不多,有自殺危險的來電人次也沒有太大差異,但今年高危來電明顯增多。而從來電者談到的問題來看,家庭問題仍然居首位,但經濟問題大幅上升,其中借貸問題成了新的一年產生自殺危機的一個不可忽視的誘因。

    馮濤除夕期間就接到過一起因為欠債而引發的高危來訪,一男子在來電話前剛剛吃過藥,還喝了酒,自稱是一個想死的狀態。男子說,因為賭博他欠了很多錢,到年底了還不上,對方催得又很緊。過年了,家裡也需要用錢,又不敢跟家裡人說。在馮濤近一個半小時的勸說下,男子放棄了自殺的想法。

    對於春節這個特殊的時期,王翠玲主任認為,所有的危險來源其根本因素都是多方面的,但春節作為中國最傳統最重要的節日,可能會成為誘發因素的一個刺激點,所以抑鬱症患者或有心理危機的人群更需要注意。(記者 張子淵)

    相關推薦